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生命交換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生命交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方蕩不住的翻滾,每一次翻滾,都使得方蕩的傷更深一層,原本就已經錯位或者斷裂的骨頭成了方蕩最大的殺手,這些骨頭要么刺入心肝脾胃肺中,要么支出皮膚之外,在方蕩的身上透皮而出。

  ??當方蕩滾了一百米來到那株杏樹前的時候,方蕩已經奄奄一息,肉身隨時都要死亡。

  ??咚的一聲,方蕩已經破爛的身軀撞在杏樹龐大的身軀上,方蕩的被撞得噗的噴出一口鮮血,隨即方蕩的一張臉急速的灰敗下來,方蕩的雙目也變得暗淡,內中再無任何光澤。

  ??生命凋零只在剎那之間。

  ??那株有著數十年年輪的老樹的密密麻麻的枝干朝著天空,說明這株大樹在盛夏時節是多么的枝繁葉茂。

  ??而此時的方蕩看上去更像是一截干枯的樹枝。

  ??大樹的枝頭還留有一些盛夏的痕跡,深翠色的芽孢靜靜地等待著下一個春天的到來。

  ??不過,這芽孢等不到下一個春天了,因為他在緩慢的枯萎著。

  ??一個生命的凋零,一個生命的復生。

  ??在這一界中,修仙者被凡人當成是貪得無厭的蝗蟲不是沒有原因的,一個修仙者想要成就修行,必須要汲取大量的生機之力,正如一個人需要吃飯才能維持自己的生命一樣,修仙者超越凡人,所需要的就不僅僅是普通的飯菜,而是生命的最精華部分,生機之力。

  ??大量的生機之力是修仙者成長的根本,甚至,離開了生機之力,就如同人離開了飯菜一樣,會被慢慢餓死,也就是說,一名修仙者,從踏上修仙之路的時候開始,就已經再也離不開生機之力,生機之力如同賭品一樣,吸引著修仙者們。

  ??大樹的枝杈在微風中發出咯吱吱的聲響,隨后一節節的龜裂,斷裂,宛若一場樹枝小雨,很快就將方蕩給掩埋在枝杈之下。

  ??枝杈之下的本來已經冰冷的方蕩此時雙目重新煥發出光芒來,但這光芒依舊微弱,因為這一株樹能夠給方蕩提供的生機之力相當有限,一顆生長了數十年,并且生機勃勃的大樹,能夠給方蕩提供的生機之力不過是使得方蕩短暫的延長一點生命,完全不夠方蕩療治傷勢。

  ??方蕩從一堆枯枝中爬起,目光隨后就盯在了遠處的一片枯草上,這一片枯草面積不小,但這些枯草上的生機之力還比不上這株大樹,方蕩現在是饑不擇食,即便這些枯草的生機之力不多,方蕩也絕對不能錯過。

  ??方蕩攀爬著來到枯草之中,隨后,這些本就已經枯萎的枯草隨著方蕩的手指觸碰,急速的干涸著,以方蕩的手指為中心,死亡如漣漪一般擴散開去,這些枯草根系之中僅存的,為了來年生根發芽而準備的生命力被方蕩吸取掉了四成,雖然只是四成,但剩下的生命力并不足以維持這些枯草的生存,這些剩下的生命之力會慢慢消散。

  ??這是方蕩修為還太低,無法將所有的生命之力全部汲取出來的緣故,可以說,初級修仙者對于生命的浪費到了叫人發指的地步。

  ??方蕩汲取了一大片草地的生機之力后,慢慢的能從地上爬起,緩緩行走,方蕩的目光投注在了更遠處的一株大樹上,方蕩估算了一下自己的狀態,他身上的生機之力只夠支撐他走到那株大樹前,而在這株大樹之后,是另外一株大樹,接連走過三顆大樹之后,就是一片濃密的樹林。

  ??方蕩只有走到那片樹林中,才能汲取到更多的生命之力,甚至能夠療治傷勢。

  ??方蕩艱難前行,這是一場生命的接力……

  ??遺失了方蕩的指揮室中,所有的人都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樣,他們如此近距離的觸碰到了扭轉人族命運的契機,但卻將這個契機搞丟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改變人族的命運而兢兢業業的努力工作,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使得人族重現榮光而付出生命,而他們竟然輕而易舉的就將這個希望搞丟了!

  ??天底下沒有什么事情比這更叫人感到沮喪了。

  ??瓦爾將肩膀上的將星摘下,就算所有的人都挽留他,他也無法面對自己的這次失敗。

  ??等待他的是在接下來的日子之中,沒有止境的自責!

  ??“長官,零號地區有異常情況!”

  ???瓦爾聞言一怔隨后銀白色的眉頭皺起,立即抬頭,此時畫面已經從監控員的小電腦上轉移到了大屏幕上。

  ??為了方便尋找方蕩,瓦爾將方圓百里的范圍內,切割成一塊塊方塊,標記了從零到九十九的編號。

  ??零號地就是方蕩墜落之地!

  ??就見零號區域正有一道生機之力在緩慢的消散,就像是一盞蠟燭慢慢的熄滅一樣!

  ??“修仙者在汲取生命之力?”瓦爾目光猛的一閃。

  ??他這次為了抓捕方蕩特意調來一顆小型的浮空生機之力檢測儀,在降臨者沒有毀掉世界科技之前,整個地球上空至少有數十顆衛星在監視著整個地球上的生機活動,甚至連一棵樹的生死都能察覺得到,通過這種省級監測衛星,世界上的諸多政府能輕易的察覺修仙者的痕跡,從而通過殺神小隊來對其進行狙殺。

  ??但自從降臨者毀掉了天上的所有的衛星之后,生機觀測就只能用這種比較簡易的生機觀測儀了。

  ??一顆這樣的小型的浮空生機之力檢測儀可以監控一公里內的空間。

  ??不過,因為沒有衛星作為通訊工具的緣故,所以,這些浮空生機之力檢測儀的信號傳輸是由延遲的,并且延遲非常大,一方面,這種生機檢測儀不過是小型設備,無法進行大數據的運算,只能將檢測到的數據原封不動的傳輸給距離最近的指揮中心,然后指揮中心在通過一個個中轉站傳送到總指揮部,只有總指揮部才有超級電腦來做運算,從而將復雜的數據轉換成直觀的視圖。

  ??這種延遲大概有半個小時左右。

  ??“我不管這個家伙是誰,馬上將他給我抓回來!”瓦爾眼睛瞪得溜圓,幾乎是在咆哮著吼道!

  ??正在數十里之外翻地毯般搜尋方蕩的環戰士們聽到命令立即掉頭朝著零號區域疾馳。

  ??“但愿是方蕩!”瓦爾身旁的副指揮官幾乎是用祈禱的語氣說道。

  ??瓦爾用力的敲了一下桌子道:“肯定是他,我們搜尋了方圓數十里的空間,每一寸土地都被翻了過來,我們明明知道方蕩根本不可能逃走,但就是找不到方蕩的藏身之處,現在我明白了,他根本就沒有逃走,就藏在零號區域,甚至,就藏在那一灘鮮血之下,而我們搜查最少的,恰恰是那片血跡所在之處。如果這片區域之中還有方蕩藏身的地方的話,那么就只有零號區域了!”

  ??作為親手遺失了方蕩的環戰士小組,劉莉還有查理、黃天器、鄧少華聽說有了方蕩的消息,立即第一時間朝著零號區域疾馳而去,連續尋找方蕩他們背后的渦旋氣囊的燃料已經快要耗盡了,但他們沒有一個選擇離開,因為他們知道,一旦離開了,那將是他們的人生最黑暗的時刻的開始。

  ??所以他們寧肯如杭寧那樣死在這里,也好過在未來的殘生之中背負著愧疚生不如死!

  ??他們這一組第一個趕到零號區域,隨后就看到了地面上的大坑,這個位置正好是玻璃囚牢撞擊地面的地方,在這個大坑正中心的位置,此時又多了一個小坑,還有一塊可以將一個人壓在下面的巨石。

  ??劉莉雙目一亮,伸手摸了一下小坑之中的鮮血,除此之外,還有一行清晰的翻滾爬行的痕跡,隨后劉莉還有其他三個隊員嗖的一下飛起,沿著那爬行的痕跡前進,隨后他們看到了一棵宛若被火燒了的大樹前,大樹只剩下一根樹干,枝杈全都跌落下來,宛若一個墳堆一般,在這個墳堆上有一個凸起,是一個人從樹杈中爬出造成的。

  ??劉莉心中大喜,沿著那爬行的痕跡繼續前進,一片草地,一棵樹,當他們來到一大片只剩下樹干還有一堆堆的樹枝前。

  ??到了這里劉莉還有其他三個環戰士的臉色立時變了,因為這一片區域原本有樹木三千多株,這樣龐大的樹林已經足夠方蕩恢復修為療治傷勢了!

  ??這樣的能跑能跳的方蕩,自然是一場噩夢!

  ??“追,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抓住方蕩!”劉莉大喝一聲,隨后渦旋氣囊噴吐出驟烈的藍焰,發出輕微的呼嘯,帶著劉莉等人升空。

  ??汲取了整座森林的生機之力后的方蕩已經不再如之前那樣到處留下痕跡,此時的方蕩顯然已經完全恢復了巔峰狀態,被毀滅了的森林中再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方蕩就好像從沒有來過這里一樣,若不是這整片森林都被汲取了生機之力,劉莉他們肯定察覺不到方蕩曾經來過這里!

  ??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