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兩千零五章 方舟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方蕩在甲板上不斷的觀瞧著這座建筑。

    方舟城是一座四四方方的玻璃建筑,將核電站包圍在中心,整座城市再海底中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魔方。

    但方蕩卻微微皺眉,核反應堆周圍有著巨大的能量輻射,五百米內是不應該有人群聚集生活的,這座城市簡直就是貼著核電站構建的,距離太近的人們壽命恐怕不會太久。

    方蕩沉吟片刻后,重新回到了船艙中。

    方蕩和珍妮佛可能是這艘船艦上最閑的家伙了,方蕩的任務就是狩獵,保證整艘船上百人的飲食,只要完成了這個任務,剩下的時間方蕩完全可以自由支配,比如現在,其他留守的船員們正在往船艙中運送各種補給,仔細盤算船只的配重問題,方蕩就可以回自己的艙中休息。

    方蕩回到船艙后,開始在心中默默規劃自己的行動路線,按照他對這棟方舟城的觀察,雖然方蕩看不到建筑內中的情形,卻找到了四個出入口,這些出入口相對于這座方舟城來說,都不算太大,分布在方舟城的四個方位。

    并且每個出入口都有重兵把守,方蕩很好奇,在這大海之下,難道還有人沖擊這座城市?

    方蕩盤算著門口的守衛情況,心中為自己明天的行動做著準備,同時也是養精蓄銳,若是以前,船員們在忙碌,方蕩肯定會上手幫忙,但今天方蕩不想浪費一點力量,對于方蕩來說,明天無論如何都會有一場惡戰,找到了核反應堆,然后將核反應堆堆芯帶走,絕對不可能悄無聲息的完成。

    方蕩的眼睛一睜一閉,就是十幾個小時過去,此時在船艙走廊中傳來了腳步聲,還有喝得稀里嘩啦走步不穩放聲高歌的聲音。

    水手們么,每次回到這里都是不醉不歸,若不是爛醉如泥的回來,簡直就是奇跡。

    在船上憋悶幾個月的時間,在高壓和高強度工作之后,回到這個城市不放松一下,怎么可能?

    對于這點,整個方舟城都很理解,只要不在城中搞破壞,即便是船長也沒有權利阻止他們尋歡作樂。

    方蕩深吸一口氣,和這個狹小的船艙說了一聲再見,方蕩覺得自己是不會再回到這個小船艙了。

    走出船艙,外面果然很熱鬧,一幫醉鬼嘻嘻哈哈的邊走邊跳,當然,也有的邊走邊哭,人間百態,最猖狂肆意的一面展現無遺。

    不管是開心的,還是痛哭的,此時都是真性情,心中壓抑最多的,在酒精的作用下全都爆發出來。

    “布魯克斯,哈哈,我跟你說啊,馬丁街上有一個小店,粉紅色的燈光那家,那里面有一個叫做貝蒂的娘們兒,哈哈,那身材那皮膚那……嘔……”

    這家伙還沒有說完就噴了出來,方蕩連忙一閃身躲過了污穢、物,方蕩也不去理會他,在一群酒鬼之中穿梭過去,當走上甲板,新鮮的空氣這才叫方蕩松了一口氣。

    加洛等水手們此時已經等在這里了,一個個宛若出籠的老虎一樣,就等著命令下達,他們正式開始狂歡活動!

    珍妮佛也在其中,見到方蕩走來,珍妮佛笑道:“小家伙,跟姐姐出去玩吧,這幫臟臭的家伙們肯定會把你帶壞的!”

    方蕩額頭微微一黑,什么叫做小家伙?論起歲數來,方蕩出生的時候,珍妮佛的祖先們還在挖洞呢!

    方蕩笑著搖頭道:“我第一次來到這座方舟城,我想走走看看,說起來,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過這樣漂亮的城市建筑了。”

    珍妮佛其實也就是調笑一下方蕩,根本沒有帶著方蕩的意思,所以方蕩說自己要去轉一轉,珍妮佛也就不再繼續提及這個話題。

    此時一個聲音冷哼的道:“怎么加洛帶領的小隊還沒有回來?這幫家伙越來越沒有時間觀念了,看來等榮光艦離開這碼頭的之后,我要給你們好好增加一些增強集體榮譽感的功課了!”沃克也剛剛回到船上,但卻發現還有一個小隊的人員沒有歸位,這叫沃克相當惱火。

    船上的船員看似一個個相當散漫,但實際上這些船員們都很守規矩,往往都是在規矩允許的范圍內散亂一些,這種違背集合時間的事情發生的次數非常非常少,更何況是一個小隊的人員一起違背,這個事情就有些大不尋常了!

    沃克嘴中這樣說著,但心中卻有些隱隱的不安。  方舟城雖然是人類最后的碉堡,但內中也并不是真的就太平無比,這里是水手們構造的城市,到處都是水手文化,而水手的文化固然有好的一面,但卻也有著暴戾粗俗的一面。

    水手這個族群承受巨大的壓力,常年呆在封閉的空間中,在食物的選擇上也非常單一,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和正常人略有一些不同。

    可以說,水手是相當痛苦的族群,在這種痛苦之下,水手們往往會做出一些極端的事情,在以前,也出現過船員一去不歸的事情,往往這種事情發生,就代表著壞消息的到來!

    果然,煩躁的沃克在?望塔中等了沒有多久,三個人從跌跌撞撞的出現在了沃克的視野中。

    沃克一見三個人活著回來了,懸著的一顆心一下就放下了,但看著三個人渾身是血的樣子,沃克一下就怒了!

    站在船頭等著下船的一眾船員們也看到了加洛三人,他們本來一個個心中歡喜,準備去好好的尋歡作樂,但此時臉上卻沒了開心的神情。

    加洛三個很明顯是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頓,眼睛都被打得鼓起來了,不過,看得出對方下手很有分寸,專門打臉,也沒有將他們搞得殘廢,就是叫他們一個個腦袋變成豬頭。

    “加洛,你們這是嫖姑娘沒有給錢被人家的老公抓住了么?”加洛大喝道。

    三人既然沒死也沒有殘廢,那么事情其實就輕松了不少,對于水手來說,受傷不算什么太大的事情,打輸了也沒啥,畢竟誰也不是無敵手。

    不過,三人此時的樣子有些太狼狽了就是。

    方蕩此時眉頭微微皺起,他來這里還有自己的目標,現在這個情況,別人都沒有下船,他顯然也沒有辦法離開,而加洛是方蕩進入榮光艦的第一個接引人,并且性格上和方蕩也算比較處得來,被人揍成這個樣子,在方蕩眼中其實也沒啥大不了,畢竟人活著沒殘廢,受點皮肉傷而已。

    除了加洛外,另外兩個和他也有些接觸,但并沒有太多的交集,點頭之交吧。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沃克的聲音冰冷倒了無以復加。

    ?望臺中,沃克雙目冷冰冰的望著三人。

    加洛垂頭喪氣,腦袋比平時大了三圈,腫脹得眼睛都睜不開,嘴巴里面少了好幾顆牙齒,邊漏風邊道:“是喬治的手下,我們去找珍妮玩,正好和他們撞在一起……”

    沃克一聽就明白了,也懶得聽他們詳細描述爭風吃醋的過程,直接問道:“你們先挑釁他們的?”

    加洛囁嚅道:“不是,是他們先挑釁我們,我們先動的手。”

    沃克眼神又冷了冷:“按照規矩來的么?誰贏了?”

    加洛點了點頭,隨后有些難為情的道:“我們輸了。”

    水手打架,傷勢是判斷輸贏的唯一標準,加洛三個雖然被打成豬頭,但對方也有可能受傷,說不定比他們三個更重,但現在看來這是不可能的了。

    而水手們打架的規矩是先單挑再群毆。

    贏者通吃。

    加洛這邊三個人,對方肯定也出三個人,雙方單挑,打完之后再群毆,說白了,就是贏者最后再羞辱一遍失敗者,一般情況下單挑贏了,也就算了,后面的群毆沒什么必要,也沒人出手,但彼此有仇怨,又或故意傷害對方,那么后面的群毆就成了單方面的施虐,其實從三個人腦袋被打成豬頭這一點就能看出來,他們肯定是輸了的,這明顯是被對方按在地上故意羞辱打的!

    沃克這么一問,也是心中懷有一絲僥幸。

    如果贏了,別看他們被打成豬頭,那也可以大家慶祝一下,但現在不行,對于沃克來說,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如果是別人按照規矩打了他的船員,沃克也能忍,畢竟對方沒有出格的地方,但喬治的人絕對不行!

    “廢物!”沃克冷哼一聲,抓起?望臺的話機開口道:“喬治,派你的人出來玩玩!”

    榮光號偵察艦上的擴音器立時響起了尖銳的鳴響。

    刺耳的噪音在碼頭之中回蕩不休。

    喬治反應的很快,巨大的嘯音響起,波塞冬號乃是驅逐艦,是真正用來戰爭的武裝到牙齒的戰艦,就連喇叭的氣量也遠遠比用于偵查的榮光艦強大好幾倍。

    “哈哈哈,沃克,我聽說你的船員被我的船員給打了,嘖嘖,怎么想要找回場子?小艦艇上的人連肚量都小得可以,雞毛蒜皮般的小事都要潑婦般的斤斤計較,哈哈哈,沃克,要我說,你來我的波塞冬號吧,我給你個副艦長干干,你也可以睡到我的房里來,我保證你每天都過得開心快樂……噫哈哈哈……”

    “死玻璃!”沃克額頭上青筋蹦起一根,冷聲罵了一句,要不是珍惜船上的資源,沃克手中的話機早就被捏粉碎了。

    喬治男女通吃,這不是秘密。

    此時榮光艦上的船員們都受不了了,喬治羞辱沃克船長,比直接羞辱他們還叫他們無法接受,此時一眾船員們齊齊怒罵出聲。

    人群之中的方蕩不由地掏了掏耳朵,巨大的聲浪震得他的耳膜都在跟著顫動。

    此時的方蕩都覺得對面那個喬治有些過分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