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再斬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    一顆顆的火焰彈撞在方蕩身上,燃起熊熊大火,將方蕩給吞噬掉。天籟小說.⒉

    方蕩變成了一個碩大的燎天火球,燃燒中出啪啪聲響。

    即便如此,那些蝙蝠依舊不放過方蕩,遠遠地吐出一個個橙黃色的圓球,如同金魚吐泡一樣,這些泡泡紛紛投入方蕩的身上,宛若王火焰之中不斷添加柴禾,使得方蕩身上的火焰越燒越旺!

    太白等人見到這個個場面幾乎手舞足蹈起來,而洪洞世界的真人們則面色凝重。

    “糟糕,這橙黃色的火焰看上去溫度極高,方蕩身處其中也不知道能不能……”碧尾看到那熊熊火焰,心中不由得一緊,即便他們距離那火焰足足有千米之遙,都感到火焰燒灼得面皮焦,著火焰的熱度比地下積攢了千萬年的地火巖漿還要猛烈。

    “不用想行不行,方蕩一定沒有問題!”不等碧尾說完,紅苕妙仙邊堅定有力的一錘定音!

    洪洞世界別的真人或許還對方蕩有著這樣那樣的疑惑,但紅苕妙仙已經完全沒有疑惑了,她相信,方蕩一定會贏,不管對手是誰,也不管方蕩和對手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這種信任是盲目的,也是沒有條件的。

    從今之后,紅苕妙仙只做方蕩戰勝了對手之后的打算,不做方蕩失敗的預計!

    方蕩在火球之中渾身上下都在燃燒著,那些橙色的圓球一旦粘在他的身上就會立時滲入他的皮膚,然后從皮膚里面往外燒灼,甩都甩不掉。

    方蕩的皮膚很快就被燒成焦糊。

    劇痛之中的方蕩身上劍光一起,轟的一下用處澎湃的劍光,這些劍光每一個都是寸許小劍,在方蕩身上縱橫游走,將方蕩的被火焰燒著的皮膚紛紛切割下來,千萬把小劍在方蕩身上宛若長風吹過,轉瞬間就將方蕩身上的皮膚全部刮掉,沒切掉一片火焰血肉,就有小劍攜著這些火焰血肉疾飛而去。

    看上去就像是方蕩一揮手,身上的火焰紛紛化為一個個的小火球飛出去一樣,并且這些火球的目標正是那漫天的蝙蝠!

    那些修為高的身形大的蝙蝠還能振翅逃走,剩下的小的就遭了央,被方蕩的火焰劍擊中身上就燃起騰騰火焰,嘰嘰怪叫著從空中墜下。

    一時間天空中猶如下起了一場火雨。

    而從火焰之中走出的方蕩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了一寸血肉,不過方蕩擁有松果花,肉身恢復的度堪稱快疾,眨眼間方蕩的身上就爬滿了肌肉纖維,再眨眼,方蕩就已經恢復原狀,并且皮膚比以前更加晶瑩剔透。

    方蕩看向陰血三少:“就這樣么?”

    陰血三少對于滿天跌落的蝙蝠依舊還是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

    “節目才剛剛開始,不用那么心急!”陰血三少說著,緩緩抬起一只腳,隨后猛的用力一跺,轟的一聲,陰血三少腳下的虛空猛的一炸。

    “給我出來吧!黑夜!”

    隨著陰血三少的一聲大吼,陰血三少身后猛的有一朵巨大的翼翅展開,緊接著這一對翼翅猛的一扇,一頭足足有數十米大小的巨大的蝙蝠一沖而出,周圍其他的蝙蝠和這頭巨大的蝙蝠比起來,相差實在是太大了,是拳頭和房屋之間的對比,是螞蟻和大象的對比。

    那些小蝙蝠們見到這黑夜紛紛興奮地振翅歡呼,繼而成群結隊的投入這巨大的黑夜的漆黑的雙翅之中。

    黑夜一雙橙黃色的眼珠盯著方蕩隨后猛的一叫,一道虛影朝著方蕩就猛沖過來。

    方蕩身前紫金藤蔓瞬間連成一片,如墻一樣攔住了虛影!

    不過出乎方蕩預料之外,這虛影瞬間就穿透了紫金色的藤蔓密密編制的墻壁,這墻壁連空氣都不可能透過,但這虛影卻仿似并非是這個世界中的存在一樣,穿了過去。

    方蕩瞳孔微微一縮,身形連退的同時,也明白了這虛影是什么東西。

    專門攻擊神魂的手段。

    方蕩對于這種手段很是了解,當初她也曾用這種手段收聚信仰之力。

    方蕩腦后嗡然轉動,一道道光圈形成一道彩虹,猛的飛了出去。

    果然,這虛影雖然沒有被紫金色的藤蔓攔住,但卻被方蕩這道佛家光輪一下撕成兩半。

    天空之中的黑夜出一聲嘶吼,似乎他感受到了劇痛,隨后,黑夜瘋了一般的俯沖過來,他每一下振翅都會有數不清的虛影飛出,一時間漫天都是一道道的宛若利箭一般的虛影朝著方蕩刺去。

    方蕩冷笑一聲道:“陰溝三少,你就只有這種手段么?除了靠著數量眾多的垃圾外就沒有寫別的有趣的東西?冰軒那家伙雖然不怎么樣,但和他戰斗卻比和你都有意思多了!”

    方蕩說著,那飛出去的光圈猛然一漲,在空中化為一尊佛像,著佛像雙手結印,十指宛若蓮花,隨后大放光明。

    一道道沖天利劍般的金光轟然炸開,所有的虛影碰到這金光瞬間就被刺透泯滅在金光之中。

    方蕩這一招佛光大放堂皇大氣,威力更是絕倫!

    緊接著佛像猛的張開雙眼,內中有紫色的金光火焰跳躍,宛若漩渦一般!

    誅!

    漩渦之中轟的噴出一道紫色的金焰,橫跨數千米直接擊中在空中飛舞的黑夜,紫光金焰威力無窮,一下就將黑夜的胸口給洞開了兩個大洞。

    黑夜一聲悲鳴,從種種急急墜下,噗的一聲鉆入陰血三少的影子之中,委屈的出幾聲哀鳴,隨后就再沒了聲息。

    此時那名禍水般的妖艷女真人正騎坐在陰血三少大腿上,含著一顆葡萄送如陰血三少的口中,陰血三少目光微微一凝,用力一咬,將禍水般的女侍口中的舌頭連帶著葡萄一起咬了下來。

    女侍滿口鮮血,卻連皺一下眉頭都不敢,強忍著劇痛,邁開修長的白玉大腿,緩緩從陰血三少身上退走。

    陰血三少緩緩咀嚼著口中的雀舌和葡萄,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流溢出阿里,他的神情依舊淡然,一雙橙黃色的眼珠望著方蕩,片刻后,將那雀舌咽下,才終于開口道:“也好,你也算有資格與我一戰了!”

    隨著陰血三少的話語響起,一直站在他身旁伺候的三名女侍,緩緩走到陰血三少身前,陰血三少雙臂張開,三名女侍則紛紛褪掉身上的輕柔紗衣,露出潔白美麗的嬌軀,隨后三名女侍伸出白嫩的手臂從前后左右分別摟住陰血三少。

    方蕩看得微微皺眉,搞不清楚陰血三少在弄什么明堂。

    但隨后謎底就解開了。

    三名女侍身形慢慢變得平整僵硬,最終變成了一件鎧甲穿在了陰血三少身上。

    這鎧甲白玉一般的顏色,將女性的特征表現得淋漓盡致,充滿了柔美的氣息,似乎脆弱得一碰就碎,宛若一件藝術品,處處透出香艷的氣息,甚至叫人不忍心下手去破壞。

    方蕩還是次見到這種以真人來做鎧甲的香艷手段。

    陰血三少看到方蕩那吃驚的表情不由得冷笑道:“怎么沒見過這人鎧?這人鎧在更靠近巨樹世界前端的位置可是最常見的甲胄!妙用極多。這樣的寶貝,你舍得一劍斬來么?”說著陰血三少伸手摩挲著肩膀處的一個女子圓滾滾的凸出部位,臉上露出一絲淫、蕩的笑意!

    方蕩目光一閃,掌中的劍嗖的一下飛出,化成一道雷霆霹靂朝著陰血三少就斬了過來。

    方蕩腳踏星辰,紫金色的藤蔓如蛇游走在星辰地面,汲取整顆星辰的力量,這一劍之威足以劍碎一顆星辰,即便是冰軒見到也要避開。

    然而,陰血三少卻并不躲避,似乎方蕩這一劍在他眼中如微風拂面一樣,不以為意。

    這一劍未到,凌厲的劍勢已經劈了下來,將陰血三少身后的地面斬開一道數十米深的溝壑。見到這樣一劍,太白等真人都驚詫的瞪大了眼睛,之前他們就見到過方蕩出劍,此時再次見到方蕩毀天滅地的一劍,依舊心旌動搖。

    然而,這樣的一劍斬來,陰血三少只有當劍光斬到近前的時候,陰血三少才懶洋洋的抬起胳膊,竟然用自己的手臂去和方蕩的這毀滅星辰的一劍硬抗!

    螳臂擋車?

    或許只有這樣的詞才能形容陰血三少這個舉動。

    錚的一聲巨響,電光爆閃,火花如瀑般的綻放,火星直沖數百米的高空。

    當劍光收止,雷霆遠去,一劍懸在空中,而陰血三少依舊站在原地,他的周圍除了他的腳下還有三米左右的地面,其余的周圍數百米方圓已經變成了一個焦糊深坑,冒著滾滾煙氣。不少石頭都被雷霆熱力融為巖漿,順著坑壁緩緩流淌,在坑底匯聚成一條巖漿河,肆意蔓延。

    陰血三少手臂上的女子皮膚鎧甲上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斬痕,斬痕的部位正是女子的肚腹部分,那鎧甲上的女子面容極端露出痛苦的表情。

    方蕩一劍之威都沒能傷到陰血三少分毫!

    方蕩此時開始越知道當初為什么血繭一拳的萱幽花提到陰血三少的時候就用那種極端忌憚的語氣了,陰血三少確實厲害得叫人絕望!

    就算是踏入七成真實境界的冰軒在這里恐怕都傷不到陰血三少。

    陰血三少臉上露出一絲蔑視螻蟻一般的笑容來:“方蕩,現在你應該知道你和我之間的差距有多么大了吧?你雖然能夠斬殺冰軒這樣的踏足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但卻傷不到我的一根毫毛!怎么樣,這種感覺是不是很絕望?”

    太白等冷晝世界的真人此時才算是真正放下心來,如果方蕩連陰血三少的鎧甲都不能破開的話,那么陰血三少已經立于不敗之地,而他們冷晝世界總算是能夠保全下來了,并且因為舉報方蕩有功,能夠得到一大筆獎賞,獎賞雖然放在冷晝世界這個層面上用處不大,但卻也應該能夠將他們之中的一個推上七層真實境界。

    洪洞世界的真人們受到紅苕妙仙的影響,所以雖然看到陰血三少強橫得恐怖,但也并不懷疑方蕩會輸,當然在他們的想法中,方蕩恐怕是絕對贏不了了,這個時候不少真人都在琢磨著怎么樣全身而退,然后怎么樣能夠避開陰血三少的追殺,保住洪洞世界。但只要想一想他們就覺得并不樂觀,只能仰仗界主方蕩了。

    方蕩雙目微微一瞇,此時陰血三少手臂上的鎧甲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依舊是女子平滑潔白的肌膚,完美得不可思議

    “再斬!”方蕩手指一點,凌光劍再次飛出,這一次,凌光劍收斂了一切劍芒和雷霆,收窄成一道只有手指粗細的金線,這道金線橫寰天地之間,宛若正午最盛的陽光,凝縮成一柱,似乎一下將整個天地都切割開來,所有的東西在這金線面前都將變成兩半。

    隨著這一劍施展出來,整顆星辰的地面都開始龜裂破碎,揚起蒙蒙粉塵,整顆星辰都在這粉塵中出哀鳴。

    這一劍使得遠處爭斗得難分難解的夜奴還有陰血三少的奴仆都停手了,紛紛望向這天地間最璀璨的光芒。

    見到方蕩這一劍,陰血三少臉上的輕松表情收斂了不少,陰血三少的一對橙黃色的眼珠望向這一劍,這一次,陰血三少不再舉起手臂用一只胳膊來應對方蕩這一劍了。

    陰血三少雙臂在胸前交叉,并且手臂上的鎧甲也生出變化來來,他身后的女子鎧甲向前移動,最終在陰血三少雙臂之間變成了一個女子的甲胄,這女子嘴唇微張,雙臂抱胸,宛若一面盾牌,看上去美輪美奐,正是那位堪稱禍水一般的女子。

    方蕩的這一道金線劍光威力收斂到了極致,只是叮的一聲斬擊在陰血三少身前的那面女子盾牌上,無聲無息中,那道金線便凝在盾牌上,最開始金線還凝住不動,到了后來,這一道金線開始不斷抖動起來,抖動得幅度越來越大,而變成盾牌的女子此時開始出撕心裂肺般的痛呼慘叫!

    那道金線也開始在盾牌上留下逐漸烙印下去,就像是燒熱的鐵絲放在了冰塊上一樣,不斷的燒熔下去。

    最終,這道金線止步于陰血三少的手臂之前,將整個女子變成的盾牌都給切割兩半!

    但,方蕩這一劍終究沒能傷到陰血三少。

    陰血三少那張陰鳩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點了點頭道:“你的劍竟然能夠割裂我的人鎧,若在巨樹世界前端位置的家伙們知道這件事,一定會感到非常震驚,絕對會將你抓住煉成血奴!”

    陰血三少說這話,那斷開的女子盾牌開始逐漸恢復,女子臉上的痛苦表情非但沒有減輕,反倒變得更加獰厲,顯然方蕩這一劍傷她太深。

    方蕩的面色越凝重起來,方蕩腳下的紫金色的藤蔓已經將這顆星辰抽得縮小了一半,無數沙粒在空中飛舞,整顆星辰上都好似揚起了巨大的沙塵暴。

    空氣中彌漫著厚厚的粉塵,僅靠雙目面對面都看不到對方,所有的真人全都飛入虛空之中,不敢留在原地,即便飛入虛空中,他們的目光也從未離開方蕩還有陰血三少,他們生怕錯過了兩人接下來的較量!

    一個是威力無雙斬滅星辰的最利之劍,一個是什么都奈何不了的盾。

    “再斬!”

    又是方蕩冷漠堅定的聲音,隨著這聲音響起,本就已經縮小了一半的星辰這一次徹底崩碎,如同一袋面粉被揚起一樣,冷晝世界的虛空之中猛的膨脹開一片粉塵,緊接著又是一道金燦燦的光芒從粉塵中刺入,這金光不過是剛剛一閃,比一顆星辰還要龐大的粉塵瞬間被分為兩半,金光一閃即逝。

    隨后許久,才傳來一聲爆鳴,一道人影從粉塵之中猛的撞出,正是陰血三少,陰血三少此時身前又出現了一道盾牌,這盾牌此時乃是三個女子手拉手抱在一起的模樣,此刻一道凝縮成十米長短拇指粗細的金光,這金光凝練到了極致,修為稍差的真人只要望上一眼,就會雙目沸騰被生生燃燒起來。

    這一劍推著陰血三少不斷的飛后退,并在陰血三少的三女人鎧上不斷的出鋼鐵摩擦般的刺耳轟鳴,

    光是這聲音都叫人感到耳膜劇痛。

    不少修為低的真人不光不敢去看那一道灼目劍光,更是死死地捂住耳朵,并且急遠遁,不敢停留片刻,在他們眼中周圍的空氣都燃燒起來了,火焰熊熊宛若地獄一般!

    陰血三少都沒想到方蕩竟然還能祭出這樣一劍,他身前手拉手的三女人鎧此時正在出一聲聲嬌呼,聲音悲慘凄厲,從他的角度望過去,一道血紅色的劍光正逐漸洞穿三女人鎧,朝著他燒灼過來。

    陰血三少心中一怒,方蕩似乎將他當成了一塊磨劍石,用他來磨礪自己的劍,方蕩每出一劍,劍勢就凌厲數分,當初方蕩第一劍時,扯天毀地,他還輕蔑方蕩的劍,第二劍時方蕩劍芒收縮成一線橫寰天地,他不得不鄭重對待,到了這第三劍,劍芒再收,只有十米長一指寬,他的三女人鎧都幾乎無法抵擋!

    方蕩三劍,威力其實相差不大,只在于一劍比一劍凝縮,一劍比一劍內斂。

    一劍比一劍殺傷力更大!

    就在陰血三少覺得方蕩這一劍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時候,陰血三少已經咬牙切齒決定用自己的真正法寶給方蕩致命一擊的時候,一道聲音再次響起,陰血三少的臉上神情終于大變!

    “再斬!”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