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保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神卒的內核真的被方蕩逼出來了!”月嬌驚詫的道。

    月生眉頭皺得死死的,如果連神卒都不是方蕩的對手,那么她們就只能仰仗神卒們來對付方蕩了!

    兩女是曾經隱身在龍族和神卒戰場,親眼見過神卒的內核的,所以此時并不如方蕩那樣見到神卒的內核感到驚訝無比,她們更關注的是方蕩的強大!

    九成真實的竹簡當空斬落,神卒的內核之中傳來一聲嘶吼,緊接著神卒內核中的嬰兒面容獰厲,猛的張開小嘴,露出內中剛剛冒頭的尖銳而細碎的白乳牙,噗的一聲噴出一道濃烈的強光來,這道強光直接射中方蕩的九成真實的竹簡。

    這枚九成真實的竹簡原本正朝著神卒斬去,此時被白光擊中卻一下停頓在空中靜止不動。

    緊接著圓珠之中的嬰兒忽然發出一聲冷笑:“原來是你,方蕩!”

    方蕩雙目微微一直,心中叫了一聲糟。

    因為方蕩和九成真實的竹簡之間的聯系一下被切斷了,也就是說,方蕩的九成真實境界的竹簡被神卒生生搶走了!

    要知道九成真實的竹簡本就是神卒拿出來獎賞真人們的,顯然神卒們不光擁有獎賞的能力,還擁有收回這些九成真實竹簡的力量!

    “神卒竟然能收回竹簡,這可是我們以往從未見到過的!快,快記錄下來!”

    月生招呼道。

    月嬌已經取出紙筆開始仔細繪畫。

    而當神卒一口叫出方蕩的名字的時候,方蕩反倒沒什么情緒變化,神卒既然落在他的手中了,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叫神卒離開。

    方蕩現在也就沒了顧忌,袖中當即飛出凌光劍還有孽海劍,方蕩伸手從一旁的凝土身上抽出兩道黑絲,當空一卷,將兩把劍層層圈起,使得兩把劍幾乎變成了兩把黑劍。

    方蕩低聲一喝,兩劍立即鉆進了擰轉大陣之中。

    兩道劍光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神卒那顆珠子左右兩側,朝著神卒斬去,神卒冷哼一聲竟然運轉方蕩那枚九成真實的竹簡護在身前。

    神卒這一次竟然施展出了真正的神通,劍光在他手中宛若水銀瀉地一般,凌光劍還有孽海劍竟然一時間無法突破!

    “都說神卒是古神鄭的傳道人,原本以為是傳說,現在看來果然不虛!這劍法當真了不起!”方蕩贊嘆道。

    神卒身上的角色不光只是考核者和激勵者,同時還是傳道者,他們負責將古神鄭遺留下來的神通傳遞到諸個世界之中,培養一茬又一茬的修行者,所以,天底下的種種神通基本上都是從神卒這里發源而來,方蕩的劍術雖然有一半是自己修行參悟的,但最終的根源依舊來自于神卒。

    大道至簡,劍術雖然繁復但根本的道理就只有那么幾條,神卒此時施展出來的劍術叫方蕩都感到贊嘆,并且受益良多。

    神卒的神通法術是最合乎天地至理的,越是這樣的神通,方蕩學起來越快。

    所以方蕩現在宛若一點就透的學生,拼命地汲取神卒身上的知識。

    此時方蕩甚至希望神卒多實戰一段時間的劍術,這樣他就能學到更多的東西。

    方蕩不急,凌光劍還有孽海劍卻絲毫沒有半點停頓的減緩的意思,兩把劍在空中舞成了兩團銀光,叮叮當當的聲響和火花一起迸射。

    這種狀況持續了一分鐘的時間,一分鐘確實不長,但對于神卒和方蕩這樣的存在來說,一分鐘能夠做的事情就實在是太多了,在這樣一分鐘內,凌光劍還有孽海劍至少出招數千次。

    神卒終究處于疲憊的狀態,方才強行收掉方蕩的九成真實的竹簡,看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實際上已經動用了他的本源之力,本源之力一旦動用,基本上很難補回,對于神卒們來說,本源之力就像是神魂對于真人們的一樣重要。

    一分鐘的時間,將神卒最后的力量給透支掉,終于,靈光劍一劍斬在了神卒的內核上,直接將內核上那層霧氣昭昭的膜給斬破。

    纏繞在凌光劍上的凝土宛若一條長蛇一樣,迅速的順著破裂的膜鉆擠進了神卒的內核中。

    緊接著神卒的內核開始四處亂轉,顯然神卒的精神意志在和凝土對抗!

    方蕩的眼睛盯著神卒的內核,等待著神卒被凝土占據身軀。

    月生還有月嬌兩個相視一眼,兩人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敬畏。

    神卒對于真人們來講乃是無法戰勝的存在,今天這件事若是傳揚出去,方蕩就真的不再是傳說而變成一個神話了。

    方蕩越強大,兩女心中越是復雜。

    凝土忽然微微皺眉低聲道:“不行,搞不定,這個……神卒似乎專門為了抵抗我而經過改造,他的精神比以前的神卒要強大太多了!”

    凝土的話使得方蕩微微皺眉,果然,那不斷亂轉的神卒的內核的速度開始逐漸放慢,正常情況下,這是兩者爭斗之中有一方占據了上風,從而開始逐步收回身體的操控權才有的情況。

    原本有這樣的情況,方蕩會認為是凝土占據了上風,但現在看來,是凝土落在了下風!

    方蕩身形忽然一動,投入擰轉大陣之中。

    緊接著方蕩腦后的光輪一圈圈亮起,方蕩的面容開始變得越來越雍容古拙,最終方蕩化為一尊古佛,腦后光芒萬丈。

    “神卒,還不臣服?”隨著方蕩的話語吐出,古佛腦后一道道的光圈陡然飛起,化為一個個的圓環當空朝著神卒的內核打去。

    信仰之力無形物質,根本沒有辦法用尋常的手段來防御,除非用強大的精神力量去對碰,而此時神卒正在和凝土對抗,哪里分得出余力來對抗方蕩的信仰光環?

    信仰光環一個接一個的打入內核之中,內核中的古怪嬰兒發出一聲聲凄厲的嘶吼。

    慢慢的神卒的內核中的胚胎暴戾的雙目開始變得安靜下來,小嬰兒也由原本的激動無比變得安穩起來。

    大約一刻鐘的時間之后,神卒的內核徹底的平靜下來,靜靜地懸浮在空中,內中的嬰兒安詳的睡著,一道道的光圈在他的腦后不斷的浮現著。

    方蕩終于松了一口氣,這個神卒實在是太難搞了,不過今天也算是試驗出,不光凝土對于神卒擁有破壞力,信仰之力也是有用的!

    現在神卒身軀之中的凝土已經被驅趕出來,神卒老大的不開心,但卻也無可奈何,方蕩是他的主人,主人的事情自然是主人自己做主!

    方蕩伸手一招,那枚神卒內核便即乖乖的飛到了方蕩手中,方蕩雙目微微瞇起,仔細感受著神卒內核之中的氣息,和神卒開始溝通起來。

    擁有了神卒就等于擁有了神卒的完整的記憶,這可是一個寶藏,一個關于與古神鄭的,關于與整個世界的寶藏,方蕩在此之前其實并未想過這個問題,而此時,一切的種種迅速鉆進方蕩的腦袋中,方蕩完全沒想到幸福會來得這么突然!

    要知道,神卒可是古神鄭創造世界之后就存在的生命,他們或許只比龍族稍晚一些出現,而他們所知道的,是龍族們完全無法觸摸的秘密!擁有了他們的記憶,方蕩簡直就等于見證了一遍古神鄭的創世史!

    方蕩覺得自己手握一個寶箱的鑰匙,現在就是揭開這個寶箱的時刻!

    方蕩的神念逐漸和神卒的神念溝通到一起,方蕩深吸一口氣,神念探查,準備如同翻書一樣翻開神卒的記憶,即便是方蕩,這也是極為激動人心的一刻!

    方蕩如同置身于一座殿堂的大門口,方蕩伸手去推,然而,神卒的神念之門方蕩卻推不動!

    方蕩一愣隨后加大神念的力量,牟足了力氣去推那扇門,那扇門依舊紋絲不動,堅如磐石。

    方蕩眉頭一皺,當即腦后信仰光輪一道道的投入神念之體中,想要撞開這扇門,不過隨著方蕩撞了數十下后,幾乎耗光了信仰之力,也沒能叫這扇門動彈分毫!

    方蕩神念消耗極巨,不由得開口問道:“神卒,我為何無法查看你的記憶?”

    此時在方蕩身側出現一個長嘴長尾身上有著青藍網狀斑紋一口細碎牙齒的小怪物,小怪物如嬰兒般大小,長到了這家伙一定是個兇頑的猙獰怪獸,但現在看上去卻顯得有些幼、齒可愛,這小東西開口道:“我們的記憶乃是這個世界中最大的秘密,沒有古神鄭的允許,誰都無法觀瞧!”

    方蕩聞言不禁搖頭苦笑!

    方才他也是被寶藏蒙蔽了眼睛,其實早就應該問一下神卒,這樣就不必耗費那么多的信仰之力了!

    方蕩看著這扇大門心中惋惜無比,既然這是古神鄭設下的禁制,方蕩也就絲毫都沒有將其破開的想法了!

    方蕩隨即靈光一動,眼中黑色的光芒一閃,喚出實言之書,既然不能讀取這些神卒的記憶,那么方蕩可以嘗試觀瞧一下他們的生平過去,以神卒為坐標,和讀取他們的記憶也沒什么區別!

    (本章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