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我跟你去!

第六百二十一章 我跟你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數千云劍山的劍道前賢攜著自己一生積攢下來的最強橫的一劍橫空而出。

    方蕩覺得自己身上的信仰之力在一瞬間被徹底抽空,不光信仰之力,連帶著身上的兩枚金丹的力量也被抽空。

    方蕩不得不借助云劍山劍士們身上的力量來供給者上千數量的云劍山前賢的神魂烙印。

    這些原本只是一道道影子的云劍山前賢此時變得越來越清晰起來,終于,一個個全都顯現出自己的本來面目,各自駕馭飛劍,宛若從天而降的神?一般。

    “是九回劍,劍分九回!是我師父……我的九回劍原來還差這么遠……”

    “是亢龍劍,劍光如鱗,劍尖如龍頭吞噬萬物,我明白了我的劍差在哪里了!”

    “聚河劍,劍勢如大河奔涌,席卷而過,我終于又看到這一劍了,徒弟,你可看好,這一劍盡得真髓……”

    云劍山不少丹士心中的情緒已經不能用激動來形容了,他們心中百感交集,方蕩這一劍,等于是將云劍山的所有輝煌與這一劍之中完全展現出來。

    見到這璀璨無邊的一劍,也算是不枉這一生了!

    此時一道空間裂縫在遠處綻裂開來,渾身上下鮮血淋漓的劍塵從中飛出,此時的劍塵雙目微微一直,眼中看到的就是上千云劍山前賢橫掃而過的場面。

    這里每一位前賢曾經都是一座豐碑,代表著云劍山某種劍法的高度,平日里見到一位都已經相當困難此時上千之中橫掃而出,那種震撼即便是劍塵都感到心潮澎湃。

    上千劍士和對面的丹宮的仙圣仙尊們撞在一起,隨即就是一片暴、亂。

    如煙花綻放,整個世界在這一瞬間變得璀璨起來,爆裂聲吶喊聲如同滾滾長河敲擊著河中巨石,在山谷中回蕩不休。

    這一切在轉瞬間消失無蹤,數百丹宮仙尊如同豆腐渣一般被碾碎,千劍過后,只剩下兩位仙圣,其余的丹宮仙尊們還有那名被方蕩從周雄身上逼出而修為受損的仙圣此時已徹底消失在這一方天地之間。

    即便是那兩位仙圣此時也受創不輕,修為已經跌回原本的狀態,再也不是相當于一品赤丹境界的水準了,假的終究是假的,就算無限接近于真的,在強橫的力量面前,也將被打回原形。

    兩名仙圣知道今日徹底的栽了,原本今日是要那云劍山來立威,卻沒想到他們一直苦苦尋找的方蕩竟然就躲在這里,這原本是一件大好事,能叫他們一次完工,但卻變成了當下這種局面,他們兩個深深地看了方蕩一眼,隨后掉頭就走。

    而那些云劍山的前賢劍士們此時也在空中緩緩消解,如沙流逝。

    一把把的寶劍當空隕落,如流星折戟,云劍山的諸多劍士連忙伸手將各自的受創的寶劍召回。

    方蕩眼睜睜的看著兩名仙圣越行越遠,他現在已經被徹底抽空了,完全沒有力量再去追逐兩位仙圣,這個時候是最好的殺掉兩位仙圣的時機,方蕩心中連叫可惜。

    就在此時方蕩眼中微微一閃,一道人影攔在了兩名仙圣面前。

    “來我云劍山容易,想要從容離去,兩位難道不打算留下些什么東西么?”

    兩位仙圣看著攔在自己身前的劍塵,劍塵剛剛斬殺了自己的師父,渾身上下都是戾氣,一雙清冷的瞳子里面有著火焰在灼灼燃燒,這個時候的劍塵可絕對不是好說話的存在。

    兩位仙圣扭頭看向一眾隨著他們來的各派丹士。

    “現在正是云劍山最脆弱的時刻,云劍山弟子的寶劍盡皆受創,他們發揮不出五成力量,爾等給我將云劍山一鼓踏平!”丹宮仙圣開口說道。

    那些門派的帶頭長老一個個面色微變,眼神之中開始生出猶疑之色,不過,終究沒有一個人動,這種時刻,只要有一個門派出手,其他的門派便被其裹挾出手,但若是沒有一個門派出手,其他的門派也不會出手。

    “爾等想要造反不成?小心我丹宮將爾等的門派搗破踏成齏粉!”仙圣色厲內荏的嘶聲叫道。

    丹宮在上幽云海從來都是一令出天下從的角色,現在竟然使喚不動這些丹士,可見丹宮曾經的地位現在開始崩塌,現在的丹宮已經開始喪失自己的威嚴。

    “你們兩個先將我云劍山的鶴師叔交出來!”劍塵冷冷開口。

    鶴師叔守衛玄云劍塔,從最初傳出一聲鶴啼后就消失不見,顯然是被丹宮抓走了。

    兩位仙圣冷哼一聲,其中之一道:“那只蠢鶴已經被我拔毛吃掉了!”

    劍塵哈哈大笑,隨后手中的長劍猛地一蕩,兩位仙圣如窗前燭火,噗的一聲就被斬滅。

    劍塵才是真正的一品赤丹丹士,此時的他含怒出手,威力自然非同小可,兩名斗敗受創的仙圣當然不是他的對手。

    齏粉翻飛之中一聲鶴啼虛弱的響起,一頭被拔了半邊毛的白鶴從中一竄而出。

    這白鶴惡狠狠地振翅將兩位仙圣尸體所化的粉末拍飛,隨后便從空中跌落,他的后背上被刺了一劍,這一劍和劍塵中的那一劍幾乎一樣,顯然也是被人在后背上下手偷襲。

    劍塵扭頭看向那諸多門派,這些門派略一拱手隨后各自散去。

    這些門派的弟子門人臨走之前,不免都要去看一眼方蕩,如果說之前的方蕩是他們心中的偶像的話,那么,今日一人橫掃丹宮的方蕩就是他們心目中的神?。

    不管這些人曾經是方蕩的敵人還是與方蕩并無什么關系,此刻的眼神都是充滿敬重的,整個上幽界,沒有誰能夠同時贏得這么多門派的這樣的敬重目光。

    方蕩此時已經無力維系了自己的身形了,不過,他不能虛弱,虎死威不倒,就算是硬撐也得撐住了。

    這個時候一只手輕輕地托起他的手腕,一股淡淡的清冷的香氣在他的鼻尖游走,方蕩扭頭看去,是冷容劍。

    冷容劍的雙目之中流轉著熾熱的光色,這光色是崇拜。

    方蕩在十天之內真的創造出一條劍道支脈,并且方蕩不僅僅創造出了一條新的劍道支脈還返璞歸真,給在場的所有的丹士上了一堂課,一堂從初心的課。

    再加上千劍齊出,幾乎將整個云劍山上所有的精華劍術都重新演示了一遍,可以這么說,方蕩等于手把手的告訴了在場的所有的云劍山劍士們應該怎么修煉,什么才是劍,什么才是云劍山的劍。

    甚至,方蕩還將云劍山走錯了的路給指了出來,劍道分支這種東西,隨緣就好,身為丹士,既然追求的就是大道,那么放著身邊的大道不去追求,卻一門心思的去追求嶄新的大道這絕對是錯誤的選擇。

    方蕩這一次出手,一定會改變云劍山所有的丹士,將云劍山前進的道路給徹底改變。

    這樣的人,不光是冷容劍佩服,整個云劍山所有的丹士都佩服,現在方蕩身后的那座劍神雕像簡直就是為方蕩量身打造的。、

    當然,要說如此就將方蕩當成了劍神還是不大可能的,但將方蕩當成是劍神的傳人繼承者,或者代替劍神來傳播大道,代替太清界的嬰士來為上幽界的云劍山撥亂反正,還是很有可能的。

    畢竟云劍山也曾經投影到凡間去更改凡間的云劍山的錯誤,只不過這種時候相當的少,以云劍山的歷史來看,也不過只有區區的一兩次而已。

    冷容劍輕輕的扶住方蕩,方蕩對冷容劍點了點頭后,就看向劍塵。

    劍塵身形微微一動,身上的血衣便重新變成了干凈無比的整潔白衫,劍塵收了手中的劍,看向方蕩道:“要想前往凡間就要放棄一身修為,你愿意?沒有了修為,凡間隨便一個兵匪都能將你殺掉,你也愿意?不是我不愿意幫你,實在是我若幫你,就是害你!”

    方蕩聞言微微一愣,“沒有修為,什么意思?”

    “正如凡間的存在要進入上幽界會有劫火鐫燒一樣,你能成為上幽界的存在,就要經受考驗,證明你的資格,證明你適合上幽界,而你要回到凡間就要證明你適合凡間,首先最重要的就是,你要舍棄你的金丹!”

    聽到這里,冷容劍的手不由得微微一緊,攥住了方蕩的手腕。

    金丹就是一名丹士的一切,方蕩若是沒有金丹,就等于將他的力量源泉抽光,這個時候的方蕩就會變成一個普通人,或許會比尋常人稍稍強壯一點,雖說會隨隨便便的被兵匪宰殺有些夸張,但若是碰到修士,哪怕是碰到那些剛剛開始煉體的血肉境的凡人,肯定會被簡簡單單的宰殺掉。

    “而且,一旦返回凡間,誰都無法控制自己什么時候能夠回到上幽界,因為,要想回到上幽界,你就需要有一顆金丹!知道這有多難了么?也就是說,你得重新修煉出一顆金丹來才成!所以,我勸你打消前往凡間的念頭,這也是為何上幽界的門派可以眼睜睜的看著凡間自己的道統被毀滅而完全不加理會的原因所在,就算想理會也理會不了。此去凡間充滿了未知。”

    “你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做,我可以幫你投影凡間,叫凡間的云劍山來幫你。”話說到這個地步,任誰都能感受到劍塵的一片苦心。

    冷容劍扭頭看向方蕩。

    方蕩沉吟了一下,停留了約么一秒鐘的時間后,方蕩笑著道:“送我回去!我有些想家了。”

    劍塵還有四周的劍士不由得齊齊微微皺眉。

    冷容劍的呼吸一下就變得沉重起來。

    劍塵面上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你要想好,你在上幽界中的一切東西都不能帶回凡間,包括你的寶物,你的一切!”

    “我陪你回去!”冷容劍忽然開口說道。

    冷容劍實在是太清楚方蕩了,她是方蕩的道侶,和方蕩心念相連,方蕩的想法她一清二楚,所以,她再清楚不過了,方蕩已經下定決心,誰都無法改變。

    方蕩正要拒絕,冷容劍面上猶如罩了一層寒霜,“我練劍數十年,就算沒有金丹,沒有修為,尋常人也無法近我的身,我是去保護你,你難不成還覺得我會成為你的累贅么?”

    方蕩原本到了口中的話語不由得一噎,正如冷容劍了解方蕩一樣,方蕩同樣能夠感受到冷容劍那種不離不棄絕不放棄的執念,他知道,他就算是說破了天也改變不了冷容劍的信念,只能感激的看著冷容劍。

    在冷容劍身后的尹求敗眼神飄忽著,處于一種離魂狀態,他發著呆,他越來越喜歡冷容劍了,這樣的女子與他擦肩而過,叫他惋惜不已,心痛不已,如果能夠叫他回到過去的話,他一定會加大攻勢,不達目的決不罷休,而現在,一切都晚了……

    “不行,冷容劍必須留在這里,在這里必須有一位你的道侶,這樣對你回到上幽界大有好處,據說道侶只要修為足夠就能夠突破上幽云海和凡間之間的距離彼此進行溝通,雖然只是傳說,但若這個傳說是真的的話,對你在凡間的修行絕對好處多多。”

    “同時冷容劍還可以幫你看管金丹,等著你能夠回來的那一天。

    “冷容劍修為雖然不夠,但我們云劍山的弟子可以想辦法幫助她短暫的增長修為,突破兩界桎梏。”劍塵對于冷容劍要前往凡間一萬個不同意。

    在劍塵看來,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送死之旅,情況好的話,方蕩和冷容劍會在凡間慢慢老死,情況糟糕的話,方蕩和冷容劍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被宰殺掉。

    前往凡間絕對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舉動。

    此時一道身影從方蕩的懷中鉆出,陳娥現身出來道:“我曾經說過,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本來我也想要隨你一起去,但若是將金丹收走的話,我跟著你就變成了你的累贅,我留下來,想辦法和你溝通,給你指明方向,帶你回到上幽界!”

    四周的劍士齊齊一愣,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個女子是怎么回事?方蕩的道侶不是冷容劍么,怎么現在又出現了這么個女子?

    兩個道侶?

    這個該死的方蕩竟然有兩個道侶!

    不知道是那個劍士最先想明白了,不禁將這句話脫口而出。

    在上幽界,女丹士乃是這里最珍貴的寶貝,不知道有多少男丹士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女丹士一起修煉共同進步,而只能被卡在當前的境界中,望天興嘆。

    雖說在凡間三妻四妾乃是尋常事情,但到了上幽云海,都只有一個伴侶,并且,兩個道侶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為沒有誰能夠同時駕馭兩名道侶,所以一夫一妻制在上幽云海根深蒂固。

    今天看到方蕩竟然擁有兩個道侶,對于四周的云劍山劍士們來說,簡直就是顛覆性的場面。

    不少人原本是將方蕩當成是神?一般的存在充滿敬重的,但現在這種敬重有些變味兒了,至少眼前這個方蕩變得不是那么莊重那么完美了,尤其是方蕩已經有了他們視若珍寶般的冷容劍做道侶,怎么可以又找另外一個女丹士做道侶,醋意滾滾之下,云劍山上下看方蕩越發不順眼起來。

    尹求敗拳頭攥得緊緊的,耳朵里面全都是自己牙齒摩擦的聲音,冷容劍在他的眼中簡直就像是一位仙子,求之不得高貴無比,怎么到了方蕩這里卻只能與別的女子共事一夫?

    這種事情不光侮辱了冷容劍,更是侮辱了他,他萬難接受這樣的事情。

    “方蕩,你怎么可以有兩個道侶?”尹求敗咬了咬牙終于還是沒有忍住,發出一聲大喝。

    尹求敗其實是見過陳娥的,在方蕩的天書天地中,尹求敗對于方蕩的世界之中的存在下了不少功夫,他卻萬萬沒有想到陳娥竟然也是防彈的妻子。

    方蕩扭頭看了尹求敗一眼,那無奈的眼神看得尹求敗越發想要狠狠一拳頭將方蕩的鼻子砸進腦袋里面去。

    方蕩道:“兩個道侶這件事說來話長,我現在急需前往三濁世。”

    劍塵知道自己無論說什么也改變不了方蕩前往三濁世的決心,劍塵微微一嘆,他和方蕩之間的關系可以用亦師亦友來形容,眼睜睜的看著方蕩自己跳入火盆之中,現在還要拉上冷容劍,就更叫劍塵的心中百感交集。

    這是叫他親手將方蕩和冷容劍給埋葬在這里。

    劍塵此時沒有繼續關注方蕩,而是看向云劍山的眾弟子。

    劍塵開口道:“丹宮此次吃了一個大虧,并且他們找到了方蕩的下落,用不了多久,丹宮的仙圣就會帶將動整個上幽云海中的仙尊仙圣,對玄云劍塔下手,對云劍山下手。”

    四周的云劍山劍士們一個個鴉雀無聲,他們沒有什么好的辦法,所以將希望寄托在了劍首劍塵身上。

    果然劍塵沉吟了一下后,從牙縫中吐出兩個字來!

    封塔!

    云劍山的封塔和尋常的封塔不大一樣。

    封塔可不僅僅是不關門那么簡單,一旦封塔,玄云劍塔就會徹底消失在眼下,也就是說,一旦封塔,就連云劍山的劍士們想要出塔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