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微塵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只有懷著這樣心思的人,才會有那么冷漠的眼神。

  ??在他眼中,世間的一切,都只是一枚棋子,不論你是敵人還是戰友,不論是勝利還是失敗,都不在他的心中。

  ??這樣的家伙,究竟想要得到什么?真的如天地一般,將萬物當成芻狗,完全無所求?

  ??肯定不是,若是天地般無所求的心思,這家伙絕對不會參與進來。

  ??陳恩尊者心亂如麻,前面的一千年,他自以為是掌握了命運的佼佼者,最終會帶著厚土門成為新的十大門派,誰知道一遇到方蕩他就從掌握命運的佼佼者的身份變成了命運的奴隸,卷入了無法控制的洪流中,從此只能掙扎,無法反抗。

  ??厚土門的一眾修士們望著這一片土地發呆,還有的在詢問夜入尊者去了那里,這些人都是懵懵懂懂,陳恩扭過頭來,望向一眾修士,此時的他眼圈中的濕潤已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堅定。

  ??“至少,要叫這些人活下來吧!”

  ??夜入尊者選擇以死謝罪,為的不就是這些人么,厚土門的這些孩子,如同他們的子孫一樣。

  ??夜入尊者,是懷著父親的心思去死的,那么陳恩尊者就要以父親的身份活下來,也正是因為如此,夜入尊者死在身側,陳恩尊者卻無動于衷。

  ??他們兩個都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角色,要為這個角色,完成自己的使命。

  縱然我的生命輕如微塵,縱然一切都已經被命運注定,我也要挑戰命運,大不了一死罷了!誰不會死呢?

  ??方蕩回到家中,陳殺已經完成了今天的修行,疲累的躺在棗樹下,一雙眼睛盯著棗樹上一顆即將成熟的棗子。

  ??方蕩也躺在樹下,“你完全可以叫那顆棗子早熟一些,甚至你可以叫這株棗樹瞬間繁華,產出無數棗子。”

  ??陳殺卻搖頭道:“那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愿意等。”

  ??方蕩微微一笑。

  ??說是人心難測,其實沒什么難測的,人之所以心思容易變化,其實都是目光短淺造成的,人的目光越短淺,心思就越難測度,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會因為眼前一個饅頭出賣你,相反,那些目光長遠的,心思就很清楚,甚至一目了然,這也是為什么人們更愿意和聰明人打交道的原因,至少你不會只值一個饅頭。

  ??一個人,一個八九歲的孩子,能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去等,不專注眼前的利益,控制自己的占有欲,已經很不錯了,這是成就大道的心性。

  ??“師父啊……”

  ??方蕩嗯了一聲回應。

  ??“你說,我真的還能再見到那個家伙么?”

  ??方蕩回答道:“有可能吧,凡事不要往太好的方向去想,因為這個世界上的事情總是不如意的居多。”

  ??陳殺小腦袋枕著自己的胖嫩小手,仰望樹葉中瀉下的陽光道:“我希望晚點見到那家伙,那個時候我會很強,我會站在他的面前,低頭俯視著他,叫他明白自己錯了!”

  ??方蕩聞言目光中有波紋涌動,他想起了自己的兒子,方尋父,或許當初也是這么想的。

  ??“師父啊……”

  ??“嗯。”

  ??“要是我太早見到那家伙,你幫我個小忙唄?”

  ??“不,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師父啊,我就是想叫你幫我揍他一頓,我怕我打不過他。”

  ??“……”

  ??“好!”

  ??“師父,你答應了,可不能反悔!”

  ??方蕩嘴角輕輕抿著,微微笑著。

  ??“應該找個人也揍我一頓啊!”樹葉搖曳之下,斑駁的陽光流轉之中,方蕩喃喃自語著……

  ??無情人的身,有情人的心,無論是做父親還是做丈夫,方蕩都虧欠太多。

  年齡不夠,不懂這些……

  ??“師父,能說一下你見到的那個家伙是什么樣子的么?”

  ??陳殺似乎掙扎了很久,終于將這句話問了出來。

  ??方蕩收攏了心思,想了想當初和陳屠見面的場景。

  ??“你父親啊?傻乎乎的……”

  ??“哼,我不理你了!”陳殺剛聽了一句,就不樂意了,爬起來,跑掉了。

  ??方蕩微微搖頭。

  ??此時方蕩神念微微一動,緩緩坐了起來,他不久前在踏雪宮中布下的餌終于被咬中了。

  ??方蕩身形一躍而起,化為一道疾風,從黃蛟門中一穿而出,原本方蕩進出需要腰牌,現在,方蕩已經不再需要那東西了,鎮門的老龍絲毫不敢阻攔方蕩。

  ??此時踏雪宮中,兩個尊者探頭探腦的四處轉悠。

  ??這兩位尊者是踏雪宮的尊者,當初方蕩殺上踏雪宮,要將真個踏雪宮毀滅,踏雪宮的四位碑主帶著整個踏雪宮一起逃走。

  ??原本按照四位碑主的想法,就是藏身在隱秘之處直到煉化了他們碑界之中封印的那個東西之后,再出來,但踏雪宮終究是他們經營許久的地方,難免有些放心不下,所以就派了兩個尊者悄悄的回來探查一下情況。

  ??其實目的只是看看踏雪宮被方蕩毀成什么樣子了。

  ??另外若是有可能的話,踏雪宮中還有一些他們匆忙離開時沒有來得及帶回去的東西,這些東西若是能拿回去那就更好了。

  ??這兩個尊者相當謹慎小心,在踏雪宮外轉了一天這才進入踏雪宮中。

  ??結果他們驚喜的發現,整個踏雪宮竟然絲毫沒有受到損毀。

  ??“怪了,那家伙竟然沒有損壞咱們宮中的東西,甚至都沒有在宮中搜掠一番,這里面恐怕有陰謀吧?”

  ??這兩個尊者既然能被派來,自然是老成持重之輩,所以眼見踏雪宮沒有被毀,兩人高興了一下后,就生出疑問來。

  ???這兩個尊者一個叫做孫飛一個叫做奉化,都是謹慎之輩。

  ??提出疑問的是孫飛尊者,奉化尊者低聲道:“卻有蹊蹺,東西咱們不拿了,過一段時間再回來!”

  ??兩個尊者宛若小白鼠一樣謹慎小心,明明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這里有危險,但兩人還是立即做出了最壞的打算,這一次只是試探,過幾個月再回來,若一切都沒有變故,到時候再去取東西就是。

  ??可惜兩人不知道的是,在他們不遠處的幾只鳥雀已經將他們回來的消息傳遞給了方蕩。

  ??而方蕩得到這個消息后,很開心。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