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 第五十一章.好像忘了什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爹,你且聽我說。”

    陳長青反應奇快。

    他準備了十年,早已經做好了被抓包的心理準備。解釋的借口也準備了無數個。

    再加上現在他有了劉時韞這個萬能的工具人。所以他借口張口就來。

    “其實是前幾日這北海鎮遭受劫難,我蒙仙人所救。仙人不但幫我盤活了枯竭的靈井,還賜予我一件護身法寶。我跟迎兒就是在測試這法寶的功效,如此而已。”

    陳浩東看向陳梓迎,又想到了剛才陳長青面前出現的那個若隱若現的光罩。

    終于點了點頭。

    他吸了一口氣,嚴肅地說道:“迎兒還小,出手沒有輕重。以后還要做類似嘗試,必須要有長輩在旁。”

    說完之后,他也是心中一軟。方才我是不是太過嚴格了一點?

    陳長青與陳梓迎同時應道:“孩兒知道。”

    關于北海鎮的情況陳浩東早在臨北城的時候就聽說了,臨北城那邊的魔界裂縫被封印之后,他就與陳浩北、陳冠庭等人連夜趕回來。

    陳浩北跟陳冠庭先去了陳小明那邊。而陳浩東則是馬上回到了三房。

    “長青,你跟我來。”陳浩東看了陳長青一眼說道。

    陳梓迎:“爹,我也要去。”

    陳浩東點了點頭,也不阻攔。

    三個人一起來到了陳浩東的書房。

    “長青啊你的事,為父已經聽說。此次是你人生之中的大機緣,你一定要把握好機會。”

    陳長青:“爹,我與那前輩只是萍水相逢。仙人前輩也未曾說要收我入仙門。”

    陳浩東怔了怔,然后嘆了一口氣點頭說道:“嗯,是為父心急了。”

    說著,陳浩東拿出了先前陳長青給他的錦囊還給陳長青:“長青,這些符咒多次救我們與危難之時。可你能否告訴我你到底從哪……”

    陳長青沒等陳浩東把話說完:“對了,仙人確實還給了我一點小獎勵。”

    陳浩東立刻就別帶偏了:“什么獎勵?”

    陳長青:“聚光術的術法秘籍。”

    陳浩東:“此話當真?”

    陳長青:“當真!爹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就問問迎兒。她已經學會了。”

    陳浩東看向了陳梓迎。

    陳梓迎非常配合用了一手聚光術。

    陳浩東激動得整個人顫抖起來:“這,真的是,真的是……天佑陳家啊。”

    陳浩東:“等會我就帶你去見父親,你親自跟他說!”

    陳長青:“嗯。”

    陳浩東深呼吸了幾下,平復了心情:“剛才,我在問什么?是了,是這符咒……長青啊,這么多的高級符咒你從何而……”

    陳長青又打斷了陳浩東的話:“爹,那仙人前輩還跟我說了一件事。”

    陳浩東又被帶過去了:“何事?”

    陳長青接著說:“那仙人跟我說,秋水落霞功乃水月派十二部基礎功法之一。在孩兒的苦苦請求之下,他答應孩兒會想辦法幫陳家補全殘缺的功法。”

    “這……這……”

    陳浩東激動得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誰又能想到,十年前被判定為靈井枯竭,被家族完全忽視的一個孩子,現在居然能給家族帶來這么多的好事。

    這完全就顛覆了這玉門界以武為尊的概念。

    修為高又怎么樣?能給家族帶來好運氣嗎?

    陳長青修為低又怎么樣?他可是陳家的氣運之子!

    陳長青接著說:“爹,我覺得夢中那位前輩說的都在慢慢實現了。我們陳家肯定是被氣運加持。不過您千萬記得保密。”

    “對對對!你說得對。”

    就在這時候,有下人在外敲門。

    “何事?”陳浩東問。

    “三爺,老太爺來了。”

    陳浩東看了陳長青兄妹一眼:“長青,迎兒。我們出去!”

    陳浩東此時此刻底氣十足,帶著兄妹二人一同走了出去。

    陳浩東見到陳冠庭老爺子,顯得非常激動:“父,父親……”

    ……

    片刻之后,陳冠庭就從陳浩東的口中知道了所有(陳長青所說)的事。

    老爺子同樣是激動得渾身發抖。

    幸福來得太突然。

    陳長青上前說道:“祖父,切記低調。”

    陳冠庭深呼吸了幾下,終于穩下了情緒。

    此番前往臨北城支援,他也看到了許多。

    無數沒用背景的北境家族被迫上戰場,靈泉境的修者僅僅是炮灰,只有靈湖境的修者才有些微說話的資格。

    一個家族,展現過多實力。尤其像北海鎮陳家這種小家族,假如在短時間提升得太快,肯定會引起臨北城,或者是仙人的注意。

    陳家的跟腳還沒有站穩,很容易就會被人當作棋子。是福是禍,還真的說不準。

    低調,沉默。等累積足夠的實力之后再爆發。

    陳冠庭可以成為陳家的家主,自然不是省油的燈。他的大局觀要比幾個兒子好太多。

    通過陳長青一句話,他就想到了陳長青一些意圖與想法。

    他點了點頭對陳長青說道:“我知道。今日之事,只有在場幾人知道。所有陳家弟子,都必須要經過我詳細觀察,符合要求的人才可以修煉聚光術與秋水落霞功。”

    說著,陳冠庭又問道:“那位仙長……有沒有說過,什么時候把秋水落霞功帶來?”

    陳長青搖頭:“沒有,只是仙人應該不會騙我吧?”

    陳冠庭不久之后就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了三房別院。

    陳浩東說要去陳小明那邊看看也跟著走了。

    他快步走出別院。剛走出門口就停住了腳步。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怎么好像有什么事忘了?

    遠在臨北城,劉時韞站在城門口。此時他已經是十三四歲的少年身形。

    他回頭對臨北城一行人抱拳說道:“各位不必遠送,有緣再聚。”

    說完,他便騰空而起。

    隨后,他的動作停滯了片刻。

    怎么好像忘記了什么事?

    好像也不是重要的事。算了算了,先回去宗門再說。

    ……

    接下來幾天。

    陳長青一直在跟陳梓迎一起嘗試是否可以利用秋水落霞劍來練習銳金烈陽決。

    終于,經過了四五天的練習與嘗試之后。

    陳長青終于發現,前幾天的努力完全是白費的。

    根本沒用!好吧,也不是完全沒用,起碼讓陳梓迎的秋水落霞劍熟練度提高了一點點……

    陳長青也不知道,是不是必須要純火屬性的功法或者術法才真正能起作用,還是說著根本這個方法行不通。

    實踐出真知,陳長青只能繼續通過其他的手段去嘗試。

    總算,在這之后也沒有什么大事。

    陳長青又開始了準備新的底牌。

    比如說,像地球上那《怪物獵人》的游戲一樣,準備幾套不同適應不同環境的套裝。耐寒,耐熱,破邪等等。不只是陳長青自己,他也為陳梓迎做了準備。這一系列的衣服,都是用相對一般的材料去制造的,不像月籠紗衣那么昂貴。完全可以用一件丟一件。每套一件,不帶重樣。

    除此之外,他也打算學習新的符咒繪制了。

    可惜的是,臨北城的高級符咒大全就只有那一本,他只能零星地買一些符咒回去臨摹。效率奇低。

    于是,他又開始鉆研陣法。利用符咒與陣法的配合,搞出了一些新的玩意。

    總的來說,在這一個多月里面陳長青還是有所長進的。

    除此之外,陳長青作為北海鎮第一工具人,也有不少人特意前來拜訪。不過這次跟上次不一樣,陳冠庭主動地幫陳長青拒絕了不少前輩的拜訪。

    當然了,有好事,自然也有壞消息。

    壞消息就是,這一次守護臨北城,將軍府立下了大功。

    黃如龍,黃茹鳳姐弟二人被國師推薦至楊景國國度五楊城,在五楊城的楊景國修煉學府學習。順帶一提就是,這一次黃如龍展現出靈泉境后期的實力,道基似乎是通過龍族秘藥恢復了。

    除了他們姐弟以外,城主府的顧念兮和將軍府的黃啟銘運氣更好,他們同時被楊景國國師蔡永收為徒弟。蔡永是一名散修,以一己之力修煉至天仙境比劉時韞還要厲害幾分。

    這也讓陳長青明白了,在這玉門界運氣好的可不止自己一個人。

    沒準,你的仇敵同樣也是氣運之子。甚至運氣比你更好。

    在這北境之地,各種資源都滿足不了陳長青了。

    他想要出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卻又怕沒有大腿罩著,在外面的世界亂竄太危險。

    萬一又遇到魔界裂縫怎么辦?萬一遇到類似黃沙盜那種層次的劫匪又怎么辦?還有遇到隱世的邪魔怎么辦?

    他自己冒險還不算什么,要是帶著迎兒一起去的話,那就很不方便了。

    雖然如此,但是陳長青還是開始了新的謀劃。

    盡管他還沒有做出決定,要不要云游天下見識一番。但是無論去不去,先做好準備總是沒錯的,萬一能用上呢?

    于是,在接下來一個月,陳長青就不停地完成系統安排的日常任務,累積丹藥、材料,同時瘋狂畫符,做衣服。

    一直到有一天,歐陽家那邊給陳長青送來了一封信。

    陳長青非常意外,因為這封信是歐陽小姐寄過來的。

    “哥,嫂子好像是第一次給你寫信?”陳長青收到信的時候,陳梓迎也一陣好奇,她放下了手中木劍,蹬蹬蹬地跑到了陳長青的身邊。

    陳長青聳了聳肩:“是有點奇怪。不過也不是第一次。上次我寫信給她,她也給我回了信。主動寫信給我倒是第一次。”

    “啊?你寫信給嫂子了?我怎么不知道?內容寫了什么?有我不能看的嗎?”

    陳梓迎一邊說著,一邊爬到了陳長青的背上,想偷看信的內容。

    陳長青反手把信封在陳梓迎的臉上拍了一下:“就你事多,趕緊下來。”

    “不,我就不。我就要看。”陳梓迎抱著陳長青的脖子開始撒嬌。

    陳長青無奈苦笑,默默拆開了信封。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