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民國奇人 > 第三十章 山神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因為擔心被程子孝那家伙認出來,所以無論是屈封,還是花門這邊的人,都沒有敢進去查看。

    畢竟能夠被程蘭亭選作聯絡人的程子孝,無論是江湖經驗,還是行事風格,都是絕對謹慎的,如果太過于靠近的話,很容易就被他識破,從而影響后面的結果。

    但這一頓飯,吃了兩小時,著實是有一些蹊蹺。

    屈孟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進了飯店里去,沒多一會兒,他便走了出來,臉卻是黑著的。

    很顯然,程子孝不在里面。

    人被跟丟了。

    他們一路從渝城跟到這兒來,千辛萬苦,就差最后一哆嗦了,結果卻被人給甩開了——這事兒怎么想,都感覺實在是太虧了。

    屈封瞧見表情有些陰沉的老師,結結巴巴地說道:“老師,我、我……”

    屈孟虎嘆了一口氣,說道:“不怪你們,主要是對方太狡猾了。”

    而這個時候,有一個少女走了過來,開口說道:“不要緊,我在他身邊一個隨從身上,種了一個印記,所以他們即便是走遠了,我也能夠鎖定得住……“

    小木匠打眼一瞧,發現這姑娘他居然認識。

    小舞。

    這位景姐的弟子,曾經差點兒被送給小木匠吃一口的小妹子,并沒有跟隨著她師父去了那十里洋場,反而出現在了渝城,并且被麗娘派到了這兒來。

    這是怎么回事?

    小木匠依稀記得,景姐與麗娘這兩位“四大金花”之間,彼此似乎是不太對付的啊?

    小舞也記得小木匠,說完之后,卻是沖著他微微一笑,點頭招呼道:“甘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幾年不見,當初那個小蘿莉卻是抽條了,長大成人,變成了粉嫩嫩、水靈靈的花季少女,雖然還沒有處于顏值巔峰,但那青春活力的氣息,卻是撲面而來。

    她那微微一笑,卻有種傾城傾國的美麗……

    小木匠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然后直接問道:“你的意思,是你能夠追蹤到程子孝?”

    小舞說道:“算是吧,程子孝太警覺了,所以我只有在他身邊那個黑衣隨從身上做手腳,至于能不能憑借著鎖定程子孝,這個我也不確定了……”

    屈孟虎的臉色有陰轉晴,催促道:“那行,你趕緊幫忙鎖定一下。”

    小舞點頭,然后往后退了兩步,深吸了一口氣,雙手開始不斷結了手印,與此同時,她口中開始持咒,念得飛快。

    半分鐘之后,她雙手往前一拍,緊接著鼻孔處卻是噴出了兩股白煙來。

    那白煙不斷糾纏,凝結成一股繩索,隨后浮現在了小舞的眼前來,而這個時候,她雙目一睜,瞇眼鎖定之后,指著南邊的方向說道:“在那邊,差不多幾里地的樣子,正在快速移動著……”

    屈孟虎一打量,點頭說道:“在城外,我們走。”

    因為時間緊迫,他也沒有多問什么,讓小舞帶路,然后跟著朝南邊出了城。

    此行出城,除了小木匠和屈孟虎,以及領路的小舞之外,還有屈封,以及先前過來通知屈孟虎他們的花門干員,和另外一個陪著屈封的男人。

    一行六人朝著南邊行去,出了縣城不久,便進了山林。

    一開始的時候,還能夠瞧見村落和人家,到了后來,林深茂密,漸漸地就進了深山。

    小舞告訴大家,那帶著標記的男人,卻是一直都在行進,并沒有什么逗留。

    她一直在前面領路,而屈孟虎則和小木匠落在了最后面,屈孟虎一邊走著,一邊指著小舞的背影說道:“那個妞兒,你認識?”

    小木匠當下也是簡單地介紹了一番,聽完之后,屈孟虎卻是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來,與他確定道:“這個小舞,應該不是你的菜吧?”

    小木匠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怎么,你對她有意思?”

    屈孟虎反問:“不行么?”

    小木匠下意識地說道:“你真的禽獸啊,她才多大?”

    屈孟虎一臉鄙視地說道:“你好意思罵我禽獸?你那小姨子的年紀,恐怕也不大吧?小舞至少成年了——咱們是大哥別說二哥,兩個都差不多……”

    小木匠被那小子的一句話給噎得半死。

    若是擱在平時,他或許還會解釋幾句,但現在他也懶得多說什么,只是翻了一個白眼,讓屈孟虎自行去體會。

    沒想到屈孟虎直接甩開了他,跑到了前面去,與小舞攀談,聊起天來。

    小木匠以為小舞可能不會理睬屈孟虎這個“登徒浪子”,沒想到小舞對于屈孟虎的接近,竟然有一種“受寵若驚”的反應,當下也是與屈孟虎客客氣氣地回著話。

    到了后來,不知道屈孟虎說了些什么,她卻是滿臉桃花,有些害羞地笑著,而雙目之中,又充滿了一種少女的期待與雀躍……

    呃……

    這樣也行?

    瞧見屈孟虎的撩妹行為,小木匠簡直就有點兒傻了。

    原來與女孩子接觸,這般嬉皮笑臉地過去,居然也能夠行得通的,而且還能迅速拉近雙方之間的距離感……

    他感覺到三觀盡毀。

    當然,小木匠不知道的,是追女孩子這事兒,有的時候除了不要臉的手段之外,更多的,其實還是靠臉的。

    另外小舞之所以對屈孟虎如此親熱,甚至有點兒“討好”,也并非因為他語言幽默,長相親和,更多的,其實是屈孟虎的“新身份”而已——作為景姐的得意弟子,小舞別看年紀不大,但城府卻絕對一流,也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屈孟虎與小舞一路熱聊,瞧這趨勢,倘若不是身有要事,而且旁邊又有這么多的電燈泡跟著,這對狗男女仿佛就要找草垛子去了。

    但無論是屈孟虎,還是小舞,即便是聊得再火熱,終究還是沒有忘記正事。

    在一處半山坡前,小舞停下了腳步,左右上下打量一番,然后指著對面山坡上的一座山神廟說道:“停下來了,在那里。”

    幾人朝著那邊望去,瞧見那是一個山神廟,看著不算大,但應該是新修建成的樣子。

    屈孟虎瞇眼打量了一會兒,問旁邊的屈封:“那個土夫子的侄兒,說是在哪兒挖到的墓穴?”

    屈封左右打量著,回答道:“應該就是這一帶……”

    屈孟虎皺眉,沒有說話,而這個時候,那小舞卻是低呼一聲:“我感應不到了……”

    這話兒一說出口,眾人都驚了一下,而屈孟虎思索一番,則釋然了:“應該是進入某一處法陣之中,那法陣的力量,將你的印記給屏蔽了。”

    小舞聽了,這才舒了一口氣,說道:“應是如此。”

    屈封問道:“老師,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屈孟虎思索了一會兒,隨后說道:“程蘭亭選擇在此閉關,必然是加強了許多力量,除了人手之外,各種機關陷阱也是十足的,所以這地方應該會十分危險,貿然進入別人的地盤,而且還是我們一無所知的地方,實屬不智,所以我們暫時不要過去,就在外圍觀察,等了解清楚之外,再作行動……”

    他轉過頭來,對小舞說道:“小舞姑娘,你將我們帶到這兒來,實在辛苦,接下來就不必在此冒險了;你帶人回去,另外幫忙打聽一下這兒相關的情況,一切消息都可以……”

    他這是打算趕人離開,然而小舞卻不干,對他說道:“去打聽消息,讓羅九他們回去就行,我留在這里,定能幫到你們的。”

    小舞姑娘卻是想要留下來,分擔責任。

    屈孟虎聽了,也沒有堅持,而是與花門來的另外兩人簡單聊了一下,隨后讓他們離開。

    這兩人走了之后,屈孟虎對剩下的人說道:“大家散開,去周圍打探一下;另外十三,你稍微靠近一些,一是查看山神廟附近是否有什么機關陷阱,另外就是幫忙盯著那邊的進出……”

    分配完任務之后,他又與大家對了暗號,主要是鳥叫聲——什么樣的鳥叫,代表著什么樣的情況……

    講解完畢之后,四人散開,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摸去。

    小木匠因為魯班教的專業素養,此刻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所以直接朝著對面山坡那兒摸了過去。

    他借助著林蔭以及灌木叢的掩護,悄悄摸了過去,沒想到果然如屈孟虎預料的那般,這山神廟所在的山頭,從坡腳到山上,到處都是陷阱,最外圍的地方,是那種簡單的深坑或者地漏,上面撲著偽裝的落葉或者植株,坑里面則是利刺那種,而越往里走,陷阱的種類也越發多了起來——有示警類的,單純只是發出鈴聲以及樹枝折斷等;也有威脅性極高的,譬如暗箭、機關以及索套等,稍微不注意,很容易就中了招……

    這些陷阱顯然是經過高手布置的,稍微不留神,可能就會觸到,甚至沒有了性命去。

    小木匠即便是擅長機關秘術的魯班教出身,但也是小心翼翼,不敢魯莽,而走到一小半路程的時候,他突然間瞧見十幾米外的樹上,居然倒吊著一具沒有氣息的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