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二百七十章 寒酸喜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桃花殿張燈結彩,一派歡喜氣氛。

    臺下坐滿了諸多修士還有皇族貴胄,遠處則是這些人帶來的仆從,那里面其實沒有一個是真正的仆從,全都是各種修士各種貴人,不少人都來回張望,也不敢太過分,只是偷偷摸摸的不停觀瞧著桃花殿中的數位妙法門女修。

    妙法門的女修一個個顏值極高,都是清麗女子,不過一個個不假辭色,盡皆冷冰冰的沒什么好表情,當然就算不是妙法門的女修,只是尋常女子,被人這般偷偷摸摸盯著看,也不會有什么好臉色。

    高臺上有三位妙法門長老端坐,這三位長老歲數不小了,最小的也有七十高齡,面容已經不比年輕人,但依舊能夠看出三位長老當初也是樣貌俱佳的美人。

    妙法門中,長老都是最有希望突破境界踏足上幽世界的人物,所以長老都是在閉關修行,完全不禮理俗務。

    只有這種婚典的時候才會出來露一面。

    有這三位在下面的眾人不敢造次安靜等待,間中交頭接耳,也將聲音放到最小,不敢大聲喧嘩。

    在桃花殿東面,還有一座輕紗涼亭,影影綽綽見能夠見到其中有幾個身材苗條的人物,那涼亭周圍水汽氤氳,就算是目光犀利的修士們,更多的也看不真切。

    妙法門和龍族關系密切世人皆知。

    每次桃花殿有什么事情都不會忘記邀請龍族,海域龍宮中若是有什么慶典,妙法門弟子往往也是座上客。

    與蠻族和妖族不同,龍族和人族還算親近,不是那種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狀態,所以,對于龍族,人族一直都是持歡迎態度的,龍族也在人間的各地易城開了不知道都少家珍寶閣,和人族交通有無,當然龍族極為貪婪,喜歡寶物,收寶從不問來歷,好東西直接送入龍宮之中,也沒有誰敢去龍宮討要。

    “聽說這次來的是傲夜公主?”

    “當然,傲夜公主和夢仙子乃是好友,夢仙子大婚她當然要來。”

    “聽說傲夜公主樣貌不輸夢仙子,可惜咱們無緣一睹芳顏,嘖嘖,也不知道傳言是真是假,龍族雖然也能化身人形,但大都怪模怪樣,那傲夜公主該不會徒有虛名,是個丑八怪吧?”

    “噓,你不要命了?龍族天生耳聰目明,這么近的距離,你這些言語落到傲夜公主耳中,小心將你抓去龍宮當龜奴。”

    那修士聞言連忙捂住嘴巴,龍族天生神力,一般的修士根本不敢招惹,好在龍族生育艱難,數量越來越少,海域空間又極大,所以龍族才不會跑到岸上來和人族爭奪領地。

    恰好此時鐘聲響起,叮當作響,這就代表著新人該入場了。也意味著入贅儀式正式開始。

    “唉,今天的主角方蕩怎么還沒來啊?那小子該不會縮卵不來了吧?我為了來看這趟熱鬧可是下了血本的。”人群中一個皇子模樣的年輕男子抬頭望天,四處張望著說道。

    “不應該啊,不是說方蕩已經得到了夏國大皇子的邀請函,一路朝著這邊飛來了么,嘖嘖,吊著一座二十一層的寶塔滿天飛,當真是好大的氣魄,囂張吶!”

    “切,有什么了不起,若給我兩件鎮國重器,我能比他風光十倍。”那皇子模樣的男子冷哼一聲說道。

    隨后這皇子看向不遠處的另外一個身穿皇族服飾,和他年紀相仿的男子望去,譏笑道:“素問老弟,這一回你們殤國又揚名了,那云錦塔漫天亂飛叫天下人都知道你們殤國造塔之術舉世無雙啊,還知道你們殤國最是大度,什么東西都能拿出來送人,哈哈哈。”

    那叫做素問的少年乃是殤國太子,原本是夏國太子的好友,夏國大皇子年輕時游歷各國,和殤國太子一見如故,相約以后若是成了本國皇帝,就互相扶持,結成同盟。

    盟約尚在,夏國太子卻已經落得當下這步田地,著實叫人扼腕。

    兩位皇子之間的這份情隨著時間流逝也早就變淡了,素問本不想來,因為云錦塔的事情,他們這些殤國皇子皇孫出去總是面對各種冷嘲熱諷,但卻被父皇命令前來,抗拒不得,只得硬著頭皮來做這件苦差。

    這一次來觀禮的有不少皇子皇孫,他們來這里,當然是來看熱鬧的,但平時他們可是來不了的,之所以能來,是因為諸國的皇帝都希望自己的子孫們好好看看不爭氣的皇族是什么下場,哪怕你是太子最終也有可能落得個入贅的下場,言傳總不如身教來得實在。

    雖說入贅妙法門在普通人看來并不是丟人的事情,甚至是一件極為光彩的事情,更何況夏國大皇子和三皇子迎娶的還是人們的夢中情人,但在諸多皇家眼中,這顯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大皇子和三皇子做的是弒父的勾當,這樣的家伙下場再凄慘都不為過,入贅,不管是入贅那里,都如同喪家之犬無處可去,搖尾乞憐最終找到了一處容身之處罷了。

    這樣好的例子,不叫皇子皇孫們看看,著實是浪費了。

    所以這一次十國皇族盡皆到場,并且大多數都是年輕子弟。

    素問恨得咬牙切齒,卻毫無辦法,只能裝作聽不到對方的譏諷嘲笑,坐在那里一口口的悶酒喝入肚中。

    “大哥,我不想出去!”

    “我也不想,但這一關都過不去,你我拿什么從父皇手中奪回夏國?”

    大皇子和三皇子就在后、臺,他們兩個不怕死,但這種入贅儀式叫他們生出想死的念頭來。

    外面的不少人都是他們的舊識,也曾把酒言歡,也曾敵對仇視,現在都在等著看他們的笑話。

    走出去面對那些目光,簡直就如同將自己剝光了展示給眾人隨意觀瞧,那份痛苦,簡直無法形容。

    三皇子手掌握緊松開,握緊松開,掌心中都是汗水。

    大皇子用手抓住三皇子的手,用力捏住,三皇子骨頭發出咯咯脆響,卻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牢記今天的恥辱,明天我們才能走得更遠!享受今天的羞辱,他日我們才能飛得更高!就算當下我們是被嘲諷的目標,就算我們現在是喪家之犬,但你我兄弟也不能表現得真如一只喪家之犬,拿出驕傲來,外面那些家伙早晚會被你我兄弟踩在腳下,今天他們看我們的笑話,明天我們叫他們哭給我們看!”

    三皇子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后張開雙目,整個人都變得神采奕奕起來。

    “不錯,就算我們是喪家之犬,也不能真的表現得如同喪家之犬,因為那樣他們只會更加看不起我們!”

    外面議論紛紛的時候,大皇子和三皇子緩步走出,兩人此時換上了一身大紅喜袍,上面沒有任何花紋裝飾,他們現在只是白丁,皇族身份早就被剝奪了,這種場合,能穿的也就只有這種規格最低的喜袍了,看上去簡直就像是兩塊紅布披在身上。

    其實,妙法門給兩人準備了得體的奢華喜袍,但大皇子和三皇子兩人卻執意穿上這種最低等的寒酸喜袍,這反而叫一眾準備出言挖苦兩個皇子的人們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玄天大陸十國的一眾皇子皇孫們,此時心中陡然間生出一片悲涼來,兔死狐悲的悲涼,對面的好歹也是一位太子,還有一位曾在夏國呼風喚雨整整十年的三皇子,這兩個人都和他們一樣,擁有尊崇的身份,現在變成如此這般模樣,叫這些皇子皇孫們不得不重新認識一下自己,自己擁有的東西一旦失去后,自己將會變成什么樣子?

    或許不會比眼前的夏國大皇子還有三皇子更好,看到了大皇子還有三皇子的處境,他們心中就明白了自己眼前的東西何其寶貴,一旦失去多么可怕。

    此時眾人心中就只有一句話——落地的鳳凰不如雞!

    大皇子還有三皇子走上高臺,臺下眾人初時被兩人窮酸的喜袍,和精神奕奕的表情的反差所攝,原本的那點兔死狐悲瞬間消散。

    隨后這些皇族子弟們便冷笑連連,這兩個家伙看起來活得還挺滋潤,下場還應該更悲慘點才好。

    準備弒父奪取皇位的家伙,能是什么好東西?

    不過并沒有人真正出言嘲諷,這里畢竟是妙法門,得給妙法門面子,但這些人的眼神已經道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大皇子還有三皇子出場后,聲息全無,桃花殿中,靜得猶如半夜的靈堂一樣。

    若是別的新人出場怎么都有好友祝愿,送上禮物,等等,但大皇子還有三皇子出來后就冷場了,也不奇怪,來這里的都是看他們笑話的。不開口,不出聲就是在給他們難看,叫大皇子三皇子尷尬。

    大皇子腰背挺直,臉色淡然,似乎一切都不管他的事情,三皇子就略差了點,臉色陰沉。

    “方蕩沒有來,看來我的請柬效果不大。”大皇子環視眾人,低聲說道。

    三皇子直直腰,這寂靜的壓力叫他難受,提到方蕩,三皇子就想起方蕩當初在他手中將靖公主搶走的事情,現在又是他的大婚之期,往事叫他咬牙切齒,不巧,他的那條腿又開始劇痛起來,三皇子半邊身子微微哆嗦起來,嘴唇發白,額頭上汗珠滾滾,寬大的袍袖遮掩著他用力的擰了一下自己那條腿,劇痛叫他舒坦一點:“他不來算他聰明。”

    大皇子嘆息道:“可惜了。”

    此時遠處一紅一白兩個女子,宛若兩朵云彩般飄來。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