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九百六十六章 絞刑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還是沒有招供!”一名三星世界的真人微微搖頭。

    不得不說,現在三星世界的真人們都相當佩服普天表現出來的堅定意志。

    基本上他們手中能夠用出來的叫人痛不欲生的手段都用盡了,普天依舊牙關緊閉。

    此時一眾真人齊齊看九天巨老!

    九天巨老沉吟了片刻后,看向普天開口道:“你應該知道,我們三星世界并不是沒有搜魂煉魄的手段,你若是想要嘗試一下的話,我會叫你滿意的!”

    四周的三星世界的真人們此時臉色齊齊微變,搜魂煉魄啊的神通在他們口中有一個血淋淋的名字——形魄不留。

    這神通一旦加諸在真人身上,會將真人知道的一切事情全都逼問出來,成功率以真人的修為水準高低而不同,一般情況下這種神通加諸在四成真實真人身上成功率就很低了,最多只有三成左右,如果不是被逼迫到了沒有辦法的時候,九天巨老絕對不會動用這樣的一旦失敗就雞飛蛋打的神通。

    現在就算將普天留下十年百年,普天也一樣不會開口,與其如此還不如冒險嘗試,畢竟以他們掌握的資料來看,擁有那件紫金葫蘆法寶的家伙的修行速度快得恐怖,天知道再給他一段時間他會成長到多么可怕的境界?

    況且,現在他們三星世界動用天蛛羅網的事情已經在周圍諸個世界之間引起了極大的關注,再不將那個家伙抓住,將那件法寶捏在自己手中,恐怕就會被別的世界捷足先登了。

    總之雖然三星世界已經抓住了普天,但三星世界卻陷入了相當大的被動之中。

    聽到玄天巨老的話語,傷痕累累的普天就知道自己的時間到了,嘿嘿一笑虛弱但卻充滿硬氣的道:“說什么都沒用,有什么手段盡管丟出來吧,我全都接著!”

    玄天巨老雙目微微一瞇,道了一個好字!

    隨即玄天巨老出現在普天身前,伸出枯瘦如柴一般的手指,朝著普天的腦門按了下去。

    玄天巨老的手指在空中開始發紅發亮,猶如燒紅的烙鐵一樣,看得出即便是玄天巨老在施展這種神通的時候也相當的謹慎,

    普天看著玄天巨老血紅的手指朝著自己凝重的慢慢伸來,普天呼吸也變得凝重而急促起來,普天知道,他的時候到了!

    普天此時腦海之中只有一個念頭,這個念頭蠻荒唐的,他覺得自己的這一生從頭到尾都很荒唐!

    在凡間的時候,他自私自利,一心只為自己,一路修行從不知道為別人著想,死在他手中的生命簡直無法計算,原本他以為自己的一生永遠都不會和犧牲兩個字掛鉤,但他萬萬沒想到,現在自己竟然為了自己所在的世界而死!

    莫名其妙!

    他覺得自己相當的莫名其妙!

    他覺得自己的人生似乎是被什么東西在操縱著,那個存在并未直接插手他的想法,卻能叫他按照那個東西的意志去行動,那個存在塑造了這樣的一個環境,在這個環境中,他只能按照那個存在的設定來生存,甚至死亡!

    不錯,那個存在就是打造這一方世界的古神鄭!

    愛恨交織啊!

    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留戀,但又能怎么樣呢?

    該死的時候就要去死!

    若是還能有機會重來的話就好了!

    這或許就是普天腦海中的最后的想法,隨后普天就感到五根燒紅的鐵柱子一下刺入了他的腦海之中,緊接著普天覺得自己的腦子一下沸騰起來……

    一道道的光芒從普天的腦海之中流出,在普天身前形成一幅幅或者模糊或者清晰的畫面。

    這些畫面絕大多數都是普天年少時的情形,這些畫面瑣碎凌亂,想要從這海量的畫面之中尋找三星世界需要的畫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五十多個三星世界的真人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死死地觀瞧那一個個的碎片,尋找有用的信息。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一個個的圖片猶如井噴一般的爆發出來,而每一個畫面都猶如曇花一現,轉瞬即逝。

    時間慢慢過去,畫面越來越蒼白模糊,而普天的此時面容變得枯槁起來,腦袋上的頭發由漆黑轉變成花白,又由花白轉變到雪白,現在則猶如枯草一片片的脫落。

    畫面終于開始出現道鏡界的一些畫面,就在所有的真人心中大喜,將雙目瞪得更大的時候,已經一動不動的普天忽然發出一聲大吼,“我以我血薦軒轅!”

    隨著這一聲大吼,一顆腦袋陡然爆開,鮮紅色的雪白色的漿汁四處飛濺。

    站在普天身前的玄天巨老變成了一個血人!

    失敗了!

    在最關鍵的時刻,功虧一簣!

    本來想要從四成真實的真人腦海之中挖出有價值的東西成功率就不是很高,這個結果其實也是預料之中的!

    但,即便是預料之中的事情也依舊叫一眾真人們感到說不出的沮喪!

    整個三星世界中的真人們全都安靜下來。

    玄天巨老緩緩收回自己濺滿了鮮血和腦漿的手指,看了一眼沒了腦袋的普天真人的尸體,淡淡的道:“好好葬了吧!”

    一名真人走上前來,伸手攝住普天的身軀,洞開一道空間裂縫將普天的身軀丟了進去,隨后指尖彈出一道火星,這火星擊中普天的身軀后,便迅猛的燃燒起來,熊熊獵獵!

    真人們的尸體的處理方式不會是土葬只能是火葬。

    因為真人的尸體會自生靈識,留下來弄不好會給自己的世界造成大麻煩。

    眼瞅著普天的尸體被燒個凈光,那真人才關閉了空間裂縫!

    整個三星世界的真人們此時情緒全都變得低落下來,這個真人一死,關于那件法寶的一切就全部斷絕了!

    他們不得不從頭開始,如果這個時候,那個持寶的真人找個地方藏起來了的話,那么他們將永遠找不到他了!

    三星世界為此損失了四名真人,動用了鎮派之寶,吸引了諸多世界的關注,付出的實在是太多了。

    “將那個家伙找出來!”渾身浴血的玄天巨老此時顯然已經生出怒火來,聲音低沉,但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命令!

    此時百事長老忽然開口道:“不急,還有一個辦法能夠將那個家伙引過來!”

    這種時候也只有百事長老才敢開口違背玄天巨老的命令。

    一眾真人聞言齊齊雙目一亮看向百事長老,玄天巨老也用枯木之中的眼珠看向百事長老。

    百事長老道:“咱們現在只能賭一賭看看那個逃走的家伙是不是愿意救自己的同伴了!”

    “現在開始,送出消息,七天之后,我們要再三星世界外造絞刑臺當眾絞殺這個殺我三星世界真人的家伙!”

    能夠進入這一界的真人每一個都是心思靈透之輩,聽聞百事長老的話語就立時全都明白過來,這是要以死人做餌,來引魚上鉤!

    成功與否不大好說,但至少這是一個辦法,比他們傾巢而出,無頭蒼蠅般的四處亂轉要強得多!

    玄天巨老沉吟了一下后,他身上沾染的血肉腦漿立時飛起,在空中不斷的旋轉變大,不久之后,漩渦中凝聚出一個人形來,不久之后,一個普天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個普天雙目呆滯空洞,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即便是玄天巨老也只能打造出一個人形來無法給普天貫注生命和生前的記憶。但有這么一個假人來進行處決已已經足夠了,如果那個逃走的家伙要救同伴的話,就一定會來。

    不過這么做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會引來其他世界的真人,其他世界的真人早就對他們抓捕兇手的事情虎視眈眈了,一旦那個混沌世界逃走的真人出現,就會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但現在三星世界的真人們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先將那件法寶奪到手中才是最重要的!

    緊接著,三星世界的十位真人從三星世界中走出去,散布相關的消息。

    不過,即便如此,這個消息最終能不能傳進方蕩的耳朵中對于三星世界的真人們來說也是未知的。

    畢竟這個世界之中真人們彼此之間相當閉塞,尤其是方蕩這種肯定是找個地方藏起來了的家伙就更加不一定能收到這個消息了,但三星世界目前并沒有更好的手段和辦法,這是他們唯一能夠選擇的看起來似乎還有些用處的辦法!

    其實關于消息能不能傳進方蕩的耳朵里面這件事三星世界的真人們根本就不用擔心,因為三星世界的真人從三星世界離開后不久,方蕩就已經知道了三星世界要公開處死普天的消息了。

    另外,方蕩還看到有十名三星世界的真人從虛空中抓獲了一塊巨石,拖拽到三星世界的大門口,削出一個碩大的平臺來,顯然這就是三星世界真人們口中所說的絞刑臺。

    三星世界的真人們沒有直接找上洪洞世界,而是選擇在自己的大門前處決普天,那就說明普天雖然被抓了,但卻一個字都沒有吐露,不然這個時候,三星世界的真人們已經趕往洪洞世界了,以普天來威脅方蕩,遠遠沒有用整個三星世界來要挾方蕩有效果。

    在方蕩眼中,普天其實并不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這家伙身上總有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氣質,很獨的一個人!

    但普天又不是一個不好相處的人,或許是因為方蕩已經成了整個洪洞世界中真人們的希望的關系,所以方蕩和普天相處起來就像是朋友一般,不能說是多么親近,但卻可以彼此相互包容,尤其是普天當初拼了性命幫助方蕩撐起一道大傘的時候,更是叫方蕩不得不在心中記著普天的一個好。

    哪怕當時的普天所要保護的并不是他方蕩,而是洪洞世界的未來。

    你對我好,我就以全部回報!這是方蕩從爛毒世界中就已經萌生出來的人生道理,這個道理不管方蕩是一個火奴賤狗,還是一界至高,都從未改變,貫徹始終!

    方蕩一直都潛伏在三星世界周圍,看到這個像模像樣的絞刑臺的時候,方蕩心中生出一種不妥當的感覺來。

    具體這個感覺是針對那個方面方蕩自己也不知道。

    方蕩很清楚這是一個圈套,是一個陷阱,是三星世界為他精心準備的墳場!

    但方蕩很清楚,即便如此,這個坑他也得往里面跳!

    當然,方蕩也不會不管不顧的往這個坑了跳,救人的前提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如果自己的安全無法保證,救人不成反倒將自己也搭了進去,那就得不償失了!

    方蕩定定地看著那絞刑臺,心中不住的轉著心思念頭,盤算著怎么才能將普天救出來!這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完成的事情,但方蕩的心中卻沒有不可能這三個字,他覺得只有普天還沒有死,那么一切就都還有機會,還有可能!

    “七天、七天的時間我究竟能夠做些什么?”

    時間過得很快,七天的時間對于真人們漫長得生命1來說,不過是彈指間的事情而已。

    七天之后,絞刑臺周圍已經來了不少各個世界的真人。

    如果三星世界只是想要處死一個真人的話,絕對不會有這么多的世界的真人們前來圍觀。

    但這一次不同以往,因為之前的天蛛羅網,還有沸沸揚揚的各種傳言,都極大地吸引了諸派真人的注意力。

    尤其是紅日大世界還有綠血大世界。

    三星世界有點滴變化都會影響到三個世界之間的關系,進而影響三個世界的存亡!

    原本三個世界在巨樹世界中是并駕齊驅的狀態,彼此咬得很緊,但數天前三星世界忽然后退,并且不是很簡單的后退一兩步的問題,當初三星世界中曾經傳出被殺了兩名真人,現在看來若不是三星世界中被殺的兩個真人修為非常高,就是被殺的不止兩個那么簡單!

    這種關鍵時刻的關鍵問題,綠血大世界還有紅日大世界當然不能假裝沒看到。

    這一次腰間扎著一條碧綠色的絲帶的五水真人代表綠血大世界,不茍言笑的素素代表紅日大世界早早的就已經來到了這絞刑臺上,等待事情的真相!

    除了這兩個世界外,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比三星世界的層次要低一些的世界。

    五水見到素素后就飛了過去,落在素素身邊笑道:“看來我上次的推測是錯的!三星世界沒有將兩個兇手全部抓獲!”

    素素目光依舊看著絞刑臺上最高處,淡淡的回應道:“這絞刑臺修建的雖然不錯,但似乎做得太明顯了的!那逃走的真人肯定不會上當跑來送死。”

    五水卻道:“這也未必,雖然這個圈套確實糙了點,但那逃走的家伙如果想要救自己的伙伴的話,就算明知道這是一個圈套也得一頭扎進來。”

    周圍的真人不由得都在朝著素素偷瞟,素素顯然對此相當厭惡,聲音變得冷了不少道:“這種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救得了人,來這里純粹只是送死而已,這樣的事情,只要腦子稍微清醒一點都不會犯!”

    五水見素素認定了兇手不會上鉤,連忙道:“不如咱們打一個賭……”

    五水正說著,卻見素素目光往他身后飄去,雙眉微微一蹙,五水心中微動,扭頭望去,就見三個真人緩緩從遠處行來。

    這三個真人穿了一身青袍,模樣相當的傲慢,他們腕上各有兩個閃爍著藍色光澤的鐲子。

    一見到這個鐲子五水就知道來得是誰了,這是山寶世界的真人。

    山寶世界在巨樹世界中的地位要比綠血大世界要高出不少,他們會到此來,顯然是受到傳聞中的古神鄭的遺寶吸引。

    素素低聲道:“如果傳言是真的,真有古神鄭的遺寶的話,這山寶世界得而真人恐怕絕對不會放過!”

    “嘿,他們山寶世界卻是比我們的世界強大,但若有一件古神鄭的遺寶在手,我們又何必要害怕山寶世界?”

    就在此時,又有兩隊真人緩緩而來。

    此時五水的臉色變得相當不好看,因為這兩隊真人背后的兩個世界更難對付,比山寶世界還要靠前不少。

    三星世界的真人們的心思全然不在絞刑臺上,不少真人們都在四處觀望,他們在尋找那個最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他們急切的希望見到的身影!

    一眾真人之中,還有五個不起眼的真人。

    這五個真人從進入這里后就躲在角落里,四處觀瞧。

    這五個真人正是洪洞世界的老對頭,九玄世界的真人。

    九玄世界的真人很清楚三星世界要找的兇手的身份,他們此次前來,就是想要看看被斬殺的是不是洪洞世界的普天還有方蕩!

    九玄世界的真人為首的是鴻海長老,這真人在九玄世界中也算是前列之輩。

    隨著鴻海真人一起到來的還有當初一切事端的挑起者女真人,當初若不是她開口要殺了方蕩,肯定不會有后來的這么多的事情發生!

    為此她沒少后悔,但后悔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