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負面教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    所有的人目光全都朝著那開口之人匯聚過去。∏,

    化土門金丹丹士呂程面無表情的站在奧目旁邊,開口說話的就是他了!

    整個祭壇都寂靜下來,針落可聞,隨后就是轟的一下,就像是樹林中的一個馬蜂窩忽然炸窩了一樣,卻沒有嘲諷的笑聲,而是一聲聲的哀嘆,這種哀嘆其實還趕不上滿場的哄笑。

    其實,現在這個時候,在場的丹士們都希望化土門突然出現一個天才弟子,橫空出世,將風云齋的柳市按在腳下一頓暴打,他們實在是太不喜歡這對無恥的師徒了,然后再將柳市拉上臺來死命狠抽,不得不說,剛才那道聲音燃起了他們的希望,但看到開口說話的那個人的時候,希望一下就破滅了。

    哪怕說這話的是奧目,他們也能多少有些盼頭,偏偏說這話的是一個區區的金丹丹士,可悲可嘆,不知天高地厚。

    滿場丹士盡皆搖頭的時候,趙光那可惡的笑聲再次響起:“哈哈哈哈,我沒有聽錯吧?剛才是你在說話么?你說什么?你說我風云齋的丹士全都得死?還天上地下,沒有人能就得了我們?就憑你么?難不成你是想要跪在地上磕頭把我磕死?嘖嘖,你可千萬不要這樣,你真這樣做的話,我會害怕的,會嚇死我的……哈哈哈哈……”

    奧目咬牙切齒的道:“呂程,你回到門派之后,一定要將今日之事轉告掌門,這個家伙我去會會他!”奧目說著艱難的從椅子上站起,站到一半,卻被一只手輕輕按住肩頭,隨后那手上力量變重,將他輕輕的按回椅子。

    “乖乖等著,等我提了風云齋的丹士人頭回來佐酒!”呂程說著,邁步朝著趙光走去。

    趙光雙目微微瞇著,仔細看,再仔細看,隨后趙光確定,眼前這個家伙一定是金丹丹士,這一點無法隱瞞,最初趙光還覺得呂程身上或許有詐,但現在,他覺得眼前這個家伙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樣來!

    他連化土門的長老都干翻了,難不成還怕這么一個小小的金丹丹士?說白了金丹丹士在上幽界也就是入門弟子罷了,他兩根手指伸出來,就將這小子給生生碾死了。

    “呦,這是誰褲襠撕開了,把你這么個東西給放出來了?”趙光輕蔑的說道。

    呂程一邊走著,一邊將自己的袖子層層挽起,呂程看了眼被趙光拎在手中兀自晃動不休的骷髏長老的人頭,然后才看向趙光。

    “想好怎么死了沒有?”

    趙光聞言不由得一愣,隨后嘴角抽了抽,既然再次哈哈大笑起來,笑得趙光都打顫了。

    這是進入上幽界以來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一個金丹丹士竟然一本正經的問他想怎么死,哎呦呦,實在是太好笑了。

    此時不趙光在笑,龍攆之中的碧幽也已經笑得前仰后合,趴在冷夜公主肩膀上,粉拳連錘,搞得冷夜公主用力的將這張臉從自己的肩膀上推走。

    “哈哈哈,妹妹,好好笑啊,好好笑啊,你看到了沒有,那個金丹丹士竟然要殺綠丹丹士,你看啊,你看啊,你看他還一本正經的,哈哈,這么不知道深淺的丹士最適合你了,妹妹,就他了,就他了,你將這個家伙娶回去吧,這個我絕對不會跟你搶,哈哈哈……”

    冷夜公主嘆息一聲幽幽的道:“我和你從小一起長大,相處何止萬年?你就是不想看著我好!我過得不好你就這么開心?”

    碧幽咯咯笑道:“誰叫我從小處處都不如你,看見你過的比我差,我就覺得老開心了!”

    冷夜公主伸手掛了一下碧幽的鼻子道:“早晚你得倒霉!活該一輩子沒有我過得好!”

    碧幽露出狐貍一樣的表情道:“只要你這次找一個不好的女婿,我就一輩子比你過得好啦!”

    冷夜公主用手用力的抓住碧幽腦袋上的金色龍角用力的扭了扭,碧幽連忙哎呦喲的求饒。

    “這……這不是化土門的那個呂程么?”現在已經悄無聲息的潛伏在諸多丹士之中的熊妗兒不由得呆住了,她明明看到了這個家伙被留在了鎮丹塔中,怎么現在竟然會出現在這里?

    熊妗兒眉頭皺起,這個家伙一路尾隨著他們,究竟為了什么?

    賭饕剛剛贏了一筆大的,賺了個盆滿缽滿,雖然和之前輸掉的全部身家比起來,還差了太多太多,但這種步步謹慎一輸就是萬劫不復的感覺,叫他實在是太欣喜了。

    對于一個賭徒來說,最怕的是什么,是我手氣正旺,財神高照的時候,一桌上玩的卻要拆伙不玩了。

    而他現在,就處于這種境地,周圍的人都知道他是賭饕,賭輸高明,跟他賭純粹找死,雖然之前賭饕為了營造我也很一般的假象,特意輸了幾把,才圈了這一票大的,可惜來到上幽界的都是人精,被賭饕如此贏了一次,誰都看出他的伎倆,打死也不愿意再跟他賭了。

    他還差一點就能圈到能夠坐莊的錢了,只要能夠坐莊了,就有人愿意賭了,因為睹的對象不是他,并且他賭饕的信義還是眾口皆碑的!只要能夠坐莊了,他就重新風生水起!

    就在他心中有些焦灼的時候,身后突然一個聲音響起:“賭饕,愿意再賭一次么?贏了,你可以拿回你的全部身家,輸了……我要你救一個人一條命?”

    賭饕微微皺眉,扭頭看去,隨后雙目猛的點亮起來。

    這可真是想什么來什么。

    “你賭什么?”賭饕蛤蟆一般的臉上肥肉顫了顫問道。

    四周的丹士有幾個注意到了這里,隨后紛紛議論起來。

    “賭……祭壇上的風云齋丹士死絕!”

    噫……

    四周紛紛傳來倒吸冷氣的聲音。

    “你敢不敢賭?”

    賭饕愣了下,隨后桀桀笑了起來,天底下還有他賭饕不敢賭的事情?

    賭饕扭頭看向呂程,仔仔細細的觀瞧呂程,他確實在呂程身上看到了一些特殊的東西,他現在乃是一片赤丹丹士,只要他想看清楚,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么能夠瞞得了他。

    在他眼中,呂程在不斷分解,他看到了呂程的那顆小小的金丹,隨后,他驚訝的現呂程竟然還有一剛剛成型的綠丹,并且呂程的面皮也在不斷變化,換了另外一張臉。

    “原來這個家伙是假的,原來這個家伙有著這樣的底細,怪不得之前我輸了!輸得真是活該啊!”賭饕斜著眼睛看了一眼那個要再次跟他對賭的女子,隨后又仔細思量,對方就算有兩顆金丹,一顆金丹一顆綠丹,就算有什么手段,但他所要面對的,是風云齋剩下的三名丹士,兩名綠丹丹士,一名紫丹丹士。

    在這種情況下,想贏?除非這個世界瘋了!

    賭饕雖然有了這樣的想法,但他心中復又仔細思量,思量后又再思量,最終賭饕一笑,吐出一個字來:“賭!我要拿回我被奪走的一切!”

    “看樣子你還沒想好要怎么死,沒關系,我已經幫你做了選擇,萬蟲噬體怎樣?還是皮膚寸寸糜爛化為一灘爛泥?”呂程一邊說著,一邊大搖大擺的徑直走向趙光。

    “趙光你已經在祭壇上爭斗了一次,這一次你可愿意接下化土門的挑戰?”此時一直都沒有開口的丹宮仙圣終于開口詢問。

    整個祭丹盛典一直都在順利的舉行,除了現在這個時刻,按理說趙光已經參與了一次決斗,這個時候,沒有誰能夠強令他繼續決斗,他完全可以拒絕化土門的挑戰。

    趙光瞇了瞇眼,隨后笑道:“對于那些一心求死的家伙,我應該滿足他的愿望。風云齋丹士趙光在祭丹盛典上連殺化土門老少兩名丹士,聽起來比殺一個長老更拉風,我喜歡這種揚名方式!”

    隨著趙光的言語落下,四周立時重新升起護罩,隨著光幕將趙光和呂程兩個圈禁在內,四周觀戰的丹士們紛紛搖頭,在他們看來,此時的呂程不是自不量力,而是如飛蛾般在撲向火焰,雖然悲壯,但實在是不智,一名丹士辛苦修煉,有著無數機緣才能走到現在,卻用這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實在是可悲可嘆。

    “說到底這個叫做呂程的丹士還是太年輕了,意氣之爭看上去很美,但實際上卻是刮骨的毒藥,要命的猛獸,你們要切切記住,雖然我們不恥趙飛的行徑,但活著對于一個丹士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死得其所也勉強可以,但這種明知會敗卻依舊找死的行徑,是弱智者才會做的事情,你們以后要警醒自己,不要犯這種錯誤。”

    幾名年長的長老趁機以呂程為反面教材教育門下弟子,眾弟子紛紛點頭。

    在他們心中那個叫呂程的化土門丹士實在是腦子有坑,是個勺子!面對一個堂堂的綠丹丹士,有你這么個金丹丹士逞威風的余地么?

    作死!

    隨著光罩叩合,現在,祭壇之中就只有一個人可以活著走出來了!

    毫無疑問,死掉的必然是糊涂們的那個不知道輕重進退的家伙。

    “對了,這家伙怎么忽然出現了?不是說他被風云齋的弟子給抓起來了么?”

    不少丹士竊竊私語。

    呂程走到距離趙光三十米的地方停住腳步,看向趙光身后的柳市,雙目微微一瞇開口道:“柳市,你想不到我能逃出來吧,你將我囚禁起來,折磨我,沒想到我會出現在這里吧?”

    整個祭壇又是一靜,這一次連趙光還有另外一個風云齋丹士都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柳市。

    所有的丹士全都看向柳市,原本眾人對于柳市將呂程抓起來的事情還有些懷疑,畢竟堂堂紫丹丹士沒什么必要用這種腌?手段對付一個金丹丹士,其實就算是柳市瘋直接殺了呂程都比將其抓起來要強。

    現在,隨著呂程的話語,柳市坐實了一個卑鄙小人的罪名。

    柳市坐在椅子上整個人都開始哆嗦了,嘴巴都氣歪了,一萬頭草泥馬在他心中奔騰來奔騰去,踩得他欲生欲死,不要不要的!

    這他娘的所有的人都往他的腦袋上扣屎盆子!

    蒼天啊大地啊,你們怎么不劈死這幫王八蛋?

    呂程輕飄飄的一個屎盆子扣在柳市的腦袋上后,就將目光移回看向身前的趙光。

    趙光此時正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師父,趙光的眼神中充滿了原來你竟然是這種人的神情。

    感受到呂程的目光,趙光回過頭來,看向呂程。

    “你想殺我?你憑什么殺我?我就算站在這里不動,以你那區區的金丹能夠殺得了我?”

    呂程雙目微微一挑,笑道:“有本事你就站在原地不動,看我能不能殺了你!”

    趙光聞言哈哈大笑道:“你當我是傻子?”

    “那就不要廢話了!”

    呂程說著當即伸手輕飄飄的一拍,一道黑煙從呂程掌心中噴出,在空中化為一頭兇猛的怪獸,朝著趙光猛的撲去。

    趙光嘿嘿冷笑:“雕蟲小技!”隨即趙光手指連彈,一道道的風劍從他指尖飛出,出刺耳的嘯音,瞬間就將呂程的那頭毒氣匯聚而成的怪獸給刺出數十個窟窿,隨即呂程的那頭怪獸當即湮滅。

    毒霧猛的擴散開去,不過趙光的借風訣應對毒霧是最簡單有效的,就見趙光打個響指,在他身后當即有狂風涌起,將那觸摸過來的毒霧瞬間驅散。

    但毒霧雖然散去了,趙光卻不由得微微一呆。

    因為在他面前,出現了十余個呂程,這十余個呂程一般模樣,動作各異,有的在冷笑,有得在皺眉,有的狀態隨意,有的怒目而視,總之,這十多個呂程除了面目相同外,各有各的樣子。

    趙光連忙眨動眼睛,想要從這些丹士中辨識出真假來。可惜,即便是以他綠丹丹士的境界也無法窺探出究竟哪個是真的呂程,那個是假的呂程。

    奧目看到這里雙目微微一亮,這是他們化土門中的化身千萬。

    化土門和火毒仙宮在神通道法上其實大同小異,數千年上萬千的羈絆中,化土門有了什么了不得的神通,火毒仙宮都會將其模仿過去,而火毒仙宮中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轉眼間也會變成化土門的東西,兩派距離較近,再加上整個上幽界,也就只有火毒仙宮和化土門兩個門派都是修毒的,可以說兩者雖然從始至終不對付,但卻是最親近的門派了。

    這化身千萬是火毒仙宮的手段,但化土門也有類似的東西,甚至連名字都一樣!

    十余個呂程忽然動了起來,朝著趙光急狂奔過去。

    趙光雖然表面上猖狂自大,實際上卻是一個相當謹慎的家伙,他講究的是謀定而后動,從見到骷髏長老的那頭碩大的鬼火骷髏后的一力防御就能看出來,此時雖然方蕩只是一個區區的金丹丹士,但驟然面對自己看不明白的手段,趙光還是選擇步步為營,先將這幫呂程穩住了擋住了再說其他!

    呂程故技重施,手掐法決,四周風氣涌動,一道道的風墻憑空出世,攔阻在十余個呂程面前,將呂程和牢牢分割開來,這樣一來十余個呂程就無法靠近他分毫,在這個時候,趙光則在思索如何找到這十余個呂程身上的破綻亦或是用點手段,一次性將這十余個呂程全都殺掉!

    就在趙光琢磨如何下手的時候,十余個呂程中的一個忽然雙手伸出一下按在風墻上。

    趙光的風墻,堅硬無比,內中是猶如刀片一般的無數風刀利刃在縱橫切割,那呂程的雙手一伸進風墻中,立時就被攪個粉碎,化為滾滾的毒氣。

    趙光不由得冷笑一下,他打從內心里就根本沒有將這十幾個呂程放在眼中,趙光之所以用對付骷髏長老的手段用在呂程身上,完全是因為他生性之中的那一絲謹慎,果然,這些家伙明顯不值一提!

    不過出乎趙光意料之外的是,那個呂程雙手被攪個粉碎后,非但沒有知難而退,反倒一頭扎進風墻中,轉瞬間就被風墻攪碎成為滾滾毒霧,氤氳在風墻之中。

    使得風墻看上去變得烏。

    趙光微微一愣,隨即露出譏諷的笑意。

    這家伙現在應該是已經瘋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要是這家伙將那十幾個分身都投入這風墻之中,可就著實給他省下了不少的時間和精力。

    不過不必期待呂程會愚蠢得獎自己的分身全都推進風墻之中絞成齏粉,趙光念頭一動,那些風墻猛的晃動起來,隨后步步向前,朝著十余個呂程壓迫過去,直接將呂程前后左右包括上面的路線給完全封死,可以想見,隨著這些風墻的不斷推進,呂程最終將成為風墻的食物,被風墻吞下去,吃得干干凈凈!

    “嘖嘖,這么簡單就弄死了你,還真叫我感覺有點勝之不武啊!不過,這是你自找的。”趙光嘿嘿干笑兩聲說道。

    四周的丹士都覺得呂程也就到此為止了,正如趙光所言,活該!

    閱讀本書請到999WX.,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