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二千一百四十三章 很難收服

第二千一百四十三章 很難收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圖盧卡嗷嗷的慘叫持續了許久。

  方蕩微微皺眉隨即嘆息一聲道:“我還想要將他收服成為我的信徒,現在看來,我是有點天真了,這家伙從紫火星域構建文明的時候就已經存在,精神意志強大無比,光憑我的十二道光輪依舊無法度化他!”

  常笑聞言不由得擔憂起來:“你的十二道光輪若是被磨滅掉了,還不能將這個家伙制服的話,我們恐怕就要立即跑路了,連地球都顧不上的那種!”

  常笑所言不錯,如果連精神之力都無法對圖盧卡生效,那么擁有最強肉身的圖盧卡就真的是百分百的不死不滅了,遇上這樣的對手,能活著離開就值得慶幸了,更別提勝利什么的了!

  方蕩凝視著圖盧卡道:“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只不過,這家伙看過古戰艦的記事,我對這些記事很感興趣,現在看來,這些記事與我無緣了!”

  方蕩說著,祭出能量池來,這能量池擁有強大的力量和禁制,這禁制是鬼界至尊造物主親自打造的,一切紀元境界的存在進入其中,立時就會被能量沖刷,使得對方逐漸同化,變成和能量棒般的存在。

  圖盧卡雖然是半步造物主,但就算距離造物主還有一張紙的距離,就依舊還屬于紀元境界。

  所欲,圖盧卡不管有多強,依舊還是紀元境界。

  方蕩伸手一攝,將圖盧卡從虛空中抓起,直接丟入了能量池中。

  能量池對于新來的獵物充滿了興趣,忽然有涌起一道道的能量潮汐朝著圖盧卡撲去。

  這些能量宛若滾沸的開水落在了皮膚上,圖盧卡發出一聲悶吼,身上蒸騰起數十道觸手,這些觸手在能量池中不斷的拍打,將那些能量液體擊飛出去。

  圖盧卡本身也釋放出一個能量光罩,將這些能量推擠開來。

  與此同時,圖盧卡張嘴一噴將那些螢蟲噴出,這些螢蟲最喜歡的就是各種各樣的能量了,所以,螢蟲一見到能量液,立時興奮得不得了,噗的投入到了能量液中,張開嘴巴大口吞噬。

  結果,這些螢蟲善于吞噬能量,但卻不知道這些能量更善于吞噬并且同化能力非常強,那些喝下能量液的螢蟲開始不斷進化,褪掉了螢蟲外殼之后變成了一種發光的細小光球,這已經不是昆蟲的模樣了。

  這些昆蟲隨即開始朝著圖盧卡飛去,不過,他們可不是要回歸到圖盧卡身上,而是開始大口撕咬圖盧卡釋放出來的護體光罩,同時對那些揮舞擺動的觸手也粘上去撕咬不斷。

  圖盧卡此時腦袋里面已經成了一團漿糊,看到那些他放出去的螢蟲竟然開始反噬自己,卻也無可奈何,方蕩的十二道光輪內中的信仰之力實在是太狂暴了,在方蕩發現無法度化圖盧卡之后,原本凝束在一起的信仰之力立時爆開,四處游走,將圖盧卡的腦袋里面裝的滿滿的,使得圖盧卡連思考的能力都變得異常遲鈍。

  此時的圖盧卡腦袋的分析能力直線下降,就如同聲音受到了干擾,被各種噪音擠滿。

  那些小蟲子撕開了圖盧卡身周圍的護身光罩,能量液立時涌入其中,接觸到圖盧卡的皮膚,就開始同化圖盧卡,將圖盧卡逐漸變成純粹的能量狀態。

  方蕩知道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圖盧卡畢竟和普通的紀元境界沒法相提并論。

  方蕩心情還算不錯,這一戰收了圖盧卡,也算是解決了一個心腹大患!

  方蕩立即回到瓦格里號。

  匆匆來到圖盧卡的房間,方尋父此時還在這里,渾身上下黑色的煙蛇亂舞,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方尋父。

  方尋父此時的狀態非常不妙,正處于一種修行狀態,方蕩看到后,都有些憂心忡忡。

  常笑道:“恐怕現在不能輕易打斷他。”

  方蕩微微點頭道:“不錯,我不知道圖盧卡給尋父修煉了什么功法,但現在看來,正是關鍵時刻,能不能撐過去,恐怕誰都幫不上他!”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他提供源源不斷地能量,他需要多少,我就供給他多少!”

  九妙真神也沒有見過方尋父的這種修煉方式,開口道:“我其實可以將他喚醒的!”

  九妙真神最擅長的就是幻術,她可以直入方尋父的精神世界,從精神世界中將方尋父喚醒,這是最安全的一種喚醒方式!

  方蕩道:“這個辦法在最壞的情況下再施展吧!”

  隨后,方蕩就坐在方尋父身旁,靜靜地等待,當方尋父身上出現異常的時候,方蕩就毫不猶豫的從能量池中挖出能量液體來,給方尋父灌下去。

  方蕩就這樣守在方尋父身旁兩天的時間,前前后后,投入一千萬帕的生機之力給方尋父。

  間中方尋父蘇醒了一次,掃了一眼方蕩,隨后就繼續陷入沉淪的狀態之中。

  當方尋父終于徹底張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方蕩臉上的如釋重負的欣慰笑容。

  方尋父輕哼一聲,覺得渾身上下都要散架了,整個人徹底虛脫了,一丁點力氣都施展不出來。

  “給我點水……”

  方尋父本想倔強一下,但他身體消耗太大,已經達到了肉身的極限,以至于開始對水生出了需求。

  方蕩一招手,立時有一壺水飛到了他的身前,他取出一點能量液,將能量液稀釋在水中,隨后才遞給方尋父。

  方尋父接過水杯,貪婪的喝了一口,隨后咕咚咕咚的將整杯水全部喝了下去。

  一杯水落腹中,方尋父覺得自己整個人都重新活了過來。

  方尋父看了方蕩一眼,隨后扭過頭去問道:“圖盧卡呢?”

  方蕩取出能量池,指點給方尋父看道:“在這!”

  方尋父順著方蕩的手指望去,就見果然有一個圓滾滾的身形正在能量池中掙扎,此時圖盧卡雙腳雙膝都已經徹底同化成為能量的顏色。

  這段時間對于圖盧卡來說過得實在是太過難受了,外面的肉身被侵蝕同化,內心深處則有十二道光輪不斷盤磨,此時的他簡直生不如死!

  “方蕩放我了,我給你想要的一切!”圖盧卡這幾天就一直盼著和方蕩再次見面的機會,無奈,方蕩將他送入能量池之后就再也沒有露面,這一次好不容易等到了方蕩出現,圖盧卡連忙叫嚷道。

  方蕩目光望向圖盧卡,冷笑一聲道:“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況且,你身上并沒有我想要的東西。”

  圖盧卡連忙道:“你的兒子,你的兒子的死活你不管了么?你兒子現在還沒有結束修行狀態吧,他現在的情況岌岌可危,你兒子的修行必須有我在旁邊護法,才能渡過難關,你若想救你的兒子,就放我出去。”

  方蕩關切的看了眼方尋父,確定方尋父沒什么問題了,這才心神微微一松,圖盧卡肯定以為方蕩不知道該如何給方尋父護法,以為方尋父還處于煎熬之中,卻不知道,在大量的生機之力的消耗下,方尋父修行上的難題都一道道的輕松逾越過去了!并且,比預料的要早了幾天完成修行。

  方蕩笑道:“我兒子的事情用不著你關心,不過,我倒是對你看過的那本記事感興趣,你把記事交出來給我。”

  圖盧卡雙目微微一亮道:“你只要放我出去,將塞進我腦子之中的那些東西拔出去,我就將記事交給你。”

  方蕩想了想后,道:“還是算了吧,我還是直接從你的腦袋之中取出來吧,能取出來多少算多少,好過你隨便說鬼話欺騙我!”

  方蕩對于圖盧卡一直都有著極深的忌憚,現在將圖盧卡囚禁起來,絕對不能給圖盧卡任何的逃走的機會,所以,方蕩決定不接受圖盧卡的任何交易。

  方蕩做出決定,便將能量池直接收起來,不再與圖盧卡做任何的溝通。

  方蕩收了能量池望向方尋父,關切的道:“你確實沒有什么問題?”

  方尋父默默點頭。

  方蕩隨后問道:“圖盧卡是怎么把你帶到這里來的?”這一點是方蕩最好奇的地方。

  在秘密道址之中圖盧卡和他幾乎都在一起,即便給圖盧卡準備食物后有短暫的分開,方蕩也無時無刻不在用神念主意圖盧卡的一舉一動,可以說,圖盧卡如果吃了一只蒼蠅,圖盧卡未必知道,但方蕩一定很清楚。

  從始至終,方蕩都未曾發現圖盧卡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情,在這種情況下,圖盧卡是怎么樣將方尋父給抓住并且無聲無息的帶出秘密道址的,就成了一個困擾方蕩的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方尋父沉吟了一下后,也是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當時離開了駐地,準備去河邊散心,結果在河水中看到我的倒影有些古怪,在我精心觀瞧的一瞬間,四周陡然黑了下來,隨后我就被禁錮起來,等到被放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是在這個房間中了。”

  方蕩此時想起了自己在這個房間中曾經嗅到過熟悉的味道,當時沒有想起來,現在回憶起來,這不就是方尋父的味道么?

  方蕩道:“走吧,你娘很擔心你!”

  方尋父卻看著窗外那顆蔚藍色的星球微微有些遲疑,方蕩忽然道:“你想留下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