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誅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方蕩手中的底牌翻遍能夠觸碰到張巡的逆鱗的卻并不多,唯一叫方蕩依舊覺得能夠戰勝張巡的恐怕就只有張巡正在用龍丹和真實之力幫助張姣姣盡快恢復。

    這是方蕩唯一可乘之機,如果這個機會被錯過了,方蕩就只能縮回洪洞世界之中被動挨打!

    方蕩琢磨許久,依舊找不到什么好的辦法,但叫他如此放棄,方蕩又覺得不甘心,當即祭出瞬殺,再次回到張巡不遠處。

    對于方蕩來說,此時的他近乎處于不敗境地,在這種狀態下,哪怕沒有勝算,方蕩不多多嘗試幾次,實在是浪費了大好的時機。同時,方蕩將目標從逆鱗改到了那顆龍丹上。

    雖然不知道龍丹是不是真龍們的弱點,但不管什么存在修煉出來的丹丸都是一身之精粹,毀之不得的存在。

    張巡顯然也在等方蕩,知道方蕩不會輕易放棄,所以方蕩一出現,張巡便立即冷哼一聲,“來得好,這是你自己找死!”

    隨著張巡的話語,方蕩腳下猛的生出一股龐大的吸力來,滾滾黃沙瞬間跌落,方蕩腳下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方蕩選擇的位置距離張巡足有數十里,而張巡竟然在這段時間中,將九成真實竹簡構成的大陣放大到了半徑百里方圓,藏于黃沙之下,這樣一來,只要不如張巡百里之內,只要張巡動念方蕩就將被大陣吞噬。

    以張巡為中心,一個直徑二百里的大坑瞬間出現在黃沙之上,大坑深不見底,滾滾黃沙山脈一般的沙丘瞬間落入其中,一忽就消失不見。

    方蕩這一次感覺不是一只只大手在用力的拉扯他要將他拖入黑暗深淵之中,而是數十頭猛獸在撕咬拖拽著他。

    方蕩也沒有料到張巡竟然會動用這么大陣仗的手段,身形拼命地向上拔起,可惜,這一次這大陣的吸力實在龐大,方蕩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就算方蕩用盡全力,身形依舊在不斷下降,并且下降的速度越來越快,眼瞅著就要被大陣吞沒下去。

    危急時刻,方蕩根本來不及猶豫,不得不再次動用好瞬殺。

    而張巡既然知道方蕩能隨意穿越空間,甚至可以無視一切條件,這叫張巡感到非常棘手。

    所以張巡眼見方蕩要跑,當即一聲暴喝,當初被吞下去的滾滾黃沙此時忽然被一股腦的噴吐出來。

    方蕩的身形立時在這層層如劍雨般的黃沙之中來回搖擺,瞬殺洞開的空間裂縫明明就在眼前不遠,方蕩竟然無法遁入其中。

    “方蕩你哪里走?”張巡一聲狂笑大喝,緊接著直徑二百里的巨大的大坑四周猛的升起,宛若餃子皮一樣,朝著中間折疊過來。

    天地顛倒之中,方蕩很快就陷入大陣之中,十件九成真實的竹簡構成的大陣開始竹簡縮小,眼瞅著方蕩就徹底融入大陣之中,此時十件九成真實的竹簡開始發出隆隆聲響,大陣宛若磨盤一樣啟動,內中的一切都被研磨成為齏粉。

    張巡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來,這個方蕩竟然敢用龍鱗作門戶,還觸動逆鱗,簡直罪該萬死,這么殺了他算是他撿了一個天大的便宜!

    徹底收了方蕩,張巡終于能夠安下心來好好療治張姣姣。

    對于真龍來說發狂是最可怕的事情,這種狂化不但會對周圍的一切造成毀滅性的破壞更重要的是,在狂化之后,真龍會陷入僵死狀態,若旁邊沒有其他真龍幫助的話,慢慢的真龍就會由僵死狀態逐漸進入死亡狀態。

    龍軀強大無比,但正因為龍軀強大,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真實之力,真龍狂化之后,會將自己身軀之中存儲的真實之力全部爆發出來,直到精疲力竭為止。

    喪失了真實之力后,真龍的強橫的身軀就變成了一種巨大的負擔,這個身軀因為缺乏養分維持生命,開始消化吸收真龍的臟器甚至是大腦,最終將真龍消耗成為一個空殼,這個過程雖然真龍表面上處于一個僵死狀態,實際上真龍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只不過身軀僵死不能動彈表現不出來那種痛苦罷了。

    消滅了方蕩,張巡再無顧忌,就算有真人路過他也不怕,以龍族的威望,除了方蕩這種不知死活的東西沒有誰膽敢對龍族下手。

    所以,張巡開始將真實之力全力貫注進張姣姣的干枯的龍軀中。同時張巡的龍丹噴吐出更多的火種龍精滋潤張姣姣的龍軀,張姣姣的身軀由原本的僵硬狀態逐漸恢復光澤和生機。

    大約一刻鐘之后,張巡臉上顯出一絲疲憊之色,身上的皮膚顏色變得暗淡不少,顯然他消耗了太多的真實之力還有龍丹精華,一直處于僵硬狀態的張姣姣忽然發出一聲低沉的龍吟,身形慢慢縮小成人的狀態,龍的狀態消耗太大,而人的狀態則能夠盡量減少消耗,蘇醒過來的張姣姣看了憔悴的張巡一眼,有些歉意的虛弱的道:“哥哥……”

    張巡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愛憐的道:“有我在,沒人能傷害得了你,不過,我早就說過,脖子長不是什么好事,你看,以后你化成人形的時候把脖子縮回去才安全!”

    張姣姣嗔惱的白了張巡一眼,“把脖子縮回去該有多難看?我才不呢!我才剛剛醒過來你就教訓我!”

    張巡寵溺的一笑道:“好吧,好吧,我以后再也不教訓你了,這算是我最后一次教訓你……”

    張巡的話尚未說完,一道明快的流光噗的一下破開張巡的腦袋,就見那流光猛的一攪,張巡的腦袋瞬間爆開,張巡的腦漿和碎骨一下炸裂噴濺出來,噴了張姣姣滿臉都是,那灼燙的腦漿燙入張姣姣的骨髓之中。

    方蕩的面容出現在張巡身后,凌光劍、孽海劍如剁菜一般的斬落下去,張巡還端坐著的身軀瞬間被剁成肉醬。

    以張巡的龍軀方蕩原本是奈何不得他的,但張巡為了療治張姣姣,近乎于將自己一半的真實之力還有龍丹精華傳遞給了張姣姣,使得他自身處于一個非常脆弱的時候,再加上張巡看到張姣姣復蘇過來,沒有大礙了,心神一下放松下來,整個人都處于一種毫無防備的狀態下,這才給了方蕩一個可乘之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張姣姣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狂呼起來。

    小猴子在方蕩身后顯現出來,手中的通天棍當頭就朝著張姣姣砸了下來。

    此時的張姣姣才剛剛蘇醒,身軀的脆弱程度也就是比尋常真人強大一些罷了,若被八成真實的通天棍砸中,毫無疑問的必死無疑!

    這個時候,張巡的那顆龍丹猛的飛來,一下撞在小猴子的通天棍上,龍丹乃是龍的精華,只要龍丹還在,張巡就還有復生的可能,絕對毀之不得,同時龍丹也是真龍身上最重要最脆弱的,現在龍丹撞在通天棍上,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嘭的一聲,張巡的龍丹爆碎,巨大的炸力一下就將張姣姣推飛出去。

    小猴子還有方蕩也被龍丹爆出的力量炸得倒飛出去。

    “走!”這是張巡最后的遺言。

    張姣姣含淚遁走,轉瞬消失不見。

    方蕩追出去數百里最終不得不放棄。

    方蕩的神念之體回到本軀之中,隨后方蕩重回殺死張巡的地方的時候,出乎方蕩意料之外,這里此時站著七八個真人,這些真人一個個如見鬼魅一般的望著地上張巡的龍尸。

    張巡的腦袋被方蕩炸碎,龍丹被砸爆,此時張巡已經顯出原形,碩大的龍身橫寰在地,僵硬得如同金鐵一樣。

    這些真人看到方蕩過來,其中為首的一個連連擺手道:“休要過來,快走,免得站上天大的麻煩!”

    方蕩聞言倒是一笑,他現在最不怕的就是麻煩,因為他現在得罪得世界太多了。

    眼瞅著方蕩絲毫沒有退走的意思,為首的那名真人連連搖頭,不再多說什么。

    倒是那真人身旁的一名女子揚聲警告方蕩道:“這里有一條真龍隕落,你若到了近前,就脫不了干系,要等到龍宮之中派人來厘清責任才能離開,我們不小心看到了這條龍尸已然走不了了,你還是速速退走,以免自誤!”

    方蕩聞言一笑道:“多謝警告,不過,我就是來看龍尸的!”

    那幾名真人是附近巨萬世界的真人,知道這里真龍犁過,原本一直都龜縮在巨萬世界之中,等了許久,以為真龍已經離開了,所以才出來探查,結果沒想到被他們看到了一具龍尸。

    龍族是天底下最不講道理的存在,你若看到了龍尸,那么就算你沒有對龍族不利,龍族也不會放過你,如果運氣好的話,龍族會留下你一條性命,帶入龍宮之中為奴百年,運氣不好的則很有可能直接打殺。這就是巨樹世界最強者的威嚴和霸道。

    不過,龍尸已經是許久沒有見到過的了,真龍壽元悠長得沒有邊際,在巨樹世界之中膽敢殺死真龍的真人也是幾萬年沒有出現過了,但今天巨萬世界的真人們大呼倒霉。

    此時眼見來了個找死的,他們都是連連搖頭。

    “不聽好人言,什么熱鬧不好湊偏偏要湊這個掉腦袋的熱鬧!”女真人皺眉道。

    方蕩沒有理會巨萬世界的真人們,徑直從他們身邊行過,來到了張巡的龍尸前。

    龍族渾身是寶,這一點在方蕩破開了敖光的身軀之后,方蕩的認識更加直觀。

    所以,現在擺在方蕩面前的是一件超大的寶貝。

    張巡的龍軀滿身金甲在陽光下熠熠發光,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團蜿蜒的金色火焰河流。想必當初這幾個真人遠遠看到張巡的尸體還以為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寶貝,所以加速前來,加上張巡的尸身上沒有腦袋,到了近前他們才看分明這是一具龍尸,結果什么都晚了。

    方蕩徑直來到張巡的尸體前,想起當初張巡找到他問路的情形,那爽朗的笑聲,還有要載方蕩一程的好意,如果張巡不是龍族,不是來找方蕩算賬的,方蕩覺得自己能夠和張巡交上一個朋友,或許不是那種掏心掏肝的摯友,但卻也能成為把酒言歡的普通友人。

    可惜,方蕩從沒有討厭張巡,但卻不得不殺了他,望著這具尸體,方蕩心中不由得唏噓不已!

    不過,這種情緒在方蕩的腦海中也不過是一閃而過,隨后就被拋在腦后,張巡終究不過是與他只有一面之緣,方蕩還沒有多情善感到為這樣的龍久久掛懷。

    方蕩忽然一躍而起,直接跳上張巡的尸身,雙腳踐踏龍鱗。

    這在巨萬世界的真人眼中簡直就如同用刀刺了他們一下一樣,女真人驚呼道:“小子,你這是在找死!龍族的身軀不可踐踏!”

    方蕩哈哈一笑道:“踐踏又如何,我正打算將這頭龍尸拉走,回去生火烤來吃!不是有句俗話么,天上的龍肉乃是美味中的絕品。”

    啊?

    方蕩的言語超出了巨萬世界的真人們能夠想象的極限,他們可從未想到要將真龍的身軀血肉燒烤來吃的。

    方蕩說著竟然真的來到龍尾,用力猛的一抖,一條百米長的真龍立時縮小得如同長蛇一樣,被方蕩收入懷中,隨后,方蕩掉頭就走。

    巨萬世界的真人們都看傻了,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著方蕩,碰到真龍尸體這件事本就已經叫他們感到不可思議了,現在他們竟然看到了更急不可思議的事情。

    “等等,你若就這樣將真龍帶走了我,龍族們找到這里尋尸我們如何交代?速速將那龍尸留下!”

    巨萬世界為首的真人揚聲大喝,巨萬世界的其他真人立時追上方蕩,將方蕩團團圍住,死死地盯著方蕩,宛若方蕩收走的不是真龍龍尸而是他們的親朋好友的尸體。

    方蕩目光掃向圍住自己的幾名真人,其中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兩人,其余的都是六成真實境界,這樣的幾個真人現在還不夠方蕩一盤菜的,所以方蕩眼中充滿輕蔑,淡淡的開口道:“看在你們之前提醒我的份上,速速離開,你們以為這頭真龍是怎么死的?你們以為他的腦袋是自己揪下來的?”

    方蕩這句話吐出,周圍圍著方蕩殺氣騰騰的真人們瞬間一愣,隨后一個個猶如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急速后退,瞬間和方蕩拉開數百米的距離。

    方蕩懶得理會他們徑直離開,此時那個還敢攔阻方蕩,方蕩連一條真龍都給殺了,他們這些人上去不過是送死罷了!

    巨萬世界的真人們看著方蕩施施然離開,為首的那個真人猶豫了又猶豫終于開口問道:“請問您是哪個世界的真人?龍族若來我們也得有個交代!”

    方蕩沒有回頭,隨便的答道:“洪洞世界!殺龍者方蕩!”

    張姣姣已經逃走了,方蕩殺了張巡的事情根本瞞不住,對這幾個真人方蕩還是有些好感,所以直接交底,叫他們在真龍找上門來后也能有些說辭。

    置于龍族是不是能夠饒過他們,方蕩就無能為力了。

    “洪洞世界?方蕩?”巨萬世界的真人們都在心中仔細咀嚼著這兩個名字。

    從今天開始,這個名字將和誅龍者聯系在一起傳遍整個巨樹世界。

    當然如果想讓這個名字傳遞得更久遠,那還要看方蕩能活多久。

    “粼光長老,你說這個叫做方蕩的家伙怎么敢殺龍?”巨萬世界的女真人在方蕩的背影徹底消失后才開口問道。

    粼光長老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洪洞世界還有方蕩這個名字不是假的,那么這個世界,還有這個家伙肯定沒有多久的日子可以活了!”

    眾真人聞言齊齊點頭,殺龍可不是殺雞,整個巨樹世界二層有多久沒有真龍被殺掉了?上次真龍被殺還是十萬年前的事情,隨后整個巨樹世界宛若刮起了一場風暴,數頭真龍一起出動,將殺掉真龍的家伙生擒去了龍宮,至與那家伙現在下場如何一直都是眾說紛紜,說什么的都有,但歸納起來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飽受折磨生不如死。

    想必用不了多久,方蕩也會被抓走,然后就是叫人想都想不出來的可怕折磨。

    方蕩回轉洪洞世界,一雙眼睛卻滿是仇恨的盯著方蕩。

    張姣姣并未逃走,而是一路尾隨方蕩,張姣姣身上有意見隱形匿跡的法寶叫做藏身環,一旦釋放出來就能將張姣姣完全籠罩,這個時候張姣姣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中,誰都無法感知到她的存在,而張姣姣憑借這件寶貝可以隨意游走。

    這也是虛弱的她能夠從方蕩手中逃走的緣由所在。

    張姣姣緊隨方蕩,卻并未想著馬上就要報仇,畢竟在她現在的狀態并不足以支撐她為張巡報仇。

    所以,張姣姣要變成一個獵人,一個最有耐心的獵人,隨時潛伏在獵物身后,等到時機成熟之后再一擊必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