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出乎意料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出乎意料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

  ??厲方厲圓這一對姐弟原本就是兩件神器,靈識早成,被天耀宗的月舞門主攜門中所有的碑主一起耗用一千年的時間使得厲方厲圓兩姐弟脫去法寶的胎殼,塑造了一個完整的肉身,正式踏入了修仙者的行列,同時兩姐弟也給天耀宗帶來的莫大的好處,使得天耀宗直接步入了寬闊的前進道路中,可以說,只要在這條道路上沒有太多的門派攔截,用不了多久,天耀宗就將成為十大仙門中數一數二的存在,碾壓火鳳門更是輕而易舉。

  ??天耀宗現在所缺少的就只是時間而已。

  ??天耀宗原本想著要偷偷發財,慢慢壯大,隨后一鳴驚人,結果,火鳳門不知道發了什么瘋突然公開宣戰,可以說,火鳳門的舉動直接打亂了天耀宗的部署,以至于天耀宗原本的諸多計劃都要重新調整,甚至直接放棄。

  ??而現在,厲方厲圓兩姐弟又被方蕩抓走,對于天耀宗的打擊就更大了。

  ??“怎么樣,你們兩個能不能從那家伙手中逃脫出來?”

  ??月舞宗主也是剛剛得到了消息,從修行之中蘇醒過來,不過,她醒來的稍稍晚了點,方蕩已經將厲方厲圓兩姐弟帶走,就算現在去追,也已經追不上了。

  ??此時在月舞宗主面前懸浮著兩顆桃子模樣的玉石,玉石之中回傳來嗡嗡聲響。

  ??月舞宗主微微皺眉,隨即冷笑一聲道:“把注意打到了你們姐弟身上,實在是那個家伙運氣太差了。”

  ??“我親自為你們姐弟護法,把那個火鳳門的家伙擒抓回來,我倒要看看,這個家伙究竟是我們那個仇敵轉世再生!”

  ??顯然月舞宗主也被方蕩不著調的言語給誆騙住了,以為方蕩是他們天耀宗的老仇家!

  ??此時古正一長老臉上顯出一絲憂色道:“宗主,你的修行正處于最關鍵的時刻,不能輕易施展修為,不如還是由我來替您出手吧!”

  ??方蕩上一次在古正一眼皮子底下逃走,使得古正一長老心頭惱恨,此時有了這個機會,自然愿意親自出手將方蕩抓回來,當然,更重要的還是月影宗主修行上正處于一個關鍵時刻,突破了這個關鍵點,月影宗主就距離紀元境界更近一步了!

  ??月影宗主微微蹙眉,想了想,道:“也好,以你的修為,再加上厲方厲圓兩姐弟的力量想來擒抓那個家伙應該不是問題!”

  ??古正一當即點頭上前,伸手一招,將兩顆桃子般的東西攝到身前,隨后古正一雙膝盤中而坐,雙手結印,神念遁出,嗖的一下進入兩顆桃子之中,緊接著古正一身軀之中的生機之力如大河決堤一般洶涌而出,匯入兩顆桃子之中。

  ??此時方蕩正帶著厲方厲圓一對姐弟急速前行,他估算著自己已經徹底擺脫了危機,就算是天耀宗的修士此時追來,也已經追不上他了,心神稍稍放松了一些。

  ??方蕩將佛文禁言包裹的厲方厲圓取出。

  ???此刻厲方、厲圓姐弟依舊沒有放棄,兩個身形不斷的膨脹,在方蕩眼中望去,不過是填滿了手臂般大小的空間,但若是從厲方厲圓兩姐弟的角度看去,此時的他們已經將方圓數百里的空間填滿,填滿了這么龐大的空間之后,他們才終于開始努力支撐著要將困住他們的佛文金言的禁制給撐破。

  ??但方蕩根本就不在乎這姐弟兩個的這種垂死掙扎,在方蕩看來,這兩姐弟沒有能沖破他的?d字法、輪的禁制的力量。

  ??方蕩正準備收起?d字法、輪,陡然之間,方蕩手中猛的一沉,一股從未有過的重量猛的在方蕩掌心之中的佛文金言內誕生出來,突破兩界桎梏,直接作用在方蕩的手掌上,以至于方蕩在空中急速前行的神情猛的一頓,隨后以直線的方式隕落下去。

  ??方蕩硬生生在空中制住下墜的驅使,另外一只手托住自己被壓得幾乎無法承受重量的手臂。

  ??此時?d字法、輪構成的佛文金言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破碎,無數的碎片飛濺而起。

  ??一條條的麻花般的兩色藤蔓從佛文金言的碎片之中鉆出,朝著方蕩匯聚過去。

  ??這佛文金言之中壓制的藤蔓數量極多,占據數百里方圓,此時找到了空隙猛的鉆出,幾乎是剎那之間數十里內全被兩色藤蔓匯聚。

  ??方蕩瞬間陷身其中。

  ??方蕩心中叫了一聲糟,此時雖然他已經甩掉了尾隨的那幾個天耀宗的碑主,但對方卻肯定沒有放棄,依舊還在苦苦追逐,他在這里停留多一刻就有陷入包圍的危險。

  ??此時方蕩周圍無數藤蔓上都睜開一雙雙眼睛,這些眼睛神情冷漠,眼珠隨著方蕩的動作而不住微微顫動。

  ??“你跑不掉了!”

  ??“想要抓我們姐弟,就憑你也配?”

  ??姐弟兩個心中顯然非常憤怒,所以這一次他們的聲音之中帶有了更多的情緒,更多的憤怒!

  ??緊接著無數藤蔓觸手猛的張開編織成一張張大網,朝著方蕩籠罩過來。

  ??方蕩可是清楚知道,要是被這些藤蔓碰觸到身軀,這些藤蔓立時就會和方蕩的身軀合二為一,占據了方蕩的肉殼。

  ?方蕩當即雙手合十,啟動?d字法、輪,但厲方厲圓破開了他的?d字法、輪,方蕩知道?d字法、輪只能勉強防身,不能徹底保護他。

  ??方蕩身形縱躍,在一張張大網之中穿梭,好幾次都險些被大網攏住。

  ??方蕩知道自己沒有時間在這里耽擱,所以念頭一動,身前倏地一下弒主劍鉆了出來。

  ??弒主劍當空劈斬,一道道的藤蔓構成的大網被炸碎,藤蔓之中鮮血飛濺,顯然這些藤蔓雖然對肉身有著極大的同化寄生的能力,但卻依舊應付不了弒主劍這種極為鋒利的切割之力。

  ??弒主劍在方蕩身前,一路前行,劈開從四面八方朝著方蕩席卷過來的藤蔓,披荊斬棘。

  ??方蕩此時宛若陷入了無盡深淵,雖然弒主劍一路劈斬,但那兩色藤蔓好似無窮無盡一般,籠罩在方蕩身前,方蕩似乎永遠都無法走到盡頭。

  ??并且弒主劍的劍鋒明顯開始變鈍了,顯然,那些藤蔓雖然無法一下融入弒主劍的鋒銳劍鋒之中,但隨著弒主劍的不斷斬削,點點滴滴的附著在弒主劍上,開始不斷的侵蝕弒主劍劍身,影響到弒主劍的鋒銳。

  ??方蕩伸手一點弒主劍,緊接著弒主劍劍身嗡嗡一顫,化為一道半透明的劍光,以更快疾的速度在方蕩身前游走,方蕩緊隨其后。

  ??方蕩心中暗暗心驚,可惜他剛剛扳動了一次時間齒輪,現在是再也沒有余力扳動一次了,不然想要逃走并非難事。

  ??不過方蕩心中并無畏懼,對于方蕩來說,身處險境之中是家常便飯,在死亡邊緣更是尋常事情,更何況眼前的情況還不算太糟糕。

  ??方蕩此時大概推算出,自己已經揮劍前行了上千里,但依舊無法從這姐弟兩個的藤蔓世界之中脫身,那么就說明這藤蔓要么已經擴大到了數千里,要么就是這藤蔓世界正在隨著方蕩移動,方蕩顯然是比較相信后者,將藤蔓擴展數千里,方蕩相信這姐弟兩個能做得到,但這要消耗的生機之力樹木得龐大到什么程度?為了困住方蕩,將藤蔓伸展到數千里之外?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方蕩心中動念,緊接著在方蕩身前開路的弒主劍猛的一伸,瞬間增長,隨后猛的朝著方蕩身下斬去。

  ??按照方蕩的設想,這藤蔓能夠延伸千里,但向下或者向上卻未必還能延伸那么遠!

  ??果然如方蕩所料,方蕩這一劍斬下去,叮的一聲有了斬中了異物的感覺。

  ??方蕩身形猛的一沉,從無數的藤蔓之中穿過,同時方蕩身前無數小劍宛若牛毛一般出現,那些靠近過來的藤蔓轉瞬就被切成碎片。

  ??方蕩宛若一顆彗星,破開了周圍的所有一切直直墜落下去。

  ??無數藤蔓蜂擁而至,想要阻攔方蕩,但方蕩就算沒有了弒主劍他自身就是一把鋒利無匹的劍,再加上方蕩周身都有佛文金言護體,就算藤蔓沾到了方蕩的身上,也被佛文金言彈開,所以方蕩一路向下沒有半點損傷。

  ??隨后咚的一聲硬生生的穿透了藤蔓構成的墻壁,一頭扎進了漆黑的土壤之中。

  ??無數藤蔓緊隨方蕩之后,也鉆入地下,開始在泥土地殼之中的追逐。

  ??方蕩心中微微不爽,厲方厲圓這一對姐弟本已經是他的掌中之物,怎么就這么簡單的被兩姐弟化解了?

  ??按照方蕩最初的想法,這一對姐弟應該沒有破開佛文金言的力量才對。

  ??雖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方蕩也很清楚,他不得不暫時放棄厲方厲圓這一對寶貝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