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滅有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牢籠中的方蕩看都沒看錦公子一眼再次朝著光柱沖去,咚的一聲沉悶聲響‘方蕩’再次被彈飛起來。

    ‘方蕩’身上的龍鱗戰甲被徹底炸了出來,層層金絲光芒在龍鱗戰甲中游走得越發激烈起來。

    顯然這一根根的光柱殺不死身穿龍鱗戰甲的‘方蕩’,但‘方蕩’也絕對不能從寶塔大陣之中走出來。

    “方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雖然驚訝于方蕩竟然能夠三番五次撞擊寶塔大陣,但寶塔大陣既然殺不死方蕩,他們這邊還有數十個真人,一起發力,就算是一個九成真實的真人都一定能將其紅滅成渣。

    這個時候,在遠處的觀戰的方蕩忽然低喝一聲,身形一竄貼著黃沙地面行進,宛若鬼魅一般無聲無息的靠近那座大門。

    當這些寶塔從虛空中鉆出后變換陣型后,已經不再是散布整個門戶之前的模樣,所以方蕩就有了足夠的空間能夠直奔有器世界的大門。

    就在此時,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鳴啼,一只身材龐大顧盼生姿的大鳥從遠處飛來,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啼。

    有器世界的真人們紛紛一驚,抬頭望向遠處的那頭大鳥。

    不過,那大鳥顯然只是過客,一聲鳴啼后,便從遠處掠過,消失在天際。

    在這片灼燙的黃沙世界中生命極少,如方才那只大鳥,一看就是某個世界豢養的靈禽,這種靈禽一般用來代步,有些還能戰斗,不過對方既然一露頭就離開,應該是偶然路過,所以有器世界的真人們見其掉頭離開,也就不再理會。

    就是這么一抬頭的功夫,他們卻不知道,一個人影已經閃進了有器世界之中。

    而那仿似路過的大鳥根本就是方蕩提前放出去的九成真實竹簡靈偶中的靈禽皇鳥,就是為了分散有器世界真人的注意力。

    方蕩并不想和這些人偶糾纏,這些人偶殺再多也沒用處,還會大量的消耗方蕩的力量,方蕩要殺,就直接殺有器世界的真人。

    方蕩不是第一次進入有器世界,但他上次一進入有器世界就立即陷入了擰轉大陣之中,困在里面險些就出不來,所以,這一次方蕩潛入有器世界第一件事就是避開擰轉大陣。

    說到擰轉大陣,方蕩現在依舊還有些心有余悸,擰轉大陣其實說白了就是個迷宮,無限擰轉的迷宮,內中的道路無數無刻不在變換,并且這種變換是毫無規律的,叫人完全無法琢磨,要不是有八成真實的通天棍一路砸出一條道路來,方蕩就徹底陷入其中再也出不來了!

    即便方蕩現在依舊還有通天棍傍身,方蕩依舊不愿再進一次擰轉大陣,可以這么說,上次小猴子能夠一路砸出來,那是運氣好,畢竟在擰轉大陣之中沒有誰能走出一條直線來,況且,上次方蕩手中攜著大量的真實水晶,可以供給小猴子無限制的揮霍,但這次方蕩可以說是囊中羞澀,根本不敢去做消耗太大的事情。

    所以,對于擰轉大陣,方當事能避則避。

    進入有器世界迎接方蕩的是一團淡淡的薄霧,薄霧之中還有淡淡的香氣,聞起來叫人心曠神怡。

    方蕩卻很清楚這看起來很淡的薄霧背后藏則怎么樣的殺機。

    方蕩張口一噴,吐出實言之書,隨即用實言之書來觀瞧擰轉大陣這段時間的變化。

    不看不知道,方蕩一看,才越發覺得有器世界心腸果然夠黑,手段更是毒辣,就在不久前,有器世界重新擴建了擰轉大陣,他們汲取了上次方蕩一路砸破墻壁從而遁出擰轉大陣的教訓,這一次特意將擰轉大陣擴建了整整一倍,他們阻止不了方蕩砸破墻壁,但卻可以將擰轉大陣變得更加復雜,這樣一來就算方蕩還有上次一樣的好運氣,恐怕也一樣走不出來了。

    幸好方蕩有實言之書可以輕易的看到有器世界的傀儡們是怎么通過扭轉大陣的,方蕩很容易的就繞過了扭轉大陣。

    此時錦公子已經和有器世界其他真人們一起將真實之力貫注進牢籠之中,準備一鼓作氣將方蕩給折磨個半死。

    眼瞅著方蕩在牢籠之中被炸得來回亂撞,有器世界的真人們盡皆發出嘲諷的笑聲。

    在這一片笑聲之中,錦公子忽然發出一聲驚呼,這驚呼是如此刺耳。

    “你是誰?你不是方蕩!”在錦公子的驚呼之中,牢籠中的方蕩的臉開始變形,原本方蕩那張有些邪魅的面容完全改變,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甚至連方蕩的那雙犀利的眼睛也變得蒙昧呆滯起來!

    四周剛剛還在大笑嘲諷方蕩的有器世界真人們,盡皆大吃一驚,齊齊瞪大了眼睛盯著變形了的方蕩。

    隨后就聽牢籠中的家伙用生硬的語調說道:“我家主人叫我給你們帶一句話,主人說——今日就是有器世界滅亡之日!今日之后,世界上再無有器世界!”

    “好大的膽!”錦公子大喝一聲,原本他并未想要馬上殺掉方蕩,他只想好好折磨方蕩,然后將方蕩送到茍局長老哪里,茍局長老定然會關照他們有器世界,從此之后他們有器世界也就算是攀上了一條大腿。

    現在牢籠之中的并非方蕩,錦公子滿腔怒火自然就要發在這血奴身上。

    “狗才!”隨著錦公子憤怒的大吼那座牢籠光柱瞬間收縮,血奴的存身之處越來越狹窄,最終光柱縮成一片光團,當光柱重新漲開的時候,光團之中之剩下一團方方正正的液體龍鱗。

    龍鱗粘稠無比,緩緩流淌,不過龍鱗液很快就宛若蠟淚一般凝固住,絲絲金線在這龍鱗之中游走。

    錦公子此時腦袋慢慢冷靜下來,目光猶疑的四處張望,方蕩既然搞了個假身來欺騙他們,那么真正的方蕩一定做了些什么事情,但真正的方蕩此時卻并未出現……

    “糟糕!”錦公子大叫一聲,掉頭就朝著有器世界的門戶奔去。

    其他真人一頭霧水,紛紛跟隨著錦公子狂奔進入有器世界。

    有器世界之中,頭發銀白半臥在如床榻一般的大椅上的錦公子雙目瞪得大大的,揚聲命令道:“所有的真人架起傀儡,將這周圍團團圍住,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方蕩應該已經進入了我有器世界,并且避開了門口的擰轉大陣,想必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摸到我們這里了!”

    錦公子話音尚未落下就聽一陣笑聲傳來:“夠機智,不過你們這點小聰明沒什么用處了。”

    錦公子等人大驚失色,齊齊朝著聲音的來源處望去。

    就見一個身影出現在這座大殿門口。

    這個身影在有器世界真人們眼中不亞于一個夢魘。

    錦公子即便是做夢都沒有想到過這個身影有朝一日會出現在這座大殿上。

    有器世界的真人們齊齊呆呆的望著舉目四處觀瞧的那個帶著死亡氣息的身影!

    方蕩環視整個大殿,嘖嘖連聲道:“我以為有器世界的真人們應該都是一副工匠派頭,卻萬萬沒想到有器世界的真人們全都是你們這幅模樣,即便我不來,恐怕你們也活不了幾年了吧。”

    錦公子雙目瞪得溜圓,死死地盯著方蕩,方蕩愿意多說話自然是好的,也只有這樣他才能有足夠的時間調動被他們派遣到外面去阻截方蕩的傀儡們回來。

    “方蕩,我們愿意拿出五萬枚真實水晶來彌補我們的過錯!”

    方蕩聞言不由得搖頭一笑道:“從今天開始你們有器世界的一切都是屬于我的,更別說這五萬枚真實水晶了。”

    錦公子皺眉道:“十萬枚,這是我們能夠拿出的最多的真實水晶了,這么說吧,我有器世界的寶藏全都被掩埋在虛空世界之中,如果沒有我們開啟空間裂縫的話,你永遠都找不到真實水晶的下落。殺了我們你什么都得不到!”

    方蕩哈哈一笑道:“你知道我和你們之間的區別么?你們將生死當成是一筆交易,唯利益優先,而我不一樣,我做事情不考慮得失對錯,只問應不應該,殺光你們有器世界,就是我現在應該做的事情,置于收獲什么的,我從最初就未曾考慮過,當初沒有想過,現在就更不會因為五斗米折腰了。”

    方蕩隨即笑道:“你們是想要借此來拖延時間吧,也好一個個的調動你們的那些人偶,不過,很可惜,你們覺得我會給你們這樣的機會么?”

    隨著方蕩冰寒透骨的聲音響起,方蕩手腕中的兩把飛劍瞬間帶起兩幕劍光朝著大殿之中的有器世界垂垂老矣的真人斬去。

    這是一場屠殺,幾個躺在床上,連動彈一下都費勁的老頭,殺起來比殺雞仔還要容易,方蕩甚至都有些下不去手,但方蕩很清楚,一旦當這些老頭子的傀儡回來后,方蕩就別想走了,舉一個世界之力來殺將方蕩留下,方蕩想走還是不容易的。

    現在,方蕩的對面就只剩下了錦公子,其他的數十位真人盡皆化成灰燼。

    遠處朝著大殿狂奔的傀儡們一個個接連倒伏在地,在前沖的慣性下,稀里嘩啦滾地葫蘆般的摔出去,再也不能動彈。

    之友錦公子小小的身軀站在原地,一雙眼睛之中露出怨毒的光芒來。

    方蕩淡淡的注視著眼前這位垂垂老矣似乎隨時都要活活老死的錦公子,看得出,這位錦公子年輕的時候一定是一位風流倜儻的人物,即便老成這個樣子依舊能夠展現出年輕時的瀟灑氣質。

    錦公子盯著方蕩言道:“你為何不馬上殺了我?你現在不殺我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后悔!”

    方蕩隨意的道:“放心,耽誤不了你太久的時間!”

    說著方蕩一張口噴出實言之書,隨后,通過實言之書開始閱讀錦公子的過去!

    錦公子一見到實言之書立時就知道了方蕩心中所想,錦公子暴喝道:“你休想!”

    隨著錦公子一聲大喝,錦公子老邁的身軀開始每一個關節都開始爆開,咚咚咚數十下之后,錦公子老朽的身軀被炸個粉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