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長毛星辰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長毛星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早就說你的辦法行不通!”笑?肥大的臉上滿是埋怨。

    梵須掙扎著從玉笛之中鉆出,臉上神情陰沉:“誰他娘的能想到那個老婆娘竟然會不顧生死進行大挪移?”

    “有什么想不到的,那可是神思寶盒,這樣的寶物當前,什么代價不能付出?”笑?不耐煩的道。

    “這個家伙怎么辦?”笑?一指雪衣真人。

    此時的雪衣真人一張面孔僵硬,雙目呆滯,似乎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感知,變成了一具傀儡。

    梵須伸手一拍雪衣真人,雪衣真人雙目之中靈光微微一閃,梵須還有笑?則身形急速前行,疏忽間遠去無蹤。

    留在原地的雪衣真人打了個寒顫后清醒過來,此時的他環視周圍一臉的納悶,不知道自己怎么會忽然出現在這里,他想了想后一拍腦袋,想起來了,他想要追逐拯救方蕩,腦袋一熱就沖出來了,結果沖到這里已經找不到敵人在那里了。

    雪衣真人連忙掉頭飛回洪洞世界。

    “原本以為躲在洪洞世界之中,趁著雙方爭斗的時候占個便宜,沒想到那老嫗上來就放個大招,這使得我的計劃全盤落空!”

    梵須一邊飛一邊懊惱無比。

    “現在方蕩落在神光世界的神明手中,他們肯定會將方蕩帶去神光世界,咱們速度夠快的話,或許還能夠敢在他們之前攔住他們!”笑?咬牙切齒的說道。他身材肥胖最討厭的就是趕路了!

    梵須點了點頭,但隨即臉上的表情變得毫無生氣,“攔住他們又怎么樣?靠咱們兩個還能打得過十三位神明?去了也不過是送死罷了。”

    笑?看了梵須一眼,冷哼一聲道:“別人不知道你的底細,我卻清楚得很,那十三個神明會是你的對手?你這家伙就是一個有著通天手段老鼠心思的家伙,膽小懦弱,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就不愿意動手,你就藏著掖著吧,本來隨時能夠到手的神思寶盒,被你搞得連個邊兒都碰不到!”笑?目光望向梵須,輕蔑的說道。

    梵須雙目之中光芒微微一閃,隨即疑惑的道:“開什么玩笑,如果我有本事能夠戰勝十三位神明那我還會眼巴巴的看著他們離開?”

    笑?嘿嘿一笑,不再多說什么,開始加速前行,轉瞬就將梵須拋在身后。

    梵須一雙銅鈴般的大眼珠子微微一凝,臉上的神情也變得相當冷冽,隨即便加速追在笑?身后,臉上的表情也恢復了憨直的模樣。

    方蕩被囚禁在銅鐘之內,并未表現出任何的慌張無措,相反,方蕩在這里宛若回到自己的家中一樣,從容不迫!

    方蕩伸手摸了摸銅鐘的四壁,立即就有一股電弧炸開,彈飛了方蕩的手指。

    方蕩手指上焦糊一片,可見這銅鐘的厲害。

    不過方蕩并不太在意這銅鐘,他對于這銅鐘掌握的秩序之力很感興趣。應該是雷霆類的秩序之力。

    風火雷電這都是一等的殺伐類神通,方蕩覺得這銅鐘中的秩序之力若是能夠被引到凌光劍身上的話,對于凌光劍中的雷霆女神有著極大的好處。

    方蕩這樣想著,靈魂之中的道字頭顱便開始蠢蠢欲動,“用神器來收我,簡直就是在開玩笑!”方蕩冷笑一聲。

    疤面神明正和一眾神光世界的神明們一起急速前行,然而忽然間感到胸口處一陣發燙。

    疤面神明也并不以為意,在他看來應該是方蕩正在他的納地鐘內翻騰,想要掙扎著逃脫出來。

    不過,這在疤面神明看來簡直就是癡心妄想,他的納地鐘乃是專門的收神法寶,掌控雷霆秩序之力,任何想要接近納地鐘的想法最后都會被雷霆電力轟的渣都不剩,他根本就不怕方蕩逃出來,唯一感到有些憂慮的就是方蕩別被納地鐘給生生轟成渣。

    疤面神明嘲諷一笑道:“這家伙現在還在我的納地鐘內掙扎呢!也好,在里面磨磨他的銳氣,叫他明白自己的處境究竟是怎么樣!”

    其余神明都清楚納地鐘的威力,所以盡皆一笑,對于方蕩在納地鐘的掙扎不以為意。

    飛著飛著,疤面神明覺得有些不對頭起來,因為納地鐘越來越熱,已經超出了他曾經遇到的極限,納地鐘變熱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納地鐘正在持續的消耗大量電能。

    按照疤面神明的預計,方蕩在納地鐘內堅持一刻鐘的時間也就應該差不多了,不被煉化成渣也應該被電鞭抽打得皮開肉綻,最不濟,方蕩也應該搞清楚自己的狀態,知道繼續掙扎下去毫無用處了。

    但方蕩似乎比他想象中的更有毅力,還在咬牙堅持著,這倒使得疤面神明有些擔憂,他是怕方蕩活活被電火燒死,就在他準備調整一下納地鐘,使得納地鐘收攏一下電力的時候,納地鐘陡然一顫,緊接著,疤面神明猛的感到納地鐘和他之間的聯系一下斷開了。

    自己和自己的神器之間的聯系斷絕,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神器被人掠奪了!

    但這怎么可能?誰能掠奪他的神器?難道說是方蕩?

    疤面神明心中剛剛想到方蕩,他胸口處的納地鐘內猛的爆發出一道道驟烈的電芒,電弧躍動一下就將疤面神明包裹其中。

    雷霆電力的秩序之力一旦爆炸開來,威力十倍于普通的雷電,一瞬間疤面神明身軀上就傳來劈啪爆響,雷蛇般的電鞭四處抽打,周圍幾名神明猝不及防下瞬間遭殃,被雷霆電力抽得皮開肉綻。

    空間都炸出一道道焦糊的印記。

    疤面神明皮肉焦糊一片,從那雷霆電力肆意抽打之中爆射而出,即便是焦糊的面容都掩蓋不住疤面神明的一臉震驚表情。

    其余的神明們也一個個一臉驚詫,緊盯著那雷霆抽打之處。

    雷霆好似狂暴的百頭巨蟒一樣,抽打在虛空中發出一聲聲震顫星辰的巨響。

    “怎么回事?”紅素神明神情緊張的問道。

    他們已經損失了老嫗的性命,若再出什么意外,那損失就大了。

    疤面神明目光凝重臉上的焦糊肉皮正在不斷的剝落,露出嶄新的皮膚,“方蕩,那家伙奪走了我的神器納地鐘!”

    疤面神明話音剛落,嗡的一聲巨響從電蛇游走之處傳來,巨響劃過,電蛇消失無蹤,納地鐘消失無蹤,方蕩消失無蹤!

    “挪移?詩玉的挪移神通?”紅素神明猛的發出一聲尖叫,撲到方蕩消失之處,此處依舊留有雷霆抽打的焦糊鞭痕,只是方蕩和納地鐘已經消失不見。

    “那里去了?方蕩那里去了?”紅素神明雙目瞪得血紅,嘶聲吼叫。

    周圍一眾神光世界的神明一個個面面相覷,其中一位連忙站出來,伸手在空中一抓,捏出一團透明模樣的東西,這是方蕩的氣息,這位神明最擅長的就是追蹤,他掌握氣息秩序。

    這團氣息在這位神明手中來回鼓動,片刻之后,化為一只小鳥,嗖的一下從神明手中飛出,朝著遠方疾馳而去。

    一眾神明一個個臉色凝重,為了抓方蕩老嫗放棄了自己的生命,若他們沒能將方蕩抓住的話,老嫗豈不是白死了?

    紅素雙目血紅一片,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她絕對不能放過方蕩!原本已經逐漸冷靜下來的紅素神明在看到方蕩吞噬了詩玉神明后施展的詩玉神明的神通瞬間再次陷入暴怒之中。

    方蕩此時已經遁出數十萬里之外,不過方蕩并不知道一眾神明正在一只小鳥的帶領下朝著他這邊疾馳而來。

    方蕩正在觀瞧縮小到了手中的這枚銅鐘,銅鐘內的秩序之力已經被方蕩吞掉了,此時只剩下一個外殼,這外殼頗為精致,內中還有一個不俗的囚人陣法,方蕩沒有舍得直接丟棄,將其收了起來。

    方蕩雖然將這納地鐘的秩序之力抽吸出來,但卻并未將其變成自己神魂上的一顆頭顱,而是將這道秩序之力投注到了凌光劍上。

    凌光劍劍身之中的雷霆女神此時神魂正在被雷霆之力一遍遍的洗煉,她本身并未成就神性,此時方蕩強行將雷霆秩序送入她的神魂之中,等于是直接將她的修為境界從真人境界提升到神明境界,其中的兇險程度可想而知。

    之前方蕩將生長之力打入凌光劍中,不過是借用凌光劍存儲生長之力罷了,并不是雷霆女神真的就具備了生長之力,而此時則不同,方蕩是要叫雷霆女神直接和雷霆秩序之力融為一體。

    不過,方蕩有信心雷霆女神能夠熬過這一關,如果是尋常真人,方蕩絕對不會這么做,但雷霆女神不同,雷霆女神本身就是電種之中生出來的智慧生命,而電種又是無限接近于雷霆秩序的存在。

    所以方蕩和雷霆女神溝通之后,兩者都認為這件事值得嘗試!成功的概率頗高!

    雷霆女神雖然也叫女神,但距離真正的神明還有很遠的距離,此時能夠一步登天,徹底變成一位神明,雷霆女神自然愿意嘗試,為此付出生命也是值得的!

    方蕩為雷霆女神保駕護航,眼瞅著雷霆女神神魂在雷霆秩序之力的鞭撻下不斷的粉碎,方蕩卻并不著急,死而復生,這是成就神明的必經之路。

    熬過去一步登天,熬不過去就是魂飛魄散!

    就在方蕩專注得等著雷霆女神重塑神魂的時候,猛的發現極遠之處有亮光閃爍一下,方蕩頭皮微微一麻,隨即掉頭就走。

    “他在那里!”那名掌握氣息的神明驚喜的叫道。

    不過方蕩已經再次施展挪移之術嗖的一下消失無蹤。

    “沒關系,我已經鎖定他了,這么短的距離,我們也可以直接跳躍去抓他!”掌握氣息的神明舔舐、著嘴唇道。

    說著這位神明伸手一劃,洞開空間裂縫,那只氣息小鳥當先投身進去,緊接著一眾神明紛紛鉆入這個空間裂縫。

    方蕩被一路追趕,好在他的空間挪移的神通終究要比洞開空間裂縫要更強大一些,畢竟是空間秩序。

    但十三位神明接力洞開空間裂縫追逐他一個,情況就比較被動了,方蕩最初還能拉開距離,但慢慢的就被十三位神明追在后面死死咬住,方蕩同時還要為雷霆女神保駕護航,越來越被動。

    不過,方蕩并不緊張,依舊從容,悟通了陰符經后,尤其是擁有道字頭顱之后,方蕩的心神越來越穩固,越來越不容易因為外物而影響心神。

    雷霆女神的神魂終于在一片雷光電火之中逐漸重塑出來。

    方蕩稍稍松了一口氣,便不再去理會雷霆女神,此時的方蕩終于可以全身心的和身后的一眾神明周旋了。

    方蕩先是以土字神通凝聚出一大片土地來,這一片土地堪比一顆星辰,當這片廣袤的土地成型,防彈將發自神通加持在這片土地上,使得這顆星辰般的土地化為一片毛茸茸的巨大毛球,隨后方蕩將長久神通加持在這片土地上,使得這片土地變得堅固難以摧毀。

    這些做完方蕩直接鉆進了這顆毛絨絨的星辰之中。

    十三位神明從空間裂縫之中鉆出,一眼就看到了這個毛絨絨的星辰,一見到這顆星辰的一瞬間,十三位神明幾乎都是感到一陣惡寒,這東西看上去實在是太叫人毛骨悚然了。

    那只氣息小鳥停在這顆星辰之外,振翅名叫不休,直指這顆長毛星辰。

    “方蕩停下來了?他沒了力氣還是有什么別的打算?”

    一眾神明迅速的將這顆毛絨絨的星辰給團團圍住,隨后才開始交流。

    “管他那么多,炸了這顆星辰再說!”疤面神明因為方蕩從他手中逃走,心中一直憋了一股火,此時的他的憤怒僅次于紅素神明,所以二話不說,翻手就丟出十道雷火。

    疤面神明的神通是抹去,所以不能輕易施展,萬一將方蕩直接抹去了,那就糟糕了!

    十余道雷火被丟入毛絨絨的星辰上,正常情況下一顆雷火就足以毀滅一顆星辰,但此時十余顆雷火在這長毛星辰上炸開,火焰熊熊燃燒了片刻后就自己熄滅,這顆星辰上除了多出來十塊焦糊的斑塊外,似乎并未受到太嚴重的損傷。

    此時紅素神明發出一聲呻吟,身軀開始獸化,她不想給方蕩任何掙扎的機會,幾聲嘶吼之后,紅素蛇鳴化為一頭背生雙翼渾身上下滑溜如蛇的怪物,嗖的一下飛入那顆長毛滾滾的星辰之中。

    “方蕩,你給我滾出來!”紅素神明一聲爆吼,雙手此時宛若鐮刀在空中一斬,這顆星辰上的滾滾長毛立時被切韭菜一樣切掉一大片。

    但這些長毛被切掉之后迅速的重新生長出來,隨著紅素神明投入這顆星辰,這顆星辰上的長毛開始漫無盡頭的生長,原本這顆星辰上的長毛已經夠長了,每一根都有數十米,上百米,宛若無數觸手般朝著四周伸展著晃動著。

    但此時這些長毛越來越長,紅素神明最初還能一下下切出一大片,而此時紅素神明已經消失不見,就算她切掉不少的長毛,依舊被其他的長毛遮掩著身形。

    周圍其他神明見到這個場面一個個眉頭盡皆皺起。

    疤面神明當即祭出自己的抹去神通,伸手當空一劃,長毛星辰似乎變成了紙張上的一幅畫,被一點點的擦除上面的毛糙長毛。

    但這個速度實在是有些慢,十三位神明之中的那位唇紅齒白的書生站了出來,就見他腦后光芒一燦,從中鉆出數萬根飛針來,這些飛針懸在空中嗡嗡轉動,隨著書生一聲喝令,這些飛針立時朝著長毛星辰飛去。

    “刺透!”

    書生掌握的秩序之力,乃是刺透一切!

    這種神通乃是殺伐類神通之中的一等貨色,和方蕩的崩字神通不相上下!

    果然,數萬根飛針宛若暴雨一般的射入長毛星辰之中,片刻之后就從這星辰另外一邊鉆透出來。

    嗡嗡的鳴聲不斷。

    不過書生卻并不滿意,因為穿透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想要搞清楚這顆星辰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時他雖然已經知道這顆星辰乃是方蕩神通演化出來的,但這顆星辰上凝聚了好幾種秩序之力,這使得書生感到相當納悶,并未警惕心提高到了極致!

    “這星辰太古怪,神通演化出來的星辰往往上面只有一種秩序之力的氣息,但這顆星辰上至少有三四種秩序治理的氣息!”

    書生一邊說著一邊連忙閉目,溝通紅素神明,想要將紅素神明呼喚回來。

    然而,書生片刻就張開雙目,因為他已經感受不到紅素神明了,這顆星辰上的長毛不斷蠕動不斷生長竟然干擾了他的感知。

    “不能再等了,一起動手!”書生面色變得極為難看當即叫嚷道。

    此時的紅素神明已經到了土壤地面。

    在這土壤上層層疊疊的生長著太多的長毛,這些長毛每一根都已經生長到了一兩米粗細,彼此之間的間隙也就只有一米多,身處于這些長毛之中紅素神明感覺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

    “這是什么鬼地方?什么鬼神通?惡心死我了!”這長毛星辰對紅素神明最大的傷害不是肉身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