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心結難解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心結難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將尊者修士變成可供自己差遣的法寶,而自己反客為主,變成駕馭法寶的主人。

  ??方蕩都不得不為這件九頭鎮擊節叫好。

  ??有了這些‘法寶’,那么陶林的父親回去說張狂的父親和爺爺出賣了他也就不再是什么解不開的謎團了。

  ??應該是陶林的父親被變成了法寶,他回去不是為了告訴陶林究竟是誰害了他們爺倆,而是要將那個二十年后九頭鎮化為神器的消息帶回黃蛟門,作為引誘諸多尊者到來的誘餌。

  ??想來其他的門派也是如此受到了這樣的消息。

  ??望著周圍的一眾沒了靈魂的‘法寶’,尤其是張狂的父親還有爺爺,若站在這里的是真正的張狂的話,那家伙估計一下就崩潰掉了。

  ??方蕩隨后想要找到陶林的爺爺,不過,很可惜,方蕩對于陶林的爺爺的模樣已經完全沒有記憶了。只能看看哪個和陶林最像。

  ??不過,這些尊者們一個個灰頭土臉,在這地下之中被封印了二十多年,相貌變化很大,想要從這些人中找出陶林的爺爺,對于方蕩來說未免有些太難了!

  ??眼瞅著這些尊者真人修士朝著自己匯聚過來,方蕩開口道:“九頭鎮,出來見我!這些小雜魚你最好全都收起來。”

  ??此時的方蕩身上的氣息猛的澎湃開來,在方蕩的腦后出現一道道的光輪,一十二道光輪轉動不休,佛光閃爍,化為一道道的利劍,將周圍的一切全都照得明亮無比,那些磚塊上被佛光燒灼得冒出滾滾黑煙。

  ??而那些尊者們一個個開始皮焦肉爛,尸體上冒出一個個的血泡。

  ??在方蕩身后此時已經有如意佛閃現出來,在如意佛周圍有千萬人齊聲誦佛的聲音,嗡嗡震震,震動得整個房間都在顫抖搖晃!

  ??此時一道聲音猛的尖叫起來:“住手!”

  ??隨之一同出現的是一個七八歲的女娃娃。

  ??這個娃娃一張面孔邪惡無比,雙眉直入鬢角,一對眼睛狹長而鋒利,兩顆眼珠細小只剩下兩個黑色的斑點,尖銳的鼻子似乎能戳破木板,尤其是那張嘴,薄薄的嘴唇中是細碎的鋒銳牙齒,身上更是骨瘦嶙峋,看上去猶如一個剝了毛的猴子。

  ??方蕩眉頭微微一皺,這么丑陋的東西,即便是他也很少見到。

  ??“你是九頭鎮?”方蕩上下觀瞧這個小女孩,小女孩卻呲牙咧嘴的嘶吼道:“收起你的那些該死的光芒!”

  ??方蕩微微一笑,非但沒有收起佛光,反倒是他身后的如意佛身形猛的膨脹一圈,佛光越發刺目耀眼,將整個房間都融入了一片炙白之中。

  ??在這佛光普照之下,那些尊者真人修士身上的皮肉吱吱作響,不過他們一個個全都面無表情的矗立在原地,宛若一根根木頭。

  ??而那個懸浮空中的兇厲女孩則發出痛苦的尖叫。

  ??方蕩是何等存在,他度化百萬生靈進入佛國,身上的佛力何等強悍?九頭鎮即便是一件神器,也要被方蕩降服!

  ??小女孩嗷嗷怪叫,身形猛的在空中一滾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房間周圍的磚石開始繼續滾動翻轉,并且磚石之中開始有一道道的力量流溢出來。

  ??而那些宛若木樁一樣的尊者還有真人和修士們此時一下都活了過來,雙目之中精光爆射,緊接著將各自的力量釋放出來。

  ??這些力量順著他們的血液流淌,灌入地下,此時方蕩才看到這些尊者真人修士們的雙腳上面生長出無數的根系,深深扎入地面,和地面鏈接在一起,而他們就像是電池一樣開始給這件九頭鎮提供強大的源源不斷地力量。

  ??不錯,方蕩此時就在九頭鎮法寶之中,而這件法寶的名字上有一個鎮字,從這個字上就能知道,這件法寶的功效是用來鎮壓。

  ??將尊者還有真人們誘惑進九頭鎮中,基本上就等于是將對方給關押起來了。

  ??如果之前外面的四十多個尊者一股腦的進了那個九頭妖洞的大洞之中,恐怕他們都得變成這些肉樁。

  ??隨著這數十位尊者、真人還有修士們的力量貫注,等于是數十位尊者真人們在一起駕馭一件神器,那么這件神器能爆發出來的威力自然非同尋常!

  ??……

  ???九頭妖洞之外。

  ??陶林終于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從瀕臨走火入魔的狀態之中走了出來。

  ??不過,他臉上半點輕松的表情都沒有,相反,他郁郁寡歡。

  ??在陶林的心中有個結,原本他以為自己的這個結在父親還有爺爺被出賣身死上,現在,隨著張狂一步踏入九頭妖洞,陶林忽然發現,他的心結根本不在父親還有爺爺的死亡這件事上。

  ??他的心結一只都在張狂身上。

  ??那個曾經爬到樹上給他摘棗子的家伙身上。更多的記憶他已經沒有了,只剩下這一段,畢竟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但他很清楚,張狂是他兒時唯一的伙伴,并且是從小到大以至于到現在的唯一的伙伴。

  ??那件事之后,在娘的要求下,他變成了復仇的魔鬼,處處打壓張狂,拼命修行,從而也就徹底喪失了結交新的伙伴的機會。

  ??時間一晃,二十年過去了,似乎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看著張狂的背影,似乎又什么都沒變。

  ??他和張狂之間的心結來自仇恨,但這個仇恨的宣泄目標,本不應該是張狂。

  ??陶林忽然嘆息一聲道:“我大道無望了!”

  ??鴻海還有燕清兩個齊齊望向陶林。

  ??對于一個合道尊者來說,大道無望這句話就代表著他再無銘碑的希望。

  ??這可是天大的事情。

  ??“為什么?張狂一死,你的心結不久打開了?”鴻海疑惑的問到。

  ??陶林苦笑搖頭道:“世間最莫測的莫過于人心,原本我確實是這么想的,但此刻我才明白,張狂一死,我的心結再難打開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