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師兄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    典萬回到房間,就一睡不起,這叫一眾道宮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原本想要給典萬慶祝一番,能夠通過拷問本心的考驗在他們眼中是一件天大的大事,事實上整個仙宮中每一個通過了拷問本心的測試的修士都是一件值得慶祝的大事。¢

    但他們卻萬萬沒想到事情的主角此刻竟然完全不將拷問本心這么重要的考驗放在眼中。

    這使得準備給典萬慶祝的所有人大感無趣,最終這場慶祝就不了了之,鄭樵好不容易偷來的一只肥雞也只好他們師兄弟六個自己分享了。

    隨后第二天,道宮弟子們全都匯聚在一起,將典萬喚出來,也不管典萬是不是愿意,總之就開始傳授典萬煉毒的方式還有運毒的手法。

    沒有人詢問典萬為什么要挑戰天陽君,也沒有人詢問典萬自己有沒有勝利的把握,更沒有人懷疑典萬是在找死,他們就只是將典萬拉過來,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典萬的這把刀給磨得鋒利起來。

    典萬本來沒想學這些,但聽了幾句后,典萬就發現,這里面大有玄妙,從而也就專心致志的聽六位師兄傾囊傳授。

    時間過得飛快,兩天時間,典萬還有六位師兄一步房間都沒有出過,典萬此時才終于明白,野為何要找一個門派來棲身,只有門派才能給修士帶來這樣的探討成長的可能。

    修行遠遠不是一個人靠著一份秘籍,和刻苦努力就能夠成功的,這樣成功的家伙叫做天才。

    典萬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天才,相反典萬一直覺得自己比起旁人來欠缺許多,典萬從未在別人的幫助下修行,此時有六個師兄坐成一圈,將他圍起來,傳授他修煉心得。

    這六位師兄同樣是不遺余力的將自己的所得傾囊相授,時不時還因為彼此意見相左而爭吵起來,不可開交。

    典萬身處其中只感到一陣陣的溫暖,原來這就是師兄弟,和親兄弟之間似乎沒有什么區別。

    銅火叫典萬知道了什么叫做師父,而這些師兄弟們則叫典萬知道了什么叫做師兄弟。

    這種感覺,就好似有六個人齊心協力的,拼死的拽著你往上拉你一樣。這種感覺,叫典萬覺得自己要是早早能夠碰到這樣的一群人的話,人生將變得何其美好?

    典萬感到一陣陣的暖洋洋的東西充斥心中,整個人似乎都開始變得愉悅起來,這種氣氛好得叫典萬興奮不已,最初典萬還完全處于傾聽的角色中,后來典萬甚至也加入到了討論的行里中,有些時候和大師兄針對三師兄,吵得不可開交,不一會又針對四師兄拍案而起。

    小小的房子破舊的房子之中傳來的滿滿的都是爭吵之聲,那聲音大得簡直就像是在打架一樣。

    兩天之后,第一縷朝陽照在破舊的小房子上,照在雞圈中,房門被推開,王松從中盯著腥紅的雙眼走了出來,一腳踩在雞屎上也不在意,隨后,典萬也走了出來,不過和王松等人的雙目猩紅比較起來,典萬反倒神采奕奕,完全沒有一直以來的那種頹廢昏沉的感覺。

    看上去,典萬似乎脫胎換骨了一樣。

    此時道宮之外竟然圍了不少的修士,這些修士都是丹宮內門弟子,他們一大清早的跑到這里來,是想看看典萬會不會被嚇得臨陣脫逃。

    吹牛說大話固然容易,但實踐諾言卻艱難無比。

    到現在,他們都不相信典萬真的敢去公斗堂堂的四大長老之一的天陽君。

    不錯,天陽君在四大長老之中資歷最淺,修為自然也最低,但那是和其他的幾位長老相比較,若是和典萬比起來,兩者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一個凡人一個天神,這樣的巨大的身份差異,修為差異實在是無論如何都難以將他們兩個放在一起來比較。

    但就是這樣的詫異下的兩個人,今天要工頭走入斗場,有你沒我,有我沒你!

    這簡直就是一場喜劇。當然對于典萬來說,絕對是一場悲劇無疑。

    此時看到典萬走出丹宮,一臉興奮自信,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個去找死的家伙的表現。

    怎么回事?典萬難道還以為自己能贏不成,還以為自己能夠活著回到這道宮不成?

    究竟是什么給了典萬這樣的信心?

    迎著所有的人的目光,迎著清晨的朝陽,踏著露水典萬走向斗場。

    道宮這邊人不少,斗場那邊人就更多了。

    整個火毒仙宮的人全都匯聚到了這里,今天對于建派數千年的火毒仙宮來說,都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一個從未出現過的事情。

    內門弟子公斗長老。

    門派之中有門規,外門弟子不能公斗內門弟子,但卻沒有內門弟子不能公斗長老的說法。

    但數千年來,沒有誰敢以下犯上,去公斗一位長老,并且長老都是修為高深之輩,尋常弟子垂想要送死去,否則公斗一位長老簡直就是和自己的小命過不去。

    但今天,剛剛成為內門弟子的典萬公斗天陽君,開了這個先例。

    事實上,所有的人都是來看典萬怎么死的,畢竟在他們心中就算一百個典萬,也不是天陽君的對手。

    希望典萬活下來的恐怕就只有那么區區幾個人而已。

    洪靖已經早早等在觀戰席上,在她身邊是三個女弟子,這以紫裳為首的三個女弟子都要感謝典萬的救命之恩,沒有典萬幫助她們搶回了僵尸湯的解藥,她們現在還是一塊僵死的尸體。

    所以看到典萬,三女齊齊報以感激的目光,不過她們也不敢有什么別的表示,畢竟她們還要在丹宮之中生存。

    典萬也完全沒有指望要她們來回報什么。

    感受到洪靖的目光,典萬目不斜視,完全不加理會。

    此時的典萬,不光感受到了洪靖的目光,還感受到了其他幾種異樣的目光,每一樣目光的背后,都代表著一個比天陽君更強大的人物,這些人都用一種審視的目光在上下打量著他。

    典萬知道,這些目光的主人應該就是基本上不管門中事情的那些隱修尊者。

    典萬沒想到自己這一戰竟然連隱修尊者都被驚動了。

    天陽君還沒有來,典萬徑直走入斗場之中,隨便坐在地上,等了一小會后,天陽君還沒有來,典萬直接躺倒在地,不一會鼾聲響起。

    四周斗場觀戰席已經坐滿了修士,密密匝匝的黑色腦袋一個個全都呆住了。

    似乎怕吵醒典萬似地,鴉雀無聲,就只能聽到典萬那深沉悠長的呼吸聲。

    什么情況?在這種情況下,這種場合下,還能給睡得著?這個叫做典萬的家伙的神經是什么做的,他是真的神經大條還是真的不將天陽君當成一回事?

    天陽君此時緩緩而來,天陽君之所以晚來,就是要叫典萬等他,他要掌握主動,被一個剛剛進入練氣期的小崽子牽著鼻子的感覺,叫天陽君一萬個不爽,雖然天陽君從未想過自己會輸這一場比斗,但他要從始至終都掌握主動。

    這樣才符合他的身份,他在心中已經給自己定下目標,若不能掌握主動權,就算他殺了典萬,都算是自己輸了。

    這對他來說同樣是一場修煉,一場磨礪。

    這種遇到敵手的感覺叫天陽君莫名興奮起來。

    對手修為不高,雖然是個遺憾,但卻是個掌握主動權的高手,也算是一些彌補。

    天陽君邁著方步緩緩而行,遠遠地就感到斗場那里有些不對勁,那么多的修士匯聚在一起,竟然一絲聲息都沒有,這叫天陽君覺得心中詫異。

    腳下不由得加快了速度,但隨后天陽君便重新調整了步速,他要掌握主動,不論發生了什么,都要按照他的計劃來進行,絕對不能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天陽君身后跟著的幾個內門弟子此時有些急不可耐了,他們也看出斗場之中的不妥來,不過師師父慢慢緩行,他們總不能超越了師父,先跑去看熱鬧,所以只能抓心撓肝的跟在后面。

    “不急不躁,步伐穩健,才能成就大道,我和你們說過很多次了吧?你看看你們,因為好奇心驅使,一個個步伐凌亂,恨不得沖上去觀瞧,你們現在的模樣和猴子一樣!”天陽君開口訓斥道。

    天陽君是四大長老之中最喜歡訓斥徒弟的人。

    天陽君身后的一眾徒弟們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羞愧之色,隨后調整呼吸排除雜念,亦步亦趨跟在天陽君身后。果然一個個穩重多了。

    天陽君心中微微點頭,繼續前行。

    終于天陽君走到了斗場近前,叫他心中略微不滿的是,他都走到這里了,竟然還沒有修士弟子看到他,沒有人歡呼迎接他的到來,同時天陽君心中越發奇怪,他已經看到了斗場中觀戰席上的修士們一個個抻長了脖子在看著斗場中。

    究竟是什么叫他們如此專注?天陽君都開始恨不得自己伸長脖子去瞅一眼了。

    不過,天陽君必須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一定是典萬故意在做些奇怪的事情來吸引旁人的注意力,典萬能做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來?切,天陽君雖然好奇,但心中表示不屑。

    終于天陽君走到了能夠看到斗場中的情形的地方,隨后一向要求弟子穩健不要如猴子一般的天陽君一下就爆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