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倒了血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    方蕩走著走著忽然停住腳步,但這并沒有引起趙敬修等人的注意,因為他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皇宮之下的十萬陰兵上。

    所有的人都是頭一次見識到這樣的可怖場面,十萬各種甲胄的陰鬼在空中橫竄亂飛,擇人而食,陰風陣陣鬼氣熊熊,加上頭頂上的陰霾天空,陣陣雷霆電閃,好似地獄一下降臨人間,三萬炫龍禁衛簡直就像是任人宰割的案板上的魚肉一般,一條條鮮活的生命轉眼間便消失掉。

    這場面實在是太震撼了,太可怕了。

    趙敬修等人心神都被奪走,一時間完全顧慮不到其他。

    方蕩目光看向趙敬修。

    趙敬修感受到方蕩的目光,看向方蕩。

    “我可以相信你么?”方蕩盯著趙敬修的眼睛問道。

    趙敬修不知道方蕩為何會有這樣的問話,開口道:“我和你的父親,乃是一生一世的摯友知己,在這個世界上,你可以將我當成你的親人一般信賴。”趙敬修以一種長者的口吻說到。

    趙敬修沒有說假話,趙敬修是真的將方蕩還有方氣,方回兒當成是自己的孩子來對待。

    方蕩盯著趙敬修的眼睛,他從趙敬修的眼中看到了真誠,這是一個絕對值得信賴的人。

    “請你帶我的弟弟妹妹去爛毒灘地,去找煉毒的陰毒門母女三人,去找我的朋友鄭守,鴿子,憨牛,豹子,王胡子還有娘娘腔,他們會照顧我的弟弟妹妹。現在想來,我們這些人在那里都不安全,只有生我們養我們的爛毒灘地才能夠庇佑我們。”

    趙敬修好奇的看向方蕩:“你不和我們一起走?”

    方氣還有方回兒兩個齊齊看向方蕩,他們的臉上充滿了莫名的驚慌,他們不能理解,為何哥哥不能和他們一起走,他們可好不容易才找到哥哥的。

    “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一下,我會去爛毒灘地找你們的。”

    只要是方蕩的選擇,方氣方回兒絕對支持,哪怕他們完全不明白原因是什么。

    趙敬修看著方蕩,尤其是方蕩那雙堅定地眼睛,他知道方蕩一定有不能不離開的原因,否則,方蕩是絕對不會離開自己的弟弟妹妹的,趙敬修當即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我會帶著他們去爛毒灘地,我們會在爛毒灘地等你回來。”

    “我該怎么感謝你?”方蕩這句話是發自肺腑的想要感謝趙敬修,只要他能做到的,他都會去做,這樣的信諾,方蕩一定會遵守,并且絕對不會因為任何事更改。

    趙敬修伸手摸了摸趙燕兒的腦袋,眼神之中流露出無限的緬懷,“感謝?我現在所做的,不足以報答你父親對我的恩情的萬一,雖然我們之間談恩情兩字有些太過疏遠,但事實就是如此。”

    方氣方回兒一步三回頭的看著方蕩漸漸遠去,舉著寶光葉的趙燕兒一雙大眼睛骨碌碌的亂轉,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千思萬想的弟弟妹妹,剛剛相見,就要別離,方蕩心中,怒火熊熊,不可遏制的層層升高。

    所以,方蕩從最開始,就討厭龍,不管是三爪的還是四爪的,亦或是,五爪的,統統討厭至極!

    并且越來越厭惡。

    送走了弟弟妹妹,方蕩扭頭看向遠處的顧之章。

    隨后方蕩邁步朝著顧之章行去。

    鎮國塔頂上的禽首連忙大叫道:“姑爺回來了,姑爺朝著顧之章走去了。”

    塔中那豺狼般的聲音當即響起:“發討賊檄文,召喚城外的軍隊,入城殺賊,我洪征王為國分憂,討伐賊逆顧之章!”

    “還有,一旦碰到那幾個發了伐昏君的檄文的家伙的手下,不用說什么,立即動手斬殺,不惜傷亡,殺得越多越好!”

    塔中眾人不由得一驚,不少人都覺得這樣做實在是太魯莽,太沒有道理,但沒有人敢質疑洪正王,當即就有一道流光從鎮國塔上蹦起,在空中炸裂。

    塔中那豺狼般的聲音道:“本王在等你們的意見。”

    那幾個太監立時沒了動靜,但又不敢完全沒有動靜,其中之一道:“王爺,奴才這些人全都看走眼了,靖公主當真是好眼光,姑爺人中龍鳳,奴才們還在想辦法,初步看來,只有兩條路,一條路是懷柔,另外一條就是威逼……”

    “混蛋,我洪征王的女婿為何要威逼?再說,怎么逼?你去逼,還是你們一起去逼?逼得了么?”

    一想到黑化之后的方蕩,十常侍們就覺得自己還在噩夢之中不曾醒來,尤其是方蕩那一言咒人皮爛肉朽的大咒言術,更是叫人感到恐懼,萬一方蕩指著他們那個說一句我數三個數,他們這些人估計不用方蕩數到三就自己把自己嚇死了。

    “呃,若要懷柔,就需要有能夠打動姑爺的東西才成,可是,可是,可是咱們手中根本沒有這樣的東西。”

    方蕩就是個油鹽不進的家伙,功名利祿對于方蕩來說完全不看在眼中,就算方蕩喜歡功名利祿,炫龍皇帝能給方蕩的只會十倍與他們,方蕩想要什么要不到?干嘛要給洪正王打工?

    這么說吧,方蕩就算找炫龍皇帝要個王爺,都完全沒有問題,洪正王也只是王爺而已。

    “所以本王才叫你們這幫狗才去想辦法!”洪正王的聲音變得冷冽起來,十常侍噤若寒蟬,當即飛速轉動腦袋,琢磨辦法。

    “不好了,炫龍皇帝升起白旗了,大開宮門,他認輸了!”塔上傳來禽首的聲音。

    “啊?炫龍皇帝自己都認輸了?”十常侍一下沸騰起來,皇帝自己都認輸了,他們剛剛放出去信號,估計這個時候攔住發討賊檄文改成誅無道昏君的檄文還來得及。

    “王爺,是不是要更改命令?”十常侍之一急切的問道。

    洪正王卻問道:“方蕩在干嘛?”

    “姑爺還在朝著顧之章那邊移動。”禽首連忙回答道。

    “不管,炫龍老兒說認輸就認輸?現在天下大勢不在他的那邊,他說了不算,方蕩說了才算,叫他們加速發檄文!老子幾十年前賭了一把,換了幾十年的王爵,現在再賭一把,本王要再換百年的王爵,嘿嘿,也不必百年,說不定十幾年后,本王就到皇位上去坐一坐,干他娘的,你們想出來沒有,若是有方蕩助本王,本王明年或許就能坐上皇位!”

    “賭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你若無法掌握大勢,那么就想辦法找出掌握大勢的那個人,他賭什么就你追什么,這就叫做借勢!方蕩現在就是我的大勢!”

    十常侍一個個敲頭不已,這個方蕩真是叫人鬧心。

    方蕩朝著顧之章移動落在許多有心人眼中,畢竟方蕩已經成了戰場上的一方勢力,從始至終,都在左右著戰場上的變化,正如洪正王所說,現在掌握戰場大勢的人,是方蕩。

    也就是說,誰當皇上,方蕩說了算!

    雖然看起來這樣的話有些太不可思議,但相信大勢的人,可絕對不止洪正王一個。

    當然,顧之章手中的十萬陰兵,還是叫一些人不敢妄下賭注,他們不是洪正王那樣的草莽出身,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他們還要再看看,才能決定一族數百口的盛衰榮辱。

    方蕩的舉動顧之章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顧之章眉頭皺起,方蕩明明已經走了,怎么又折返回來了?

    而且顧之章一看方蕩就知道,這家伙沒好事,絕對不是來投靠他的,看起來,更像是來索命的。

    顧之章心中納悶至極,他從始至終可是從未得罪方蕩,方蕩為何要跟他過不去?要知道方蕩和孫青山過不去,是孫青山要挾方蕩,方蕩和三皇子過不去,那是父母之仇,方蕩和百蠱道人過不去,那是百蠱道人自己找上門去送死的,他顧之章從未得罪方蕩,方蕩為何針對自己?

    此時皇宮之中傳來炫龍皇帝認輸升起白旗大開宮門的消息,顧之章距離皇位只有一步之遙。

    但顧之章卻卻果斷晃動手中的陰兵虎符,虎符之中傳來一陣陣的鳴金之聲,九萬陰兵急速后退。

    顧之章身邊本就留有一萬陰兵保護自己安全,畢竟他不想占據了皇宮卻被別人摘了首級。

    這一萬陰兵立時列甲在顧之章左右,將顧之章團團圍住。

    但即便如此,顧之章依舊感覺不到安全,因為方蕩一言咒死孫青山的場面實在是太震撼了,從那個時候開始,顧之章就告誡自己,絕對不與方蕩為敵,但他不與方蕩為敵,卻萬萬沒有料到方蕩竟然不放過他。

    顧之章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我著誰惹誰了?無緣無故沾到了方蕩,這是倒了血霉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