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魔法騎士英雄傳說 > 篇外篇:故事的結束即是開始

篇外篇:故事的結束即是開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你有一份東西是需要用生命來保護的時候,而現在這份東西又確實是到了你付出生命的時候,你會保護嗎?

    休斯帝國的防御線都是放在內線,也就是說幾百年來防御重心都是放在防范羅德蘭王國軍事擴張,在與羅德蘭王國邊界接觸部份設置重重陷阱與軍隊,至于沿海線一直疏于管理,認為不用有敵人會從海上攻擊,魔族來襲恰恰推翻了這一點。

    如果人類的和平就只能以鮮血與生命為代價來換回的時候,當這個答案是肯定之后,當這個和平真的是那樣可望而不可及的時候,整個亞西亞大陸都起來了,吟唱的詩人唱著古老的歌謠,魔法書信漫天飛舞,戰局每出現一處變化都會立時為全大陸所知悉,魔族回歸牽動著每個人的心弦。

    古老的大地在顫抖,

    英雄的母親在哭泣,

    他鄉的游子啊!

    拿起你手中的武器,

    點起你身旁的火炬,

    跣足撥發而高蹈,

    意志激揚向天歌,

    世界上所有不幸的生靈,

    去面對那殘酷的現實吧,

    所有邪惡墮落的靈魂,

    正義的審判即將來臨,

    神愉告訴我們,

    英雄的時代已經降臨,

    托起神祗的基石,

    延續未來的希望,

    光榮,

    是屬于勇士,

    夢想,

    是源于努力,

    叢林中裸袒疾奔,

    山巖中榮享血食,

    尋找自己的一片天空,

    來吧,

    讓我們拿起武器……

    激昂的吟唱傳遍亞西亞大陸每處角落,人們對魔族的恐懼慢慢消失,隨即而來的是勇氣大增,剛學會騎馬的戰士、甫出學院的魔法學徒,田間的農夫、山中的隱者、盜賊、傭兵等全都自動向著休斯帝國與魔族開戰的地域前進,心愿只有一個。

    “孩子他媽!我去履行一個男人的責任了!”

    “我們要去做英雄!”

    “聽說魔族帶來不少金銀財寶!”

    不管是抱著什么樣的心態,來到戰場上報名后卻是脫不了身,前線吞噬的生命實在是太厲害了,源源不斷的新兵還沒有什么訓練就走上戰場,他們來到這里學習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活下去。

    “雷大,這樣下去不行啊,今天魔族已經是第十三次想沖陷這里,我們還是放棄這個據點算了。”

    古迪一腳踢倒面前已經僵硬的魔族尸體,怒拌著雙眉,拉大了嗓口沖著雷爾斯大喊道:“斯洛文尼亞跟我說了,他已經沒人再派到這里來了,派一個死一個,派一雙死一對,除了咱們兄弟和幾個新兵,幾個戰斗大隊兵額都填在這里了。”

    一道天然的峽谷下面羊腸小道上像是披上了一層厚厚的紅綢地毯,上面層層迭迭全是東歪西倒的冰冷尸體,一支白色的軍旗光禿禿地插在路中央,顯眼的是軍旗上面什么國號也沒有,赫然十三只血淋淋的手掌心卻涂在上面。

    一大群渾身浴血站在對面的魔族卻笑不出來,光禿禿的軍旗就像招魂令一樣,吞噬無數魔族勇士,十三只血手掌就像十三名魔王重生,大軍硬生生地阻在這里四天了動彈不得。

    “古迪,你在害怕嗎?”雷爾斯嘆息一聲,有點無奈,自從頭腦發熱答允斯洛文尼亞后,自己就仿若掉入泥濘的沼澤,怎么也是爬不起來,接受的什么狗屁護國勇士稱號,得到的并沒有實質上的獎賞,更多的是無形的責任。

    “我答應斯洛文尼亞阻在這里三天就三天!越過這條峽谷后面就是一馬平川的土地,如果沒有組織好防御線,敵人就會如蝗蟲一樣散開來,到時再想捂起袋口就困難了。”

    “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古迪忍住想揍人的沖動,郁悶的回了一句。自從他與其余十一名角斗士被他用重生魔法救回來之后,古迪一時沖動就說從今以后服了他,稱他為老大,而他就是古老二,老二老二,古迪一想起來就愈來愈郁悶。

    沖鋒的號角響起,雷爾斯猛然搖了搖頭趕跑困意,媽的,這些魔族殺不勝殺,任何高階禁咒的魔法都不能阻止他們前進的步伐,仿佛在他們的眼里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前進。

    一大群斗士型的魔族出現在面前,雷爾斯皺了皺眉,知道這些悍不怕死的魔族最是難纏,除非最后一口氣咽下去才會放棄戰斗,不然都會咬人一口,看來敵人已經不耐煩了。

    “連珠火球!”

    “流星火焰!”

    火系魔法從他手上不斷施展,通道上?x那布滿漫天的火焰,熱力直若化鐵溶金,剛沖到一半路程的魔人收不住腳步,慘叫聲瞬息間不絕于耳,這聲音越來越多,差點刺穿他的耳膜,他正想是松一口氣,卻悚然發現魔族后面的隊伍踩上前面燒焦尸體,繼續殺過來。

    “他們瘋了!”德阿爾在一旁低低地呢喃。

    很快敵人的隊伍已經來到面前,他還是第一次這么近的距離觀察過魔族,像野獸一樣的長毛發披身,碩大的身軀下滿是隆起的肌肉,動作特別兇悍與迅速,有時一蹦一跳間已經來到面前。

    嘴里說著漏風的語言,臉色猙獰地舉起雙斧,來到他面前的魔族掩飾不住心中的狂喜,心中一定是認為努力過后終于有了回報,魔法師近身攻擊力只配拿來抓癢,自己注定能一擊砍倒頭號敵人。

    “砰!”隨著一聲巨響,雙斧眼瞧就要砍到雷爾斯身上,卻讓一層透出金黃色的光罩阻在外面,還沒有等高大的魔族反應過來,光罩猝地出現一支支冰錐,像一只長滿尖刺的刺猬頓時將魔族洞穿。

    魔族的攻擊一波接一波,雷爾斯他們剛剛才擋住猛烈的攻勢,那邊魔族方向已經傳去急促的馬蹄聲,魔族的騎兵終于上場了。

    白煙滾滾的戰場上,到處都是人肉被燒焦的腥臭味,靠著人數上的優勢,魔族用生命一步步地搶奪出有限的活動場地讓后面的部隊穩住陣地腳。

    “噠噠噠……”連串的馬蹄踢在尸體上發出悶沈的聲響,一小隊的魔族沖了上來。

    全身包裹在重重的盔甲下面,來人絕對已經是魔族的正規軍,他們儼然散發出一種悍不怕死蝕人心骨的冰冷氣息,似乎連別的魔族也怕了這次來的隊伍,連死也沒有皺一下眉頭的魔族步兵戰士瞬息間退得干干凈凈。

    “你是這片土地上的強者,為了向你表達敬意,我親自過來了。”當先的騎士越眾而出,脫下頭盔露出一張紫灰色的年青臉孔,微挑著眉,笑笑道:“我是吸血鬼杜古拉伯爵,不要覺得奇怪我為什么會說大陸語,高級妖魔都下過苦心學習你們的語言,我也不例外。”

    雷爾斯的目光卻是停留在另外二十騎的魔族身上,這批的魔族人數雖然比剛才一窩蜂似的魔族為少,但他們渾身散發出來的幽森冰冷氣息卻讓人毛骨怵然。

    “你們到底是從哪里來的?目的又是什么?”對于這二個問題,雷爾斯一直都是很好奇,現在仗也是打得有點糊里糊涂。

    “哈哈哈……目的嗎?”自稱是吸血鬼杜古拉伯爵的年青魔族,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起來,好半響才停下來道:“這個問題倒是新鮮,我們目的只是來拿回曾經是我們的土地罷了,你們人類的目光短淺的認為這個世界只有腳下這片土地,卻不知道海洋的彼方有更廣闊的天地。”

    “啊!海的對面也有土地的嗎?你們是從那里過來的吧?”雷爾斯詫異地問道,原來海的對面也有一塊大陸,也有像羅德蘭王國與休斯帝國一樣的國家。

    “當然,我們魔族已經征服了另一塊大陸上的所有國家。”自稱是吸血鬼杜古拉伯爵的年青魔族很是驕傲的說道:“現在是時候來征服你們了。”

    雷爾斯摸摸鼻子,淡然道:“你認為這是有可能的事情嗎?”

    年青魔族微微一窒,但很快振奮起來道:“不要以為你能阻止我們大軍前進的步伐才幾天就得意起來,在下只是探路的小卒,別西卜大人領導的大軍還沒有過來呢。”

    “別西卜?”

    雷爾斯好奇的問道:“他是你們什么人?”

    “是什么人不關你的事。”年青魔族突然變臉道:“你的腦袋將會成為別西卜大人踏上這片土地的祭祀品,死人是不需要知道這么多的,動手!”

    隨著年青魔族的命令,在他后面的二十騎重鎧黑甲騎士如狂風暴雨般動了起來,挾掠著一往直前的狂猛沖鋒,這股氣勢根本是他們這十三個沒有馬匹的家伙所能抵擋的。

    “地動山搖!”雷爾斯不慌不忙用手指劃出五芒星圖案,然后用魔力將五芒星打入腳下的大地,?x那間大地劇烈搖顫,一條地縫從他面前出現,迅速地向著那群重鎧黑甲騎士裂去。

    還沒有等他高興起來,那二十一名魔族騎士竟然在身后詭異地出現一雙黑翅,然后連人帶馬飛了起來,活像二十一只大蝙蝠在空中飛舞,這……這是什么世道啊。

    雷爾斯舔舔嘴,掃了還在目瞪口呆的古迪與德阿爾他們一眼,應該是時候溜了吧,硬憾是沒辦法的,自己打不羸能跑,德阿爾他們卻是沒辦法保住性命。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呼嘯的怪異聲,幾顆黑亮的球體在空中與飛天的魔族騎士撞在一起,“轟隆!”接連幾聲巨響傳出,殺氣騰騰的魔族騎士消失得干干凈凈,天空中紛紛掉下一團團血肉模糊的殘尸。

    雷爾斯縮了縮頭,打了一個寒顫,這……這種武器好眼熟啊。

    “雷爾斯,死家伙看你這次再往那跑!”這是海倫師姐的聲音。

    “哼,雷小賊,我們又見面了。”這是素雅公主的聲音。

    “小雷子啊,有想你的羅蘭姐姐嗎?”這……這聲音是……,雷爾斯不敢往下想了,轉身就跑。

    “我看見荒蕪的大地,

    看到血流的長河,

    日與月共存,

    光與暗相融,

    天上的星辰停止轉動,

    審判的十字懸在萬物頭頂之時,

    魔王的撒旦吹響了沖鋒的號角,

    大地重歸寂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