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八百三十七章 無有鬼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最終方蕩做出決定,去找無有鬼!

    并沒太多的具體的利弊衡量,方蕩靠著直覺選擇相信無有鬼!

    方蕩收了兩頭金剛獸,倒也并不急著馬上上路,他還要做些準備。比如黑夜之城究竟是什么地方,方蕩便要先搞清楚。

    黑夜之城的資料,方蕩從鴻洞真君的記憶之中搜索了片刻也找到了記載,黑夜之城乃是太清界中幾座大城池之中的一座,好巧不巧知道了這黑夜城的位置后方蕩不免猶豫起來,因為黑夜城距離九嬰都皇要進行的靈光大典并不算太遠。

    這種距離叫方蕩生出一種不安的感覺來,略作思考之后,方蕩決定將種種顧慮都暫時丟在一旁,對于方蕩來說能觀摩一次崩滅星辰,和觀摩一次星辰創造擁有著同樣的意義。

    這樣的機會擺在眼前,方蕩怎么可能放過?

    隨后方蕩看向黑色的方蕩,黑色的方蕩當然知道方蕩看自己是什么意思,當即放出一個少年來。

    數個月的時間過去,曾經的那個被黑色的方蕩從任務世界之中抓出來的原住民首領已經被徹底超度,當初的那個滿臉不甘的少年已經變得順從無比,看到黑色方蕩的時候眼中露出崇拜仰慕的光芒。

    方蕩在前往黑夜之城前,如果能夠搞明白那種藍色氣脈的應用之法的話,哪怕只是一個皮毛,都將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方蕩開口詢問道:“你是誰?”

    明明是一個少年的身軀,甚至眼神之中都是少年的矜持和怯懦,看向一旁的黑色的方蕩,黑色的方蕩點了點頭,這少年一開口卻是蒼老無比的聲音:“我是死脈皇者!”

    方蕩知道開口的是少年身體里面的那個家伙。

    “死脈?那些藍色的氣脈就是你口中的死脈?”黑色的方蕩開口詢問道。

    對于黑色的方蕩的問話,這個少年不敢有半點猶疑,連忙回道:“是的,這就是死脈!”

    少年伸手掌心向上對著兩個方蕩一晃,不過少年的掌心之中空無一物,兩個方蕩當即運轉五賊觀法,隨后就看到了少年掌心之中多了一朵藍色的火苗般的光團。

    光團在少年手中不停地搖曳,相當的活躍給人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這種死脈怎么應用?”

    “除了我,誰都無法應用死脈,因為我是從死脈之中誕生出來的,不過我可以賦予別人使用死脈的力量!”

    兩個方蕩相視一眼,隨即黑色的方蕩開口道:“我想要施展一下死脈!”

    少年身上忽然之間涌出一道藍色的氣脈,一下投入到了黑色的方蕩身上,黑色的方蕩眨了眨眼,伸手在空中一撈,果然藍色的氣脈在掌心之中出現,方蕩可以控制這氣脈左右要被,如臂使指一般。

    “不過,我并不是完整的我,我只相當于真正的死脈皇者的百分之一,所以我不能動用更多的死脈。”蒼老的聲音從黑色的方蕩身軀之中飄出。

    黑色的方蕩此時倒有些后悔了,想當初他就應該多等一會,叫死脈皇者將更多的力量灌注進少年的身軀之中后才將其抓住帶走。

    不過現在后悔已經沒有什么用處,更何況幸好這只是死脈皇者的百分之一,若是再多一點的話,他方蕩時不時能夠將死脈皇者抓住,是不是能夠將其收服超度,都是未知數,從死脈皇者的話語來揣測,這家伙或許是和死脈一同誕生出來的,那樣的話,這家伙的歲數大得驚人可怕!要知道歲數越長久的家伙,思維力量越是驚人,若這個死脈皇者不是百分之一,而是百分之十的話,恐怕方蕩根本無法將其超度掉,并且結果還會反過來,方蕩等于是將一頭兇惡無比的無敵怪物放進了太清界。

    方蕩此時似乎有些明白,為何這死脈皇者被丟在了任務世界之中,成為古神鄭遺棄掉的存在,或許就是因為這家伙的力量太過和這個世界之中的力量不平衡,并不是說死脈有多么逆天,關鍵在于,死脈這種東西,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嬰士都看不到,并且,這東西還極端鋒利,一般的防御對其完全無效。

    如果能夠看得到的話,這藍色氣脈的殺傷力就直線下降。

    黑色的方蕩晃動著掌心中的藍色氣脈,從中分出細若游絲般的一線,朝著洞府之中的一款石凳送去。

    游絲散發出碧藍色的光芒,倏地一閃,隨后沒入石凳之中,繼而石凳被洞穿出一個整齊圓滑的細細孔洞,游絲從石凳另外一側鉆出,飛回到了黑色的方蕩手中。

    隨后方蕩放出一道護身光、氣,將那石凳里三層外三層的牢牢包裹住,甚至比保護自己還要精心。

    黑色的方蕩領悟了方蕩的想法,當即將整團死脈朝著石凳轟去。

    就見藍色氣脈如同一顆火球,噗的一下擊中方蕩的護身氣脈,隨后就像是利劍穿過薄薄的水幕一樣簡單,噗的一下直接鉆進石凳。

    緊接著,一根根的游絲氣脈從石凳之中的各個角度鉆出,重新穿透方蕩的護身光、氣,回到了黑色的方蕩手中。

    繼而石凳嘭的一聲化為一團粉塵,彌漫在方蕩的護身光、氣包裹下。

    兩個方蕩同時愣了愣,從這個實驗上,方蕩就能夠得出一個結論,這死脈如果用來擊殺方蕩的話,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黑色的方蕩對于這死脈相當滿意!他看方蕩的目光都開始有些變化了。

    方蕩則淡淡的道:“想要殺我的話現在還不是時候吧?”

    黑色的方蕩干笑一聲,擺弄一下手中的藍色氣脈道:“有了這個東西,你的生死已經在我掌控之中,確實不急著現在就對你下殺手!哈哈!”

    “這死脈確實厲害,但你忘記了,我也能看到死脈,而我也不是凳子一樣的死物,所以,這東西的攻擊,對我的殺傷力恐怕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高!”

    黑色的方蕩目光閃了閃,未置一詞。

    手中又多了一張王牌,兩個方蕩心中也多了不少底氣,這死脈力量在兩個方蕩看來,用來擊殺二轉后期嬰士應該也不成問題,再配合上世界生滅之力外加圣功神邸和神明神邸,只要不是捧上逆天一般的三轉嬰士,應該都能來去自如。

    兩個方蕩當即走出洞府,山中無歲月,走出洞府,兩個方蕩才發現此時已經是深夜時分,頭頂上的天空是群星璀璨,一道宛若銀河一般的星帶橫寰在整個天空上空,那里是星辰大海,三轉嬰士就是去那里碾碎星辰,收集天地元氣!想一想都叫方蕩感到興奮!

    方蕩盤算了自己手頭上剩余的元氣石,已經不足以用來修煉了,只能用來在自己虛弱的時候來恢復修為。

    辨識了一下方向,隨后兩個方蕩合二為一,頂著漫天的星辰,朝著黑夜之城飛去。

    黑夜之城距離方蕩的居處有數十萬里之遙,即便是對方蕩來說,也稱得上是路途遙遠了。

    方蕩走后,一個女子出現在方蕩的洞府外面,女子手中拎著兩個對著她哇哇亂叫的娃娃,這兩個娃娃正是當初方蕩洞府之中的大童小童,小童沒能壓制住心中的好奇,走出了方蕩的洞府之后,大童急不可耐的也追了出來,隨后兩個童子發現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找不到進入洞府的路徑,隨后兩個童子就滿山亂竄尋找希望能夠找到方蕩,不過那個時候方蕩并不在山中,后來兩個童子被山中的一種猛獸盯上,只能一路逃走,不久前兩個童子好不容易將那猛獸殺死,跑回這座山中尋找方蕩,結果方蕩沒有找到卻被這個貌美無比的女、嬰士給抓住了。

    女、嬰士看著方蕩遠去的背影,隨后看向手中拎小雞一樣拎著的兩個童子,嘴角輕輕翹起,呵呵一笑,“哎呀,你們兩個小家伙看起來倒是很美味的樣子,你們說說看,我什么時候吃掉你們比較好?”

    小童被嚇得渾身發抖,大童卻呲牙咧嘴的嚷道:“你要吃就吃了我,放了我妹妹!”

    女子美目微微一轉,呵呵一笑道:“好,我就當著你的面吃掉你妹妹,然后再吃掉你這個小東西!悲傷、憤怒還有仇恨是最入味的材料了!”

    “你敢……”大童雖然聲色俱厲的叫著,但他知道自己此時比誰都無力,在這個女子面前,他連一只土中蠕動的蚯蚓都比不上!對方隨隨便便動動手指就能要了他們的性命,而他除了大喊大叫外,什么都做不了!

    大童的話語尚未喊完,就見那貌美得叫星辰都喪失顏色的女子一張口,也不見她如何動作,就將渾身顫抖的小童給吞了下去。

    咕咚一聲,這就是小童和大童的最后告別。

    大童頓時傻了,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但卻又不得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瞬間,大童淚流滿面,隨后拼命掙扎,張牙舞爪的想要跟女子拼命,可惜,以他現在的力量就算一百個一千個來了也毫無用處,女子臉上的笑容宛若毒藥一般,隨后女子一張口,將大童也給吞了下去。

    女子臉上暈出滿足的神情,隨后沿著方蕩離開的方向慢慢行去,跟在了方蕩的后面。

    方蕩對于身后發生的事情完全沒有半點感知,一路披星戴月的前行,開始了一段嶄新的旅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