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媚公卿 > 我就是個絕情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推薦老作者雕欄玉砌的一本新書。

    呵呵,這次年會在成都,雕欄的老家與她見了面。她這人啊,便與成都的山水一樣,熱情,還帶著點悠閑自在。承蒙她熱情接待,挺有點感動的。

    恩,新書如下:

    書名:隨身帶著IPAD,簡介:世上第一黑客?不我只是一個擁有超級科技的電白。這書在風流的頁面上有直通車,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哦。.qdmm.com/MMWeb/2048202.aspx

    .qdmm.com/MMWeb/2048202.aspx

    ##

    不用這女郎提醒,謝應已是臉色青灰。

    她不敢置信地瞪著王弘遠去的身影,真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這樣的丈夫。自己長得美貌又有才名家世,對他如此親昵,他無動于衷也就罷了,對那個所謂的陳氏阿容,他竟護短至此?

    身邊的哧笑聲還在不斷傳來,這笑聲如針一樣,時不時地在謝應的心尖上鉆一下……她本是心高氣傲,覺得世間婦人都差自己遠甚,只有少數的名士,才能與自己媲美的,王弘這話,對她來說豈止是打臉?

    瞪著王弘遠去的身影,她一張臉青了又紅,紅了又白,直到一個聲音傳來才悚然驚醒,“阿應姐姐,你的唇咬出血了。”

    唇咬出血了?

    謝應猛然轉身,以袖掩臉急急沖出院落。

    而這時,眾宮女們才反應過來,她們呆若木雞地站在那里,再也笑不出來了。直到一個王府仆人上前,她們才低著頭,排成隊向外走去。

    她們來到林蔭道時,一個最為美貌的少女,一眼瞟到了馬車中的陳容。

    她掙扎著沖了過來。

    轉眼,她便沖到了陳容的馬車下。“砰砰砰”的對著馬車中磕了幾個頭,那少女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夫人,夫人,你就可憐可憐奴吧。總管發過話的,如果不能留在七郎身邊,我們將會被賣到紅樓為倡為伎。夫人,你一看就是個慈悲的,又是從難中出來的,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們”

    一邊說,她一邊磕頭,砰砰砰的磕頭聲,既扎實又沉悶,轉眼,這個美貌的少女,已額頭一片鐵青。

    被她一提醒,眾宮女都圍上了陳容的馬車,一個個磕起頭來。

    看著這一眾磕頭不已的少女,聽著她們令人斷腸的哭聲,跟著謝應過來看熱鬧的小姑**們,這時都動容了。

    她們齊刷刷盯向馬車中,好幾個聲音同時響起,“怪可憐的。”“是啊,真可憐。”“其實,府中這么大,又不差她們幾個。便留下來洗衣服涮馬車也好。”“她們說得對,都是難中出來的,想當年,她還不如她們呢。人啊,何必這么絕呢?”

    “就是就是,哎,我看了也心軟了。”

    這些聲音清晰響亮,一句一句傳入陳容的耳中。

    陳容冷笑起來:她們心軟?這些婦人,別看是呆在閨閣里的,平素里下的毒手,沉的白骨還少嗎?說來說去,她們不過是覺得自己出身不高,用話來擠兌自己而已。

    當然,也不排除這里的小姑中,有那么兩個是真善良,真心軟的。可她們善良,她們心軟,與她陳容何干?

    陳容伸手按住準備走下的兒子,車簾一掀,跳下了馬車。

    眾宮女等的就是她,見陳容終于下車,頓時磕得更猛了,哭聲也更響亮了。

    那為首的宮女,抬著滲血的額頭,淚眼巴巴地看著陳容,泣不成聲,“夫人,求你可憐可憐我們。妾不想為倡為伎啊。”她向前爬出兩步,來到陳容腳邊,一把抓著她的下裳苦苦泣道:“聽聞夫人是個信道的,最是心慈,你便當收留一只狗一只貓,把我們留下吧。我們便是做牛做馬,也會孝敬夫人的。”

    她哭得淚流滿面,說得感人之極。

    這時刻,那些看熱鬧的人,動容的更多了。

    陳容靜靜地看著抓著自己下裳的少女。

    等她哭聲稍息,陳容聲音一提,冷聲說道:“你錯了,陳氏阿容雖然修過道,卻也殺過人,從不是個心慈的。”

    她的聲音清冷無情,讓所有的哭聲在不知不覺中,都停了下來。

    望著可憐巴巴的眾女,陳容哧笑一聲,她漠然地盯著眾女,徐徐說道:“你們前來,不過就是想巴上我的丈夫,分得我丈夫對我的寵愛,我為什么要對這樣的人心慈?”

    她的聲音一落,伏在她腳下的少女便想申辯,陳容手一抬,制止她說話。

    她聲音微提,更加冰冷冷地說道:“你們與我素不相識,我不曾承你們的恩德,也不曾得過你們的情,我為什么要可憐你們?”

    她冷笑道:“你們為倡也罷,為伎也罷,與我何干?”

    最后一句話落地,喧囂聲一片。

    一個女郎站出一步,正準備開口,陳容已抬頭掃過眾貴女。她目光如刀,既狠又冷,“各位,”陳容冷笑道,“你們正值妙齡,想來不是嫁了夫,就是已訂了婚約的。各位要是同情她們,不妨一人帶幾個回去送給你家夫主。對陛下和太后來說,想來只要是瑯琊王氏的女兒媳婦收下了他們的禮物,就會是歡喜的。”

    陳容這話一出,眾女頓時一啞。剛才叫得最兇的幾個,連忙退到了后面。有的干脆退到樹影中,隔開了陳容看向自己的目光。

    冷笑地看著眾女躲閃的表情,陳容慢條斯理地說道:“我陳氏阿容,是世間少有的絕情之人。當然,各位與我是完全不同的人,你們才是真仁慈的。有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看你們就發發慈悲,為了避免這些美麗的少女為倡為伎,就犧牲一些吧。相信你們的夫主,也會贊美你們的寬宏大量的。”

    說到這里,陳容還裝模作樣的蹲下身,朝著眾女盈盈一福。

    這一下,向后退去的少女小姑子更多了。四周最后的那點指責呱躁聲,這時也消失了。

    陳容見狀收回了目光,她長嘆一聲,朝眾宮女說道:“看來,這世間與我一樣絕情的婦人多的是。各位,你們還是回到宮中,去求太后和陛下吧。”

    說罷,她轉身就要走。

    可她哪里走得動,那為首的宮女還緊緊扯著她的裳角。剛才陳容說的話是不好聽,可她舉止溫和,又是個出身一般的,那宮女從心底里便不畏她。

    見到陳容低頭看來,那宮女淚如珍珠滾滾而下,“求你了,夫人,求你收下我,就收下我一人吧。”她一邊說,一邊砰砰砰地朝陳容磕著頭,那扯著陳容衣角的手,怎么也不肯松開。

    還準備賴上自己了?

    陳容冷笑一聲。在眾人地目光中,只見她優雅地把衣袖一斂,然后,抬腳

    “砰——”地一聲,陳容一腳踢到那宮女的心窩口,這一腳如此重,如此準,那宮女猝不及防之下,慘叫一聲,猛然朝后滾出幾下,直撞到另一個宮女才停下來。

    四周一下子變得安靜之極。

    陳容慢條斯理地甩了甩衣袖,同時,她蹙著眉頭,一臉嫌惡地提起下服。

    然后,她抬起頭來,冷漠地掃過眾人,掃過那個鼻青臉腫的宮女,陳容搖了搖頭,一臉恨鐵不成鋼地說道:“我說過的,我曾經殺過人,是個天性絕情的……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說罷,她優雅轉身,在忍笑的王軒扶持下,坐上了馬車,揚長而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