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不過如此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不過如此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有著一張僵硬面容,一身殺機血氣的白殺淡淡的開口道:“今日,我要你明白一件事,在古神鄭創造的這個世界中,我們龍族沒有敵人,只有獵物!”

    方蕩聞言忽然一笑道:“那我也告訴你一件事,你們龍族過去從未有過敵人,但從今天開始,你們的敵人出現了!就以你的鮮血來證明這一點吧!”

    白殺本就僵硬的臉上閃現出一絲獰厲的殺機桀桀一笑道:“好,我就將你的鮮血鋪滿這片斗場每一寸土地,使得你的哀嚎烙印在斗場之中觀戰的每一個真人心底深處,以此來警示如你這般愚蠢的家伙!”

    白殺說著驟然出手。

    這個白殺竟然沒有半點矜持,說出手就出手,根本沒有龍族那種高高在上的高傲,絲毫不在乎別人說他出手偷襲勝之不武。

    這是一個不受規則束縛,只想著如何戰勝對手的存在。白殺這個名字起得相當符合白殺的性格,他的心中只有殺念,這樣的毫無約束一心追求勝利的家伙才是真正不好招惹的存在,因為在他這里任何下三濫的招數他都能夠肆無忌憚的施展出來。

    白殺伸手的宛若毒莽一般的血色殺機猛的一甩,宛若鞭子一樣朝著方蕩猛力的抽打過來。

    方蕩早就將自己的警惕心提高到了極致,一見到白殺身后的毒莽一動,便身形一躍后退。

    在他倒退的同時,十幾條毒莽重重的轟擊在方蕩原本站立的地方,斗場堅實的地面被生生炸出一個大坑。

    碎石崩飛的場面使得那些知曉斗場根底的真人們咋舌不已。

    這斗場因為有古陣加持,所以地面堅硬無比,就算是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也很難將其損毀,此時白殺竟然僅靠他外放出來的殺機就能將地面砸出這樣一個大洞,這叫這些真人們一個個背脊冰涼,心中琢磨的全都是若自己面對這毒莽奇擊的話,自己應該怎么樣的,毫無疑問如果被正面擊中的話,他們的身軀一下就會徹底解體。

    以為他們的身軀肯定比不上那些大陣之中的地面石頭。

    方蕩也是暗暗咋舌,不過這也是在預料之中的,畢竟方蕩不是第一次和真龍交手,對于真龍們的強大他還是比較清楚地,既然龍族能派白殺來與他對戰,那么這個白殺自然就是龍族之中的佼佼者,而方蕩之前擊殺的幾位真龍在群龍之中不過是中等境界的修為而已。

    方蕩身形倒飛出去,避開了毒莽的轟擊的同時,方蕩的雙袖之中響起響亮的鳴音,孽海劍還有凌光劍出鞘,擦啦啦的聲響宛若巨雷轟鳴震徹全場。

    兩把劍一出來,就如同兩道極光,直奔白殺。

    白殺冷冷一笑,砸碎了地面剛剛浮起的殺機毒莽立時高高昂起頭來,從四面八方再次朝著方蕩撕咬過去,白殺對于凌光劍還有孽海劍完全視而不見!

    以龍族肉身的強橫程度來說,方蕩這一劍根本無法刺透他們的龍鱗,要知道強如通天棍這樣的八成真是的法寶當初都無法砸開真龍的龍鱗,更何況是兩把七成真實境界的法寶?

    凌光劍孽海劍速度極快,一路蕩開空氣直奔白殺。

    白殺毫不在意的伸手一撥,想要將方蕩的凌光劍還有孽海劍隨手彈飛,這種輕蔑和霸氣,沒有十足的底氣根本不敢如此輕視方蕩這兩把劍!

    就見這兩把劍被白殺彈指擊中,原本拉起長笛般的巨響一路狂馳的凌光劍還有孽海劍頓時打著旋的倒飛出去,叮叮兩聲刺入一塊巨石,兩把劍身上的光色都一下暗淡下來,從此可見白殺彈指的威力何等恐怖。

    方蕩這一下就被驚呆了,雖然他心中早有準備,知道龍族這一次派出的絕對是一等一的厲害角色,但白殺的強大還是遠遠叫方蕩感到震驚。

    四周圍觀的真人們生出一種感覺來,那就是方蕩在白殺面前,就像是一個揮舞著大刀的稚童,白殺隨手一撥,就化解了方蕩的殺招。

    本來真人們就根本不看好方蕩能夠戰勝龍族,現在更是確定了他們這種想法,尤其是采十三更是嘿嘿冷笑道:“這種人族小丑一舉一動都透著可笑!我就說么,人族根本就不可能戰勝龍族!永遠不可能戰勝!”

    白殺冷笑道:“難道你就只有這么一點本事么?”

    方蕩再次避開白殺的殺機毒莽,一張面孔上無悲無喜,對于自己一出手就如此失利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方蕩也不去理會被白殺彈飛出去,光色暗淡的兩把長劍,而是腦后飛出一根長長的宛若巖漿一樣的棍子來。

    八成真實的通天棍!

    方蕩伸手一抓將通天棍捏在手中,通天棍那宛若巖漿一般的棍身上立時生出種種變化,原本巖漿一般的棍身開始綻裂出一道道的漆黑的裂痕,這些裂痕越來越多,最終通天棍的棍身徹底融入這一片的陰影最終方蕩手中的通天棍竟然徹底消失不見了。

    一眾圍觀的真人們此時眼睛不由得齊齊一亮,他們原本并不知道方蕩的實力,方蕩身上的法寶,可以說他們對于方蕩完全不了解,這并不妨礙他們嘲諷方蕩的不自量力,此時他們看到方蕩祭出的這根八成真實的通天棍后忽然覺得方蕩也并不是如他們之前所想的那樣就是個純粹的丑陋的小丑。

    至少別的不說,光是這一件通天棍法寶就是他們這些真人們仰望的存在。

    “怪不得方蕩敢挑戰龍族,原來是仗著自己身上有一件八成真實的法寶!”

    “切,這么一件法寶有什么用,我家主人手中各種法寶堆積成山,九成真實的竹簡也整整堆滿了好幾個架子。方蕩這根棍子雖然也很了不起,但在真龍眼中卻也算不得什么。”

    采十三不遺余力的想要證明經自己選擇的是最正確的。

    采十三周圍的真人們眼中鄙夷的神情越來越重,但他們也就只能無聲的鄙視。

    方蕩手持通天棍,下一刻,方蕩已經出現在了白殺身前數十米外,一棍橫掃!

    事實上在周圍觀戰的真人們眼中,方蕩手中的通天棍根本就完全看不到,遠遠看去,方蕩就如同精神有問題一樣,揮舞著空氣。

    不過,這一次白殺臉上露出凝重的神情來,顯然對于方蕩手中的徹底消失不見的通天棍!

    已經徹底沒了影子的通天棍兜頭砸下。

    白殺依舊不退,并且白殺的眼中升起一層紅色血芒來,十指上立時生出一層細小的鱗片,緊接著白殺竟然伸手朝著完全看不到的通天棍抓去!

    瘋了!

    周圍觀戰的真人方才還在罵方蕩不知深淺,現在他們立時將剛才罵方蕩的話語全都送到了白殺身上。

    白殺竟然想要徒手去抓通天棍,那可是八成真實境界的法寶,并且是完全遁入虛無的法寶,這樣的法寶甚至有不少真人也只是在傳說之中聽說過而已,他們只知道這樣的法寶一旦出現,那就是無敵的存在!

    面對這般無敵的法寶,白殺竟然伸手去抓,這不是找死是什么?

    轟!

    一聲巨響,方蕩的雙手之間一道道凌厲的光芒疾走,虛無的通天棍竟然開始慢慢的顯現出本形來。

    而最叫真人們目瞪口呆的則是以雙手硬生生抓住了遁入虛無的通天棍!

    這場面實在是顛覆了真人們的認知,原本他們以為遁入虛無的法寶就是天底下最強大的法寶,甚至在他們看到方蕩擁有通天棍的時候,他們覺得方蕩有了幾成勝算,但現在,這一切的想法全都被白殺的雙手一抓給徹底擊碎!

    白殺的雙臂上的白袍炸碎成無數絨絮,漫天飄飛,而白殺的雙手此時已經徹底變回原本的龍爪,龍抓上的龍鱗炸起,內中有隱隱血跡淡淡溢出。但也就只有方蕩這個角度才能知道白殺抓住他的通天棍并不輕松,通天棍的巨大力量使得白殺的雙手受到重創!

    白殺忽然一聲悶吼,口中吐出一股炸力,這力量似乎是方蕩通天棍砸下來的巨力所化,嘭的一聲一個音波球重重的裝在方蕩身上,直接將方蕩擊飛出去。

    方蕩咚的一聲撞在戳立在斗場四周的巨柱上,震得巨柱上的文字一陣波紋般的顫動。

    但方蕩隨即猛的一彈,朝著白殺再沖過來,伸手一招凌光劍孽海劍在空中蕩起兩道凌厲的光幕,直切白殺。

    這兩道劍幕使得不少真人心中發出一聲驚呼,再也不敢小瞧方蕩,別的不說,這兩劍之威實在是強橫,有不少真人暗暗揣測,若自己面對這兩道凌厲劍勢恐怕也只能先退再說其他!

    白殺卻只是嘿嘿一笑,一臉輕蔑,對于方蕩的凌厲手段完全看不上眼。

    龍族都有一個毛病,那就是一旦被他們抓住的法寶,他們是不會輕易放開的,白殺也是如此,此時的他雙手死死的抱住通天棍,以防通天棍逃走,不過,這并不影響白殺對付凌光劍還有孽海劍!

    就見白殺猛的一掄,通天棍嗡的一聲橫撞出去,直接將兩道扯天碎地般的劍光砸成漫天古盎屑!

    與此同時,白殺身后的殺機毒莽如蛇撲食,傾巢而出直奔方蕩。

    方蕩顯然沒有料到白殺竟然在對付三件法寶的同時還有余力來對他出手,這一次沒能避開毒莽,直接被毒莽撞個正著,轟隆隆的巨響不斷響起。

    一頭頭的殺機毒莽在方蕩胸前爆開,方蕩在空中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一路倒飛最終被死死的釘在一根巨柱上,數十條殺機毒莽一頭頭的在方蕩的胸口/爆開。

    一眾真人看到這一幕都覺得胸口沉悶,當初這毒莽一己之力是能夠將斗場大陣中堅硬無比的地面都砸出一個大坑來的,現在這么多的毒莽在方蕩的胸口炸開,方蕩估計已經被撕成碎片甚至連一滴鮮血都不存在了!

    一聲聲的巨響不停地震顫整座斗場。

    宛若一把把巨錘砸在眾多真人心坎上。

    “啊哈哈哈哈……看到了沒有,這就是與真龍作對的下場,區區人族不自量力!”采十三刺耳的猖狂笑聲撕碎了看臺上的沉寂,一眾真人們盡皆沮喪無比,雖然明知道是這個結果,但億萬年來挑戰龍族第一人就這么如同大人戲耍孩子一樣被殺死,還是叫他們感到心中一陣悲涼,人族終究是比不上龍族的,哪怕擁有了那般犀利的法寶,也是無用!

    在場的人族真人們盡皆面色黯然,心中生出一種消沉來。

    “噫?”

    隨著毒莽盡皆爆開,煙塵漸漸落下,一個身影倔強的出現在巨柱上。

    已經準備離開的白殺雙目不由得微微一瞇,眼中精光亂放。

    周圍的真人們一個個面上露出驚喜的神情來,即便再不看好方蕩,將方蕩當成笑柄,方蕩也終究是人族,不管他們愿不愿意,現在方蕩就代表人族,但他們并不能確定方蕩是否還活著,所以他們面上雖然驚喜,但心中著實忐忑。

    “嘿嘿嘿……龍族么,也不過如此!”那煙塵之中的身影竟然還發出一陣輕松地笑聲,緊接著落入眾人眼中的是一張冷漠無情的面容,那雙眼睛之中沒有天下萬物,空洞虛無得就像是來自盎古的神邸。

    方蕩緩緩從巨柱上落下來,輕輕的活動者手腕脖子,那一頭頭毒莽的轟擊使得方蕩渾身劇痛,手腕腳腕身上的每一個關節都錯位了。

    此時一眾真人們看向方蕩的眼神變了,方蕩或許是個狂妄自大的可笑家伙,但至少方蕩邁出了這一步,邁出了億萬年真人們沒有人敢邁出的這一步,挑戰真龍,明知不可戰勝,還一往無前,這叫什么?這應該被稱之為英雄才對。

    此時此刻,原本嘲諷方蕩,抱著來看熱鬧的心態的真人們忽然之間改變了之前的想法,他們現在真心希望方蕩能贏,當然,他們明知道方蕩不能贏,那么就退而求其次,希望方蕩不要輸得太難看。

    此時忽然有一名真人揚聲道:“方蕩,你若輸了,下一個由我來挑戰龍族!”

    說這話語的是一名七成真實中期境界的真人,修為水準在人族之中已經算是觸摸到了頂點的存在,但他要對付龍族卻還差得太遠,如果方蕩挑戰龍族是尋死的話,那么這位就是比尋死高級一點而已,兩者同樣都是尋死,沒什么太大的差距!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