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一敗涂地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一敗涂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從最開始太白就沒想過自己會輸,紅苕妙仙的能力究竟如何他覺得自己已經摸得差不多清楚了,雖然他沒有和紅苕妙仙真正交過手,但在他看來紅苕妙仙不過是剛剛摸到了六成真實的門檻的新人罷了,事實上紅苕妙仙的手段也確實在太白的預料之中,太白料定自己將壓箱底的手段拿出來足以震懾紅苕妙仙。

    并且他也不是沒想到紅苕妙仙會用燃燒生命燃燒血脈這種激烈的方式來進攻,畢竟被他滅的小世界不知道有多少,這些小世界的真人們在最后沒有辦法的時候,往往都會選擇這種激烈的方式來放棄自己的生命。

    太白沒有料到的是,紅苕妙仙的拼死一擊竟然不是投注在那只威力龐大,連他都不得不鄭重對待的紅炫鳥身上。

    太白并非不小心,相反,他雖然表面上輕蔑紅苕妙仙,但實際上面對紅苕妙仙那焚天一擊,他毫不猶豫的就動用了自己壓箱底的神通震虛球,那震虛球一擊耗用了他大半的真實之力,甚至幾乎抽光了他的修為,可以說,從開始一出手他就是小心謹慎,將紅苕妙仙當成是自己最大的敵人來對付的。

    謹慎小心著個詞幾乎已經融入到了冷晝世界的真人的骨髓里,也正是因為如此,對付洪洞世界他們就一下出動了整整二百個夜奴,其中還包括四位六成真實的夜奴。

    太白本以為紅苕妙仙會燃燒自己的生命甚至血脈將力量貫注在那只龐大的紅炫鳥身上,卻沒有料到紅苕妙仙竟然暗渡陳倉,將那焚天巨鳥當成了棄子,自己沖到了他的身后燃燒生命攻擊他。

    一個失算造成了太白此時的被動!

    太白終于承受不住那焚天之火的燃燒,悍然動用兩百多個夜奴!

    這兩百多個夜奴得到命令,毫不猶豫的猛沖上來,紛紛吐出自己的修為,化為滾滾。

    虛空中那宛若太陽一般的紅炫鳥在兩百多個真人的聯手攻擊下,就如同狂風之中的蠟燭一樣,瞬間被吹滅。

    火焰焚盡,顯露出來的是幾乎被燒焦了的太白!

    此時的太白渾身上下焦糊一片,冒著滾滾黑煙,一股焦糊的味道散逸出來,充斥大片虛空。

    狼狽!

    洪洞世界的真人們一個個全都興奮至極,紅苕妙仙贏了。

    “太白我贏了,你應該遵守諾言,現在就離開這里!”此時渾身浴血的紅苕妙仙身形在空中搖搖欲墜,但在滿面血色之中的目光卻冰冷清澈,堅毅果決!

    被燒焦的太白聞言,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笑著笑著,太白的聲音緩緩收止,他憤怒了!

    焦糊之中的太白猛的發出一聲厲吼!

    “遵守諾言?嘿嘿嘿,誰告訴過你我會遵守諾言的?”

    “我現在就將洪洞世界毀滅掉,你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要做我的奴仆!還有你,你這個賤婢,竟然敢將我燒成這個樣子,叫我承受如此的痛苦,我會將你剝光了如同野獸一般展覽,然后將你賣到四時樂園去,叫所有的真人都能享受你的肉體!”太白發出嘶聲怒吼,這聲音仿似從地獄的深淵之中迸射而出的怨毒詛咒。

    原本興奮大喜的洪洞世界的真人們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住了。

    太白不打算履行諾言的話,紅苕妙仙就算戰勝他一百次都沒有用,因為紅苕妙仙絕對不可能戰勝那二百多個夜奴,更何況這些夜奴之中還有整整四位六成真實的真人。

    最后的希望破滅掉了!

    但此時洪洞世界的真人們并沒有徹底喪失斗志,相反,洪洞世界的真人們全都被激怒了,他們憤怒于太白的出爾反爾,他們憤怒自己的實力低微,他們憤怒!

    碧尾揚聲喝道:“冷晝世界的卑鄙小人,有本事就施展出來吧,老子承認今天必死與此,但老子絕對要叫你們冷晝世界永遠牢記洪洞世界這個名字!”

    洪洞世界的其他真人戰意高炙,紛紛應和!

    太白哈哈狂笑,身軀猛的一震,身上的焦糊硬殼瞬間崩碎,露出下面的重新長出來的嬌嫩皮膚。

    “想死?沒那么容易!給我抓活的!”隨著太白一聲令下,兩百夜奴猛的沖了出去,而洪洞世界的真人毫不畏懼,迎著兩百多個夜奴沖了上去。

    以卵擊石!

    即便是以卵擊石,即便是我不能將你殺死,也要將我的鮮血濺你一身!

    雙方瞬間就撞擊在一起,九嬰都皇修為最低,基本上一觸即潰,轉瞬就被俘獲,九嬰都皇還在掙扎,想要自爆的時候被一名夜奴以特殊的手法鎖住,連自爆都做不到。

    在洪洞世界中活捉一位真人遠遠比殺掉一個真人要困難許多,而冷晝世界最需要的就是抓住真人,喂他們吞噬幽冥果將其化為夜奴,所以慢慢的冷晝世界的真人們就摸索出了一種能夠鎖住真人的手段。

    九嬰都皇倒下了,緊接著東豐也倒下了,九十斤倒下了,赤光、梵天舟、廣陵真人、雪衣真人、扎麥吉吉、熊岳巨老……洪洞世界的真人們雖然拼了性命,甚至如紅苕妙仙那樣燃燒了生命,但在二百多個夜奴的沖擊下,基本上在一株想的時間內就相繼倒下,被俘獲。

    此時就只剩下碧尾還在苦苦堅持,但他顯然也已經堅持不住了。

    紅苕妙仙已經燃燒了全部的修為和血脈之力,甚至連生命都燃燒了,已經奄奄一息,她頹然坐倒在虛空中,眼睜睜的看著洪洞世界的真人們一個個的倒下,她有些時候,寧愿他們倒下后就再也起不來哦身死道消,可惜,冷晝世界的這些夜奴似乎非常擅長捕捉真人,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在龐大的人數面前,洪洞世界的諸位真人想死都做不到!

    紅苕妙仙輕笑搖頭,嘆息一聲后,一雙美眸回首凝望,望向洪洞世界的方向,她多么希望那個討厭的家伙在此時回來啊,不,還是算了,就算他回來了,也不可能是二百多個夜奴的對手,他回來也只是送死罷了!

    “界主,洪洞世界的未來就只能靠你了!”紅苕妙仙扭過頭來的時候,碧尾已經被十幾個夜奴放翻,一道道力量透體而入,灌入碧尾的身軀中,將他的修為完全鎖死,這樣的碧尾別說想死了,就是動一根腳趾頭都很困難。

    一敗涂地!

    太白此時飛到了紅苕妙仙身前,居高臨下猶如蔑視螻蟻一般,冷聲笑道:“紅苕妙仙,我給你一個不必做夜奴的機會,只要你誠心誠意做我的奴仆,竭盡全力的伺候我,我就保留你的自由,怎么樣?”

    燃盡了生命的紅苕妙仙此時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甚至她現在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她只能靜靜地看著自己受辱,不過紅苕妙仙卻并沒有露出半點懼意,甚至都沒有憤怒,而是眼神平淡的看著太白,“總有一天,你會死在某人的手中,他會為我報仇,為洪洞世界報仇!”雖然沒有提到那個名字,但紅苕妙仙提到他這個字的時候雙眸還是一下就被點亮!

    太白聞言雙目微微一瞇,隨即冷笑道:“你口中的他就是萬湯吧?那個家伙就是你們洪洞世界的界主吧!”

    紅苕妙仙微微蹙眉,不過,她雖然驚詫于太白竟然知道萬湯是洪洞世界的界主,但卻也并不如何在意,若是在以前,如果被人知道方蕩就是萬湯,那么她一定不惜代價也要殺人滅口,但現在沒有必要了,洪洞世界都已經要被毀滅掉了,紅苕妙仙已經完全不怕陰血三少的報復了。

    “不錯,我們界主一定會為我們報仇的!”東豐咬牙切齒的叫道。

    何鴻冷笑連連道:“萬湯那一劍確實精彩萬分,叫人折服,不過,他只有一人一劍而已,我們冷晝世界卻又數百個真人,甚至還有六個六成真實的真人,你們應該祈禱那個叫做萬湯的家伙永遠不要碰到我們冷晝世界的真人,這樣他還能多活幾年!”

    “呸。我們界主的真正手段你們根本就沒有見識過呢!”東豐一萬個不服,大聲叫嚷道。

    太白目光微微一瞇,望向洪洞世界,笑了一聲道:“你們界主既然這么厲害,那我們就進入洪洞世界將他這個縮頭烏龜拎出來,當著你們的面好好折辱他!叫你們明白你們的對手究竟是多么強大,而你們這些螻蟻又是多么渺小!”

    “嘿嘿嘿嘿,冷晝世界的該死的鼠輩,你們應該慶幸我們的界主并不在這里,不然的話,就算你們有著二百夜奴又怎么奈何得了我們的界主?他一劍就能將你們切瓜斬菜全部殺掉!”碧尾被三名夜奴死死按住,頭都抬不起來,卻發出夜梟一般的笑聲。

    碧尾心中清楚方蕩就算在這里也是白饒,方蕩就算再強,又怎么可能戰勝二百夜奴?但說大話嚇唬人么,自然是將方蕩形容得強大無比,至少也要叫冷晝世界的真人們提心吊膽一段時間才成!

    太白聽到萬湯不在洪洞世界,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神情,他即希望萬湯在這里,又不愿意萬湯在這里,萬湯在這里,他們就可以將萬湯撲捉送到陰血三少面前,邀功請賞,萬湯不在這里也是不錯,萬湯當初那那一劍實在是太過霸道醒目,如果萬湯如紅苕妙仙那樣不惜性命的對他發起一擊,太白覺得自己哪怕是在二百夜奴包裹之下都很有可能受到重創!

    萬湯很強大,對此太白是承認的,甚至心中一直都對其有著隱隱的懼意,也正是因為如此,萬湯才一定要來圍剿洪洞世界,他就是要親手殺了萬湯來消滅心中生出的懼意!

    可惜他們戰成這樣那個叫做萬湯的也沒有出來!

    太白沒有理會碧尾等人的話語,只是冷笑一聲,他可不是被嚇大的,萬湯就算再怎么厲害難道還能戰勝他手下的二百夜奴?還能戰勝四位六成真實的夜奴?

    一舉將整個洪洞世界的真人全部俘獲,這使得一直緊繃著心情的太白稍稍放松了下來。

    “取幽冥果來!”隨著太白一聲令下,當即就有夜奴捧著一顆顆的七色幽冥果來到一眾洪洞世界的真人面前。

    碧尾等人知道只要服下這些幽冥果,就會變成夜奴完全喪失自己,所以死死咬住牙關,他們寧可死也不愿為奴!

    “不愿意張口?這可由不得你們!”何鴻嘿嘿冷笑,似乎這種場面他見得實在是太多了。

    此時當即就有夜奴上前,一拳砸在碧尾等人的嘴巴上,碧尾等人的嘴巴瞬間就被砸出一個大洞,牙齒全被砸碎,直接顯露出喉嚨來。

    夜奴們紛紛將幽冥果拿起來,要想將一個真人變成夜奴,一顆幽冥果是不夠的,根據真人的修行的高低,需要幽冥果的數量不斷擴大。

    一個一成真實的真人被催化為夜奴,需要至少三十枚幽冥果,一個二成真實的真人則需要六十枚,以此類推,到了五成真實的真人上就需要四百八十枚幽冥果,而如果是六成真實的真人,需要的幽冥果則數量不一定,打底也需要至少一千枚,最高的時候甚至需要五千枚幽冥果,所以,冷晝世界拉來幽冥果都要用身形巨大的象車。

    就在夜奴們準備將幽冥果直接塞進碧尾等人的喉嚨深處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響起。

    “等等!”

    一眾夜奴并不會被任何非冷晝世界的真人的命令影響,所以他們也不會再這一聲等等上停留哪怕一眨眼的功夫。

    不過隨后一個聲音響起:“停!”

    太白扭頭看向身旁坐在虛空中無力的紅苕妙仙,臉上露出一絲征服的笑容:“你有什么話說?”

    何鴻臉上露出一絲獰笑看向紅苕妙仙。

    而碧尾等眼中滿是絕望和憤怒,看向紅苕妙仙,他們牙齒盡碎,但卻并不影響發聲,東豐叫道:“仙子不要理會我們!”

    紅苕妙仙雙目無神,眼中就像是蒙上了一層霧氣一樣,花容慘淡,渾身上下都是一層絕望般的死氣。

    “只要你能夠放過他們,叫我做什么都行!”紅苕妙仙的聲音似乎是從喉嚨深處響起,宛若蚊蠅。

    太白臉上的笑容說不出的舒坦,將一個人變成唯命是從的夜奴,哪有這樣將其完全征服來得有趣?在紅苕妙仙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太白似乎聽到了什么水晶碎裂的聲音,這是紅苕妙仙的心碎了!

    “你說什么?大點聲說給我聽!”太白臉上凝出一絲戲虐的神情,淡淡笑著說道。

    紅苕妙仙那空洞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羞辱,但隨后紅苕妙仙還是大聲說道:“只要你放過他們,你叫我做什么都行!”此時的紅苕妙仙眼中閃爍的不僅僅是羞辱,還有憤怒的火焰。但這火焰再怎么憤怒,也只能化為無力,此時的紅苕妙仙一點力量都沒有,越是憤怒越叫太白生出一種快感來。

    太白哈哈一笑,看向何鴻,何鴻也是露出淫笑來。

    太白雙目微微一瞇,看向紅苕妙仙道:“你說你什么都聽我的?我不信!你現在就演示給我看!給這里的所有的人看!你自己動手解開我的腰帶,用你的紅唇小嘴好好演示一下!”

    碧尾等人憤怒得嗷嗷大叫,不斷掙扎,但他們已經耗盡了全部修為,又被冷晝世界的秘法鎖固住,三四個夜奴死死的按住他們,他們根本動彈不得。

    紅苕妙仙緩緩閉上雙目,深吸一口氣后,慢慢跪坐與地,膝行朝著太白行去。

    太白臉上露出一絲獰笑,看著紅苕妙仙朝著自己跪著行來,心中說不出的舒坦,遠處的何鴻臉上也露出興奮之色,他也早就厭倦了那些夜奴的百依百順,那有此時這紅苕妙仙的一臉憤怒羞澀來得動人有趣?

    紅苕妙仙和太白之間不過幾步距離,紅苕妙仙哪怕是膝行過去,也就是幾息之間,紅苕妙仙素手伸出,輕輕地抓在太白的腰帶上,太白嘴角高高的彎起,看向洪洞世界的一眾真人,欣賞他們憤怒得眼神無力的掙扎,他當然不會放過洪洞世界的這些真人,他們冷晝世界即將前往更深處更前端的世界,現在正是最需要力量的時刻,他享受了紅苕妙仙之后,就將這幫家伙變成夜奴,一想到他們看到自己如此不講信用玩弄他們于鼓掌之間的憤怒表情,太白就忍不住渾身激動,連下、身都開始興致勃勃,起來。

    天底下有什么事情是將一個六成真實的真人壓在身下看著她羞憤的表情更有趣的?

    就在太白滿心喜悅準備享受那紅唇滑舌的時候,一道白光從紅苕妙仙雙掌中斬開,一下刺入太白的小腹,繼而這一道白光猛的一挑,將太白破腹順著太白的肚腹一路向上,順著太白的腦門劃了過去。

    劍!

    太白一瞬間就被刨為兩半。

    紅苕妙仙掌中一把寸許短劍光芒明滅不休。

    想叫六成真實的紅苕妙仙委曲求全?紅苕妙仙從來都不是那個性格!她可以為洪洞世界去死,但為此受辱卻是萬萬不能的!

    更何況從之前的賭約上就已經看出來,太白根本就不是個說話算數的家伙!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