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快穿:我只想種田 > 第1305章 價值(不加更,今天狀態不好。)

第1305章 價值(不加更,今天狀態不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她剛剛看了一眼,好一位精靈女神,這般姿容在東西方體系下的生靈里面都是頂級,讓她好生洗了一回眼睛。

  秦魚:“我讓壁壁脫的。”

  蕭庭韻:“...”

  兩人的黃金壁都在虛擬空間里發出了冷笑聲。

  做NPC容易么?遇上糟心的宿主還特么得背鍋。

  ————————

  阿瑟諾狄斯只是秦魚的一個準備,她自己另有事忙,不過首先還得算算如何利用這18萬星等。

  黃金壁之所以不計較秦魚黑它的事兒,主要還是為這大額收入而心花怒放。

  誒,雖然黑,但實在太長進啊。

  都是黃金壁,你試試問軒羅白的黃金壁,人家一天24小時得有23小時勸人的。

  我的少爺,您要上進多賺錢。

  我的少爺,您要勤儉多省錢。

  麻痹哦,一天到晚逼逼叨叨都是錢,問題還是在1000星等上起伏,你看看人家?

  人家打幾場比賽玩一場賭博就賺了21萬。

  吐血啊,吐血!

  所以黃金壁還是很嗨皮的,只是披著高冷的氣質不好夸她。

  ——這一局很難打哦,以我的測算,你們贏的概率不足10%,這還是你全部爆發的結果,畢竟A榜前20概念不一樣,那鬼河童也十分厲害。

  壁壁都這么說,秦魚當然沒有僥幸之心。

  “我知道,所以得增強實力。”

  ——你想怎么增?

  黃金壁沒有太擔心,也沒有阻止,是因為秦魚手里的資源太龐大了,她的資質又好,搞一搞贏對方也不是沒可能。

  就算輸了,也不過輸積分而已,而這些積分于秦魚也不是多難得的積累。

  她輸得起,也贏得起。

  黃金壁心里有些建議,但又不太敢說,因為他知道秦魚一定有主意。

  “升級下生命體,怎么樣?”

  ——好啊好啊好啊!

  黃金壁沒能繃住,簡直心花怒放。

  然鵝秦魚來了一句,“但我覺得沒必要。”

  啥?

  黃金壁一愣,后狐疑。

  ——你覺得沒必要,難道你覺得不用增強自己也可以贏?

  秦魚:“做人要留有一點驚喜,全然知道了就沒意思了,不過我也沒說完全不增強。”

  所以要做什么呢?

  黃金壁很快就知道秦魚做什么了。

  她要買一植物種子。

  對了,黃金立方體是一大殺器,潛力無限,可也不止能種一九穗禾,還有其他的呢。

  ——你想買十絕毒藤之冥蛇?

  ——花草仙植中的毒種,生養很困難,培養起來更困難,雖然不算罕有,但僅在仙界荒蕪枯毒之地生長,離地難發育,你竟瞧上它。

  秦魚:“我不能看上嗎?”

  ——若不是它生長條件太過苛刻,價格也不會定1000星,雖然稀罕,毒性也高,但養不活,基本一次性使用,還得自己萃取,還不如花錢去買成品毒劑,所以并不熱門。

  黃金壁猜測的是秦魚要買幾條冥蛇毒藤自己萃取毒液,畢竟她有這個專業,然而~~秦魚點掉了頁面,切入另一個頁面。

  黃金壁錯愕了。

  ——這個是冥蛇王藤?

  冥蛇的普通毒藤是1000星,可王藤是母藤,毒性更恐怖,但培育難度也指數級暴增,要萌芽都困難,只有陰毒又有恐怖生機靈力的仙土之地才有可能,可誰能攜帶這樣的仙土呢,更別說引以為己用。

  可秦魚不一樣。

  黃金壁想到冥蛇的恐怖毒性,有些躍躍欲試。

  壁壁,你變壞了。

  秦魚笑了下,花了一萬星購買下。

  除此之外她沒有再花錢,留有17萬星等。

  ——不買其他了的嗎?你現在資金很多啊。

  秦魚很冷靜,“不用,一萬星等對付他們夠了。”

  “他們也就這點價值。”

  秦魚站在窗前,把玩著剛剛買到的冥蛇王藤,神色孤冷。

  ——————

  第四中轉站,某個碧海空庭般唯美地段,十八段簾紗窗全部打開,這一點也不隱蔽,里面空間也全然被昭昭光色跟滔滔綠意渲染,十分清涼優美。

  而這落拓空間內,好些人就座著,姿態各不一樣,有板正冷酷的,也有陰冷隱蔽的,更有懶散隨意的,更有刁鉆的。

  還有人顧自吃著東西的。

  姿態有時候暴露氣質。

  也等于本質。

  “對賭四倍?好大的手筆啊,我說,真要搞那女的?”

  閑散的人若有所思問。

  冷酷的人冷笑,“好好的一盤局,我等本該暴利,如今卻一個個損失一大筆,如此差距,諸位心中就不在意?”

  陰冷的人瞇起眼,“損失是不假,但我更在意丟臉,這一次,白白讓

  雪意拂泫占了便宜看了笑話,這一口氣我吃不下。”

  吃東西的女孩頓了下,咀嚼了下嘴里的糕點,嘴角的糕點屑都沒打理干凈就嘟囔說:“那為啥不找雪意拂泫啊?”

  陰冷的人瞟了女孩一眼,女孩悻悻,繼續吃東西。

  “柿子先挑軟的唄。”閑散的人輕笑了下,起身,“無所謂吧,反正也就是個比斗,這次總不能再掃我們攤子吧。”

  他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其他人也沒怎么在意,因為如剛剛吃東西的女孩所說,這個黃媽媽跟隊伍還未定并不是重點,重點是軒羅世家跟雪意拂泫。

  這兩個家族聯手起來找麻煩,可真夠他們喝一壺的。

  不對,現在已經喝一壺了。

  他們反擊一回很過分嗎?一點也不過分。

  “本想在降臨戰來臨之前多些籌碼,沒想到付之東流,這一局我就不看了,閉關去,贏了的積分打入我賬戶就行。”

  眾人確實沒太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因為哪怕是鬼河童,在他們眼里也不過是棋子。

  還未定的格局還不夠。

  正要散去,忽然有投影出現,眾人一看,神色齊齊肅然起來,就算是一直在吃吃吃的女孩也下意識放下手里的肉片,看向前方那人。

  對方正坐在一截枯木上,渾身血氣昂揚,似剛經歷過一場慘烈的廝殺。

  他是誰。

  他是野滅羅。

  “聽說,局被破了。”他的聲音沙啞。

  眾人尷尬。

  他也沒追究,只淡淡道:“這一局,星等雖是龐大利益,但到后期對自身影響有限,歸根究底,權限跟天寶地寶才是我等最終追求。”

  權限不夠,有星等也買不到最好的東西,而一般的寶物作用有限。

  而權限怎么拿?

  只能立足于貢獻。

  任務的貢獻,獵殺戰場的貢獻。

  “降臨戰將來,好好準備吧。”

  “這一次,再贏白盟一回。”

  白盟是紅盟的對手。

  而他們這伙人就是紅盟的核心成員。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