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烈士暮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吞噬之主臨走的時候留下的話語,但有些時候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并且,方蕩在那場戰斗之中,操控大地的畫面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那不是人間的手段,那一定是來自更高層次的神通,所以,有理由相信,方蕩一定在吞噬之主那里得到了某些好處,叫人垂涎欲滴的好處。

    “是不是應該叫方蕩過來,將他得到的好處分享給我們在座的這些老家伙們?沒有理由我們幫他扛雷,他自己卻什么獨占好處!”一直都沉默的毒火尊者忽然開口道。

    毒火尊者在戰斗中損了一臂,炸開竅穴后封閉了十三顆竅穴,算是封閉竅穴比較少的。

    毒火尊者旁邊坐著的是一頭紅發一身紅袍的閻淵尊者,閻淵尊者看了這位老友一眼,微微搖了搖頭,他和毒火尊者是一百年的老朋友,如何不知道毒火尊者心中所想?

    毒火一直都有個金丹夢,為了成就金丹,他什么都嘗試了,可惜,就差一步,無論如何都邁不過去,這叫毒火憂心忡忡,一千一萬個不甘心。

    現在,毒火炸了一身竅穴,成就金丹就更加無望了,甚至可以說完全不可能了,卻依舊對方蕩身上的寶貝耿耿于懷。

    不過,閻淵尊者只是在心中想了想,并未阻止毒火尊者,因為毒火尊者說的不錯,沒有理由叫方蕩享受了門派的庇護,卻完全不盡弟子的義務,這么說吧,他們可以為了保護方蕩的這個火毒仙宮的內門弟子,唯一的前提就是,方蕩你至少要以誠待他們才成。不然他們這邊一頭熱,豈不是成了傻子?

    毒火尊者這句話說到了大家心坎里,所有的尊者還有長老們都微微點頭。

    隨后所有的尊者還有長老都看向紫陽君,御毒宮主此時開口道:“方蕩是你的徒弟,你來和他談吧,他若真的沒有得到什么寶貝秘籍的話,我們也不勉強。”

    紫陽君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走出大殿。

    修仙者沒有那么多的磨嘰,直接去問,問完就回,什么結果片刻可知,所以這里的尊者長老們都等著紫陽君的回復。

    同時繼續商議門派以后的局面發展。

    紫陽君徑直來到方蕩在火毒城中的居處,方蕩現在身份不同,居住的地方非同一般,恐怕火毒仙宮的御毒宮主居住的地方也沒有方蕩此時的居處這么好。

    這叫紫陽君微微皺眉,洪正王他是知道的,老實說,他并不喜歡洪正王,在他眼中,洪正王是個最善投機的人物,但在方蕩身上下了這么大的本錢是不是值得呢?

    鄭守攔住了紫陽君,鄭守當然看得出紫陽君身上的火毒宮標志的火云符,若是在過去,這樣一個符號足足能將鄭守嚇死三次,但是現在,方蕩今非昔比,鄭守也不再是以往的鄭守,變得更有見識起來。

    鄭守留紫陽君喝茶,拍了鴿子叫方蕩前來。

    方蕩正攬著洪靖春睡方醒,聽到紫陽君來找他,便起身去見。

    方蕩來到客室,紫陽君正慢慢的喝著茶。

    “方蕩,你身上是不是有吞噬之主留下來的寶貝,比如說修煉秘籍亦或者法寶之類的東西?”紫陽君沒有拐彎磨腳,而是一句話就直奔主題。

    方蕩似乎早料到火毒仙宮的人會有如此一問。

    方蕩開口道:“沒有,那是吞噬之主臨走之前陷害我的話語。”

    紫陽君聞言點了點頭,但還是微微一嘆,這一次他身邊諸多老友都斷絕了金丹大道,若是方蕩真的有辦法的話,那么他的這些老友們就都有救了,但是現在,一切成空了,紫陽君替那些老朋友們惋惜不已。

    紫陽君微微一嘆,站起身來,準備離開,走了幾步,紫陽君忽然停住腳步,扭頭看向方蕩開口道:”我當初曾經答應你若是你公斗天陽君未死的話,有天大的好處送給你,現在看來要爽約了。”

    方蕩當然記得紫陽君的話語,但方蕩從未想要從紫陽君那里得到什么,所以也并沒有往心里去,此時聽紫陽君說要爽約,自然也不會有什么失望的感覺。

    紫陽君道:“你可知道我這次究竟是為何閉關?”

    方蕩搖了搖頭,他當然不知道甚至懶得去猜。

    “我當初在想,若你真的能夠公斗天陽君而不死,我就講一身修為毒力全都度給你,助你奠定基礎,希望你能在未來的某一天成就金丹大道,為我道宮添磚加瓦,扭轉道宮的死地絕境。”

    方蕩還真沒想到紫陽君竟然會這個想法,紫陽君將修為毒力全都度給他方蕩的話,紫陽君估計立時就死,就算不當時死也定然維持不了幾天。

    紫陽君說著邁步走出了方蕩的居處。

    方蕩也覺得有些惋惜,若是他方蕩有能個和火毒仙宮一起分享的東西的話,定然不會藏私,但方蕩身上最大的秘密奇毒內丹,肯定不能說出來,不能說出奇毒內丹的秘密,就不能傳授陰符經上的秘密,而這兩項乃是方蕩的力量源泉和神通源泉,離開了這兩個,方蕩的修為神通根本解釋不通。

    “這兩件東西你拿著,用來重建火毒仙宮。”方蕩說著丟出一塊陰兵虎符外加一顆光珠萬靈浮屠。

    這是兩件鎮國之寶,方蕩一甩手就送人了,紫陽君不由得感到詫異,接過兩件寶貝看向方蕩。

    “火毒仙宮一定要重建吧?一定需要不少人力物力,這兩件寶貝之中雖然陰兵只剩下三萬多,靈獸也只有幾千,但多少能夠派上一點作用吧!”

    紫陽君微微一笑,將兩件鎮國之寶攏在袖中,走出了方蕩的居處。

    不久之后,靈鳥鳴啼,托著陰兵飛向四周,找尋火毒仙宮迸碎后隕落下來的殘骸。

    火毒仙宮當然要有仙宮才名正言順,火毒仙宮之所以能懸浮在天上完全是靠著一件浮空之寶,不久之后這件寶貝被祭出,一塊塊的仙宮殘骸也被找了回來,勉強拼湊個雛形出來,隨后又挖山尋石填補仙宮殘骸,至于仙宮那精美的建筑等等,就需要數代火毒仙宮弟子們一起努力。

    眼瞅著一座嶄新的火毒仙宮在靈鳥的拖拽下冉冉升起。

    清晨,方蕩收拾妥當,穿了洪靖專門為他量體織造的衣服,梳攏了頭發,整個人精神煥發,神采奕奕,拎上千葉盲草劍,準備前往妙法門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背對著朝陽出現方蕩居處之外。

    方蕩微微皺眉,他還真沒想到這個人會來這里見他。

    沒有了那把十余米的巨劍,這個高大的身影身上的壓迫感一下小了許多。

    “我記得你當初曾經說過,要在我進入上幽界之前殺了我。”

    方蕩看著這個人,想著那把巨劍,搖頭道:“我怕是要食言了。”

    那高大的身影呵呵一笑,從后背上卸下一個巨大的大缸來,咚的一聲將其丟在地上,內中傳來液體晃動的聲音。

    “方蕩,你既然殺不了我,但我們之間總也要有個勝負,不如斗酒吧!”劈山劍哈哈一笑說道。

    方蕩看了一眼那大缸,將腰間的千葉盲草劍摘了,吩咐鄭守準備菜肴。

    劈山劍卻道:“只要花生,有多少來多少。”

    鄭守看向方蕩,方蕩點了點頭。

    鄭守立即下去操辦。

    不久,兩大桶水煮花生送了上來。

    方蕩和劈山劍相對而坐。

    兩人一碗酒一碗酒的喝著,一句話都沒有。

    方蕩看著劈山劍,眼神之中緩緩閃動著一絲異樣悲涼的情緒。

    此時的劈山劍,滿頭白發,原本健壯的身軀現在看上去已經微駝,原本神采飛揚的一張臉上,現在已經有了幾道粗深的皺紋,當初那個瀟灑的破山劍,現在看上去,竟然一下老了十幾歲的模樣。

    這叫方蕩心中不由得回蕩起一句話來——烈士暮年!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