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 第七百二十七章 袁青衣的一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教訓完司徒玲她們之后,葉凡就在霍巾幗恭送中離開機場。

    他剛剛走到跟袁青衣約好的門口,就看到一輛保時捷停在等待區。

    車旁看著一個年輕女孩,手里拿著一個牌子,寫著葉凡的名字和手機后三位。

    女孩二十多歲,大學剛畢業的樣子,穿著黑色風衣,黑色絲襪和黑色長靴,看起來很是時尚和嬌媚。

    雖然她臉上遮著一副蛤蟆鏡,但裝扮和身材足夠吸引人,讓很多牲口側目。

    在葉凡微微詫異不是袁青衣出現時,發現手機多了一跳訊息。

    袁青衣因為要守著蔣會長,加上航班時間一再變化,所以她就讓一個閨蜜女兒來接葉凡。

    上面有對方名字和手機號碼。

    葉凡無奈笑了笑,多少猜到袁青衣的心思,固然無法從蔣會長身邊走開,但也有撮合自己跟她侄女之意。

    葉凡念叨了一句:“唐言溪?”

    似乎聽到了自己名字,唐言溪微微皺起眉頭,走過來審視葉凡一番:“你是葉凡?”

    “青衣阿姨請來的醫生?”

    葉凡為了安全和烏衣巷考慮,特意叮囑袁青衣隱瞞自己來歷,只掛一個中醫名號。

    葉凡點點頭:“沒錯,我是葉凡,你是唐言溪?”

    “你怎么現在才來啊?

    知道我等了多久嗎?”

    確認葉凡身份后,唐言溪止不住埋怨道:“我時間很寶貴的。”

    她昨晚參加一個宴會,折騰到四點才睡覺,然后就被袁青衣叫醒來接葉凡。

    結果七點多就來這里等了,足足等了兩個小時,心里難免不爽。

    而且聽袁青衣的那個意思,好像有撮合兩個人的意思,這讓唐言溪非常不高興和抵觸。

    畢竟葉凡看起來怎么都跟富二代絕緣。

    青衣阿姨是要害自己啊。

    唐言溪對葉凡自然沒有過多的好感了。

    葉凡倒是不知道,短短的這么一小會兒功夫,唐言溪已經想了很多了。

    “上車吧,我送你去見青衣阿姨,她在淺水別墅。”

    看到葉凡一言不發,唐言溪認定葉凡沒見過世面,不敢面對繁華都市,不敢面對光鮮艷麗的她。

    所以她失望地搖搖頭打開車門鉆了進去。

    葉凡笑了笑也坐進去。

    唐言溪一腳踩下油門,然后直奔淺水別墅而去。

    葉凡沒有浪費手機,拿出手機翻閱訊息,隨后又尋找艾麗莎號所在位置。

    很快,他就獲取了足夠的訊息,艾麗莎號是一艘巨大郵輪,不過很少開出去,基本當作酒店專用。

    當然,它招待的客人全都非富即貴,還多是外籍人士。

    葉凡消化著它的資料。

    當葉凡抬起頭的時候,車子已經行駛在海邊大道,視野一片開闊。

    葉凡眼睛微微瞇起,他看到前方有幾艘郵輪酒店,其中一艘正是艾麗莎號。

    上面九層,下面六層,可以容納三千多人。

    恢宏,大氣,還極盡奢華。

    接著,車子又拐入一條山道,葉凡眼里又映入一棟龐大別墅。

    環境清幽,背靠大山,面朝大海,別墅后園正對的,恰好是艾麗莎號郵輪。

    雙方直線距離估計也就一點五海里。

    葉凡心里微動。

    “別看了,那是首富霍家的產業。”

    唐言溪看到葉凡坐直身子,認真審視著那棟龐大別墅,她就嘴角勾起一抹譏嘲弧度:“它叫紫園,港城最昂貴的別墅,也是霍小姐的私人府邸,價值二十八億呢。”

    她打擊著葉凡:“你一輩子,不,十輩子都買不起。”

    “買?”

    葉凡笑了笑:“我要這別墅,一個電話的事情。”

    “呵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唐言溪對葉凡再度搖頭,這是把牛吹死的節奏,一個電話就能要這別墅,把自己當霍家主事人啊。

    不過她也懶得再出聲,踩著油門直奔淺水別墅,準備把葉凡送到就走人。

    以后找到機會還要勸告袁青衣,不要跟葉凡這種狂妄人來往。

    至于葉凡給蔣會長治病,唐言溪徹底不當一回事,九成九是袁青衣死馬當活馬醫。

    十分鐘后,車子抵達一棟八十年代的別墅門口,唐言溪跟守衛打了一個招呼,然后就把車子開了進去。

    很快,她就抵擋主建筑門口:“青衣阿姨,人接下來了,我有事,先走了。”

    在葉凡鉆出車門時,她就一踩油門跑掉了。

    “言溪,言溪!”

    一身黑衣的袁青衣帶著七八人從大廳走出來,發現唐言溪已經消失無影,就止不住搖搖頭。

    這傻丫頭。

    接著她又嫣然一笑向葉凡迎接上來:“葉凡,一路辛苦了,對不起,讓你這樣奔波。”

    她已經知道,葉凡跟烏衣巷沖突,手頭也一堆事情,所以對葉凡到來無比感激。

    葉凡笑了笑:“夫人,沒事,咱們是朋友,不用太客氣。”

    “言溪這孩子其實心地不錯,就是心高氣傲。”

    袁青衣親自上前幫葉凡提行李:“你多多走動就知道她性格了。”

    唐言溪是她閨蜜女兒,袁青衣希望她能拿下葉凡這支優質股。

    之所以有拉鴛鴦配的念頭,是袁青衣想要扼殺自己內心深處一絲不該有的念頭。

    幾個跟隨和傭人看到袁青衣對葉凡這么好,眼里都有一抹難于掩飾的驚訝。

    畢竟袁青衣向來冷艷,很少看她如春風一樣溫柔。

    “夫人,客套話先不說了。”

    葉凡笑容旺盛擺擺手:“你不是說蔣會長情況惡化嗎?

    先帶我去看看他。”

    袁青衣嫣然一笑:“早上施救一番,他情況雖然沒有好轉,但也暫時穩定,你要不要先休息?”

    “不用了。”

    葉凡輕輕搖頭:“等看過蔣會長再休息吧。”

    “好,這邊請。”

    袁青衣也不再扭捏,微微側手邀請葉凡進來。

    葉凡跟著她走向蔣會長的房間。

    沒多久,葉凡就踏入二樓一間闊大臥室。

    門窗通風,還有排氣扇,空調也徐徐吹著,可葉凡一進去,就感受到一股徹骨的涼意。

    一股類似棺材底部的陰冷。

    接著,葉凡又看到一個中年男子躺在大床上。

    面容消瘦,口鼻發黑,眼神深陷,蓋著被子一動不動。

    如不是微弱的胸膛起伏,葉凡都要以為是一具干尸。

    但不知道為什么,這具干尸一樣的軀體中,葉凡又感受到一股澎湃生命力。

    好像一股力量隨時要火山爆發一樣爆開。

    袁青衣低聲一句:“葉凡,他現在完全昏迷了,怎么叫都醒不來。”

    她語氣帶著一絲悲傷,但更多是絕望后的麻木。

    “我看看。”

    葉凡在床邊坐了下來,伸手給蔣會長把脈。

    他剛剛拿住蔣會長手腕,目光就落在他的玉石扳指上。

    葉凡問出一句:“這玉石戒指是誰送給蔣會長的?”

    “這戒指,是帝王綠打造,是苗金戈幾年前送給蔣會長做扳指的……”袁青衣解釋一句:“蔣會長喜愛無比,這些年一直戴著,怎么,這戒指有問題?”

    “嗖——”話音剛落,蔣會長騰地坐直,兩眼空洞,一手直抓葉凡喉嚨……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