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重生歡姐發財貓 > 第二十六章 深夜橋下五個戲水的小孩

第二十六章 深夜橋下五個戲水的小孩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常靜最近不開心,準確地說她和李常儒結婚以來一直都不開心。

    常靜和李常儒性格差距挺大的,雖然兩人顏值都很高,一個美一個帥,但性格卻十萬八千里。

    常靜溫婉、傳統、居家,是個典型的宅女,李常儒卻好交際,可能當學區校長也需要這樣的性格吧,畢竟要和那么多老師、家長,以及鎮里、縣里的領導們打交道。

    八面張羅,又運籌帷幄,這就是李常儒。

    這樣的李常儒有學區校長的光環,又有自身的條件,想不吸引女人的注意很難。

    對于那些倒貼上來的女老師、女家長,李常儒也能做到潔身自好,但人是七情六欲的動物,漂亮花瓶式的常靜并沒有與他擦過熱烈的火焰,到底讓李常儒有些意難平。

    那個偶然邂逅的英語老師蔡幼菱則不同。

    他們倆哪怕一個眼神交匯,都能彼此心領神會。

    常靜不知道李常儒和蔡幼菱已經到了哪一步,是發乎情止乎禮,還是已經零與肉全部脫軌。

    李常儒并不是什么君子,愛了就是愛了,但離婚,他還沒有那么沖動。

    “常老師想離婚嗎?”十三歲的少女拋過來的問題讓常靜措手不及。

    她抬起頭怔怔看著趙歡歡,一臉的震驚。

    “如果自己不開心,就要讓自己開心起來,畢竟自己才是自己的主任,別人沒有義務為我們負責,我們自己才有責任讓自己身心愉悅。”

    趙歡歡的言論在常靜看來簡直是狂人狂語。

    趙歡歡又說道:“如果這段婚姻,這個男人讓你不開心,就要踢掉他,掙脫他,憑什么你要做一個人的擺設去成全他的門面,而他卻絲毫不肯憐惜你,為你著想,付出要講究雙方面的,常老師,你覺得呢?”

    “可我……不想離婚。”常靜顫抖著唇說道。

    “那簡單,不離婚能讓你開心的話,那就要捍衛婚姻啊!拿出手段拿出計謀,就算婚姻是墳墓,也該是個安全的墳墓,不能三天兩頭遭賊惦記,被人盜墓吧?”

    一個十三歲的少女的話對自己能有什么啟發?

    常靜不愿意相信,小女孩的話對自己產生了影響,但李常儒深夜歸家后常靜和他吵架了。

    不再一個人憋屈,一個人默默流淚,一個人窩火,而是爆發、大吵大鬧,甚至罵娘,這樣的常靜在李常儒眼中充滿了新鮮感。

    前世,常靜常常是自己一個人受委屈跑出家門清靜,李常儒去找她她也不回來,有次李常儒在一座橋上找到常靜,常靜乖乖跟他回家,因為常靜在橋上看到河灘上有五個小孩在玩耍。

    那是三更半夜,哪來的五個小孩子會在河灘上玩耍?

    第二天就有五個小孩掉入河里死了,這件事在常靜心里造成非常大的陰影。

    當然這一世,常靜再不會遇到這樣的邪門之事,因為她和李常儒吵架的時候提出了離婚。

    常靜說過她不愿意離婚,那為什么還要提出來?這是手段。

    常靜在賭,賭李常儒內心的底線是什么?如果他內心的天平是傾向于她,那他都調整自己的行為舉止,這是一場拔河。

    常靜贏了,因為從來沒試過的招數一旦放出來,就充滿殺傷力。

    李常儒笑著和她說:“我們一起去武夷山旅游吧。許多校長都帶了妻子,我也想和他們一樣成雙成對。”

    暑假,幾乎是轉瞬即逝,趙歡歡的這個暑假都經歷了什么呢?

    她在華富街買了地基建了房子,房子的粗胚已經建好,正在裝修,而李明的診所生意越來越好,她的分紅也越來越多,所以精裝修的錢都有了。

    趙歡歡的房子是榴房,小鎮最普遍的房子的款式,一共有五層,每層都有前后兩間,其中二樓前半間是廚房,五樓后半間是陽臺,曬衣服的。

    趙歡歡住在三樓,那里通常是主臥,一家之主才能居住。

    郭守敬年齡大了,爬樓梯不方便,所以他的房間就設在一樓。

    趙飛燕、趙大川分別在四樓擁有一個房間。

    趙小水質問趙歡歡:“為什么我沒有房間?我也要和大哥、二姐一樣擁有一個房間。”

    趙歡歡說道:“等你語文數學考雙百的時候吧。”

    語數兩科一年期期末考總分合起來不差過五十分的人,讓他考雙百?

    趙小水還要鬧,趙歡歡笑著拍拍他的頭:“我對你有信心。”

    其次鬧的是趙大海,他鬧的理由是:“都是爺爺,為什么郭守敬可以住你的大房子,我這個正牌爺爺卻不可以?你趙歡歡的趙姓可是隨我趙大海。”

    趙歡歡說:“那我去派出所把趙姓去了,姓郭好了。

    郭家人不樂意了,她趙家的小丫頭片子憑什么姓我們郭家這么高貴的姓?

    那房子是郭家的,怎么就送給趙家的小丫頭片子了呢?

    郭家的五兒媳打算聯合家里的叔伯妯娌一起去向趙歡歡要說法,奈何趙歡歡請了鎮子上有名的混混“傻河”坐鎮。

    上次去搶郭守敬治病,也是傻河帶領混混出手的。

    傻河單名一個河字,但是長得五大三粗,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家里父母是殺豬的,傻河從小就喜歡打架,于是鎮子上的人都叫他傻河。

    傻河最常干的事,就是拿錢替人頂包,有錢給他他啥都干得出來,拔刀子也不在話下。

    礙于傻河,郭家的人也不敢找趙歡歡麻煩。

    趙歡歡就安安心心準備著搬家,準備著開學,當個愉快的初中生。

    在一連串愉快里,趙歡歡突然覺得哪里不對勁:咦,趙小水鬧了,趙大海鬧了,焦三鳳居然安靜如雞?

    焦三鳳越發覺得女兒趙歡歡已經不是過去的趙歡歡了,女兒不但變厲害了,還變有錢了,無論這個改變到底含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焦三鳳就明確一點,她不能再像過去那么對趙歡歡了。

    硬的行不通了,得來軟的。她再不能像從前那樣對這個女兒打打罵罵了,她得巴結她,畢竟趙歡歡有錢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