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七百零三章 劫火熊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和萬碎比起來,此時的方蕩對于百解掌的理解才是最正宗的,每一個人的資質有限,資源有限,際遇也有限,這就造成有些人手中明明掌握著一個寶藏,卻只能從寶藏邊緣挖一點點的邊角料,萬碎本身也不是一個銳意進取的性格,所以,對于百解掌的開發就處于一個停滯不前的地步,當然,這是指遇到方蕩之前,事實上,百解掌在萬碎手中已經是無物不破了,似乎已經完全沒有進步的空間了。

    萬碎的身軀開始迸碎,宛若櫻花般漫天飛舞,在這花瓣之中方蕩緩步離開。

    萬碎這個一只活在洪鐘身后的女子,驚艷了一剎那就歸于平靜,最終一顆紫色的光彩奪目的金丹落在了方蕩的手中,方蕩一直都以為萬碎的修為是一品赤丹,現在看來,是方蕩估算錯誤。

    方蕩將這對道侶的金丹放在一起,雖然他們的神魂已經破滅,金丹只剩下一個空殼,放在一起已然沒有什么意義。

    此時方蕩看向雄主門的那件只露出一個空間縫隙的空間之寶。

    那里尚有數十個丹士慌張的擁擠著想要進入其中,當他們發現方蕩看過來的時候,數十個丹士面色化為死灰,隨后,這些丹士紛紛轉身,守在了空間之寶的出入口前面,而后面的空間之寶和這個世界鏈接的裂縫遲疑了一下后,開始逐漸關閉。

    數十個丹士一個個臉上神情堅定,顯然已經準備用自己的一切來攔住方蕩。

    方蕩對于這數十個丹士視若無睹,隨后方蕩身前的空間驟然一裂,下一刻,渾身上下赤色如火的方蕩已經步入了這數十個丹士之中。

    轟的一下,方蕩周圍的數十個丹士如同蒸汽一般的揮發。

    一品赤丹丹士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強橫的存在,周圍的這數十個丹士在方蕩面前連出手都做不到。

    隨后方蕩在空間之寶的通道即將彌合的情況下,伸手一撐,將空間至寶的裂縫直接撐大,一塊巨大的石頭攜著無邊怒火沖入這件空間之寶中。

    方蕩并未進入這件空間之寶,而是身形一動,來到了雄主門的宮殿中,這座宮殿稱得上是雄偉,尤其是大殿正中的那座霸氣無比的大座。

    方蕩掃了一眼后,就收回目光,這里對他生不出半點吸引,事實上火毒仙宮被毀的仇恨對于方蕩來說也并不怎么重要,因為方蕩雖然是在火毒城外的爛毒灘地中長大的但方蕩從來都不是火毒仙宮的人,真正成為火毒仙宮的人還是在進入上幽界之后的事情。

    而那個時候火毒仙宮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

    方蕩等了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之后,鮮血淋漓的石頭右衛攜著一身腥氣從空間之寶中走了出來,看得出石頭右衛疲憊無比,但他的那雙眼睛卻閃爍著晶亮的光芒,心頭的憤恨此刻全部宣泄出來了,火毒仙宮的大仇,他終于報了,從此之后,他又變成那個站在大門口無憂無慮的看門人了。

    石頭右衛看了一眼方蕩,忽然開口道:“你是不是快要離開了?”

    方蕩聞言點了點頭道:“快的話,很快,慢的話很慢。”

    這是一句很別扭的話,但石頭右衛聽懂了,點了點頭繼續道:“火毒仙宮還需要一個新門主。”

    對于石頭右衛來說,他對火毒仙宮的感情凌駕一切之上。如果方蕩走了,火毒仙宮就再次衰敗下去的話,那是他絕對不愿意看到的,況且,方蕩在這一界之中得罪了不少敵人,龍宮丹宮,甚至可以說得罪了整個世界,方蕩一走,火毒仙宮將面臨著暴風驟雨一般的威脅,必須有一位嶄新的擁有強橫勢力的新主人來撐起火毒仙宮。

    他石頭右衛的實力當然也不錯,但石頭右衛更愿意做一個萬載看門人,宮主這樣的職位是他不愿意去做的,也做不來。

    方蕩點了點頭,現在確實是時候應該為石頭右衛籌劃一下將來了。不錯,是為了石頭右衛,至于火毒仙宮的將來,方蕩并不在意。

    “這雄主門以后就是火毒仙宮的第二道址了。”石頭右衛知道方蕩是個很靠譜的家伙,這句話他說了,方蕩一定會有安排,所以說過之后,石頭右衛就再也不為這件事操心了,看著雄主門富麗堂皇的宮殿雙目放光。

    從這一點上來說,石頭右衛還真當不了一個門主,他是能不操心就不操心,最好天天跟門口站著。

    不過方蕩卻有些頭疼起來,叫他去誅滅某個門派,他可能轉身就走,但叫他給一個門派準備一位門主,還要給這個門派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這就太難了,石頭右衛不愿意在這個方面動腦子,方蕩又何嘗不是如此?

    石頭右衛能夠將包袱甩給方蕩,方蕩卻沒得甩只能自己想辦法。

    石頭右衛此時一招手,那件雄主門的空間之寶緩緩從空間裂縫之中鉆出,這是一個猶如大魚模樣的法寶,雕刻得非常簡單,看上去相當古拙,一股原始的氣息撲面而來,這件寶貝,在方蕩眼中并不算太在意,到了方蕩這個境界,法寶已經可有可無了,當然這是指這一界的法寶,方蕩現在的目標是太清界,正如凡間前往上幽界的時候什么法寶都不能帶走一樣,方蕩已經從三個元嬰口中了解到了進入太清界的時候上幽界的法寶也不能帶過去。

    并且,方蕩見識過了那件紫金色的圓鍋法寶之后,對于其他的法寶實在是難以看在眼中,所以,空間之寶雖然是各派的鎮派之寶,但對于此時的方蕩來說,就算給他一千件他也毫無興趣,甚至于方蕩現在連一眼都懶得去瞧。

    石頭右衛卻如獲至寶,見方蕩對于這件寶貝半點興趣都沒有,就將寶貝收入懷中小心的珍藏起來。

    回到了火毒仙宮,此時火毒仙宮外面三道劫火已經熄滅,三名修士只余其二,顯然有一名修士已經被劫火燒煉城灰燼。

    三個修士有兩個能夠度過劫火凝聚金丹,已經算是非常高的比例了,在凡間,十個渡劫的修士也就只有一個能夠成就金丹。

    一方面是這些修士都積累了太久太久的時間,另外則是因為這里是上幽界,在這里成就金丹不需要跨越兩界,相對來說要簡單一點。

    方蕩并未理會兩名新成為丹士的修士,正高興的無以復加的兩人見到方蕩來了,還以為方蕩會對他們提出什么要求,結果方蕩直接從他們身邊飛過,一句話都沒有多說,這使得兩名新晉的丹士有些摸不著頭腦。

    此時真旺開口道:“我說了你們還不信,我火毒仙宮的門主并不需要跟你們提出什么要求,你們現在可以走了!”

    真旺說這句話的時候滿臉驕傲,隨后真旺便身形一退,要退入火毒仙宮的濃霧之中,真的不再計較兩位新晉丹士。

    兩個丹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是從雄主門中逃出來的,他們不想隨著熊主們一起進入空間之寶內,永生永世被關在一個狹小的籠子里面做牛做馬。

    本來他們沒得選擇,但當方蕩的傳音響徹天際的時候,他們覺得這個世界給他們開啟了一扇大門,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所以他們不惜性命從雄主門中逃出,現在看來他們的付出是值得的。

    現在他們是不可能回到雄主門的,就算能回去他們也不愿意回去,雄主門要遁入空間之寶中了,就算空間之寶之中再大,也不過就是一個牢籠,他們現在是無家可歸的狀態,方蕩給了他們這么大的恩情,卻一點都不求回報,這使得他們心服口服,徹底決定死心塌地加入火毒仙宮,生做火毒仙宮的丹士,死做火毒仙宮的鬼。

    “等等,真旺老弟……”

    真旺停下腳步,看向兩人。

    隨后兩人卻并未隨著真旺一起進入了火毒仙宮中,而是掉頭就走,他們的臉上帶著一絲興奮,似乎身上有了多么偉大的理想,整個人和之前完全不同了,甚至成就金丹之后,他們也沒有如現在這樣充滿了昂揚的斗志。

    七八天過去,開始有陸陸續續的修士半信半疑的來到了火毒仙宮之外,他們都是從各自的門派之中偷偷溜出來的,他們來到火毒仙宮都是懷著激動而忐忑的心情。

    這些修士大部分都是在兩名丹士的縱容下來到火毒仙宮的,在那兩個丹士的言語之中,火毒仙宮的宮主能夠招來劫火,賦予他們成就金丹的可能,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就算半信半疑,就算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他們也得來試一試,更何況那兩個丹士確確實實是上幽界的本土修士,也確確實實凝聚出了一顆金丹,這個說服力就實在是太強大了。

    修士越來越多,并且這些修士都是開竅后期的存在,大部分都已經開啟了周身竅穴,他們焦急的等在火毒仙宮之外。

    原本也有不少追殺他們的各派丹士,但這些丹士見到他們竟然來到了火毒仙宮,就再也不敢上前了,雄主門被屠滅滿門的消息不知道怎么流傳出去,再加上方蕩獨自戰退丹宮和龍宮的赫赫威名,任誰也不敢跑到火毒仙宮之前造次。

    這些丹士停留在遠處,他們已經放棄了從自己門派之中叛逃出來的修士,但他們依舊沒有走,因為他們也想見識見識,看看方蕩是不是真的能夠在上幽云海中招來劫云,如果方蕩真的做得到的話,那么上幽云海以后的格局恐怕就要重新改寫了。

    那些修士原本還害怕自己在火毒仙宮門外被抓走,但等了兩三天之后,一路追殺他們的丹士卻并未出現在他們面前,這些修士才放下心來,心中也再次對方蕩的實力有了一個嶄新的評價。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方蕩卻依舊沒有半點出來給他們召喚劫云幫助他們凝聚金丹的意圖,甚至方蕩從始至終都沒有露一次面。

    這使得外面的修士們由最初的心情由激動和忐忑變成了現在的壓抑和迷惘,甚至還有一種被方蕩耍了的羞惱。

    漸漸的開始有修士不愿意再等下去了,開始逐漸離開,但這些人走出去不遠就都退了回來,因為外圍已經有諸派的丹士守著,他們也在等著方蕩召喚劫云,這些修士們已經無路可走了。

    “方蕩根本不可能召喚劫云,上幽界根本就沒有劫云,既然沒有,何談召喚一詞?”一名開山派的丹士冷笑著說道。

    在他旁邊是九死門的丹士,聞言也連連點頭:“其實,我倒是希望方蕩確實能夠召喚來劫云,至少這樣我能知道方蕩究竟想要做些什么,若方蕩不是要召喚劫云的話,他匯聚了這么多的修士到火毒仙宮究竟要做什么?”

    一名一葉堂的丹士聞言也連連點頭道:“不錯,方蕩的境界已經達到了這一界的頂點,他想要做的事情,絕對不是小事,我也寧愿方蕩就是為了召喚劫云,不然他興師動眾搞這么一手,背后一定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四周的幾個各派丹士齊齊點頭,但隨后一個個又都搖頭,在他們的固有的認知之中,上幽界是沒有劫云的,召喚劫云?怎么可能?

    就在此時幾名丹士紛紛住口,因為遠處有數名丹宮的仙圣到來。

    自從丹宮和龍族被方蕩一人戰敗,丹宮的威望就如江河日下,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丹宮雖然已經不再被諸派頂禮膜拜,但諸派也沒有誰敢當眾對丹宮有絲毫不敬,甚至比之前還要謹小慎微,原因很簡單,現在的丹宮聲望日下,正是急需找個由頭重振雄風的,誰都不想成為這個出頭鳥被丹宮殺雞敬猴,所以是半點把柄都不想被丹宮抓到。

    所以現在見到丹宮的人過來,這些門派的弟子們紛紛閉嘴,一聲不吭。

    丹宮的幾位仙圣此刻一個個皆是滿肚子的不爽,尤其看到那些之前還聚在一起嘰嘰喳喳,見到他們到來就立即閉口不語的家伙,更是叫他們感到一種被陰奉陽違的感覺,甚至他們覺得這幫家伙剛才一定在偷偷議論他們丹宮。

    數個仙圣每一個都恨不得將這些丹士抓過來,痛揍一頓,但他們實在是找不到由頭,越是如此,越叫這幾位仙圣感到心中憋悶。

    幾位仙圣并未走遠,而是停在原地,靜靜地觀瞧,找機會殺一儆百,好好宣泄一下心中的憋悶。

    然而,一種丹士們見到這個場面就四散了,不再說話,彼此拉開距離,如此一來,仙圣們就算想找茬都找不到了。

    就在此時火毒山中傳來一道聲音:“劫火一起,再無回頭之路,你們都想好了么?”

    這是方蕩的聲音,云劍山周圍早就等得不耐煩的修士們聽到這個聲音當即激靈一下,渾身上下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想好了!”

    “早就下定決心了!”

    “不成金丹活著有什么意思?”

    一個個修士紛紛揚聲高呼。

    當最后一個修士也堅定的開口說出同樣的話語來的時候,晴朗的天空中陡然有濃云翻滾而來,整個天空瞬息間黑暗下去。

    繼而黑暗之中有一道道明亮的火焰洶涌起來,數十個修士身上陡然燃燒起滾滾烈火。

    一眾修士興奮的驚呼出聲,但隨即這興奮地聲音將就消失無蹤,畢竟是劫火加身,沒有幾個修士能夠在被劫火燒煉身軀的時候還能有閑心想別的,所有的修士都在全力對抗劫火。

    遠在外圍圍觀的丹士們此時也露出震驚的表情來,他們這些丹士從未相信方蕩能夠真的召喚來劫云,但這一刻,他們全都相信了,畢竟他們每一個都曾經被劫火燒煉過,對于劫火他們實在是太了解,即便他們已經到了上幽界已經成就了金丹,有些時候依舊會在噩夢之中重新遇到劫火,這劫火出現,他們就算是閉著眼睛光聽都知道這是真真正正的劫火。

    所有的丹士都露出震驚的表情來,誰都沒有想到方蕩竟然真的能夠引來劫火。

    隨后所有的丹士忽然之間四散而走,因為證實了方蕩能夠引動劫火之后,他們就必須將這個消息送回門派之中,因為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重要了,這將改變今后整個上幽云海的格局,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一大波修士出現在上幽云海之中,從此之后,上幽云海之中的修士再不是被奴役的目標,而將成為各派招攬的對象。

    方蕩將改變整個上幽云海,改變整個上幽云海的未來。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重要了。

    數十團劫火在不斷的燃燒,猶如一個個火把,將被劫云籠罩的漆黑的世界點亮,整個上幽界的凡人們被奴役的歷史自此將徹底畫上句號。

    這數十團劫火有的越著越亮,當然也有的忽然之間暗淡下去,最終一縷縷的黑色的灰燼飄散而出。

    丹宮的幾位仙圣見到這個場面,也開始交頭接耳,不久之后,一位仙圣掉頭就走,轉瞬間消失在天際!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