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小說書網 >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1575章 以自己為賭注,保他平安

第1575章 以自己為賭注,保他平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書網] http://www.buyolc.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575章 以自己為賭注,保他平安

    聽到了響動,夜天絕迅速回到了夏傾歌的身邊。

    他的眼里帶著驚喜,可是,他的身子卻下意識的半側著,將夏傾歌護到了身后。同樣,熬戰和司徒浩月兩個人,也小心翼翼的將夏傾歌護了起來。

    三人如出一轍的模樣,讓夏傾歌心里暖暖的。

    石墻很快就開了。

    如同之前他們所預想的那邊,這石墻的背后,是兩條暗道。一條直對著石墻,面西,一條拐向了西南的方向。

    看著這暗道,夜天絕和夏傾歌幾個人,不由的一喜。

    尤其是夜天絕和夏傾歌。

    昨夜的事,全部都在這暗道石室里,他們并沒有去其他的地方。可就是這樣的舉動,讓司徒雄警覺了,懷疑他們可能接觸到了司徒家的秘密。打開了這條暗道,這也就意味著,他們距離秘密更近了許多。

    夜天絕正尋思著,就聽到司徒浩月開口,“天絕,接下來咱們怎么走?”

    兩條暗道,兩個方向……

    他們只有四個人,若是一起走,雖然安全一些,可是難免要耽擱時間。眼下已經過了子時,時候本就不早了,若是一起走的話,又不能確認進入暗道之后,會不會發生其他的狀況,從而被拖住,今兒也就無法保證,能在天亮之前出來,悄無聲息的回到凝香閣,不被人發現。

    可是,若是分開走的話,那也就意味著,他們要面臨更大的風險。

    畢竟這可能牽連著整個司徒家的秘密……

    兩個人一組,以此來對抗未知的危險,誰也無法保證,他們就能全身而退。

    司徒浩月心里的糾結,同樣也是熬戰的忐忑。

    相對而言,夜天絕倒是平靜多了。

    攬著夏傾歌,夜天絕開口,“我記得那張圖,只對著往西的這條暗道,兜兜轉轉有很多個彎,但是一直都在司徒家之內,并沒有離開司徒家。而往南的那一條,則出了司徒家,有往臨河鎮去的樣子。”

    “所以呢?”

    “司徒,你跟傾歌帶著雪球,往南走。我和熬戰往西走,去探探情況。不論暗道里是什么情況,皆以自身安危為重,一個時辰后,我們回到這里匯合。”

    夜天絕這話,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畢竟誰也沒想到,他會讓夏傾歌跟著司徒浩月。

    包括夏傾歌自己,也沒想到夜天絕會這樣安排。

    不過,很快她就想明白了。

    昨夜里的事情,能夠那么快被司徒雄察覺,以至于讓他生出了緊急出關的念頭,這絕不是偶然。也就是說,這暗道里的一切,都瞞不過司徒雄。一個在閉關的人,能夠有如此靈通的消息渠道,一方面證明了他的勢力,另一方面也證明了,他離此地不遠。

    所以,往西的一直在司徒家兜兜轉轉的暗道,里面暗藏著玄機,也可能暗藏著司徒雄。

    那里的危險,不可想象。

    反倒是這一條往南的路,因為距離的原因,更像是逃生與外界相連的通路,只怕平日里的時候不太常用,而且距離司徒雄也遠了許多。

    這條路,才是最安全的。

    夜天絕肯讓她跟著司徒浩月走這一條,其實就是在為她打算。

    這道理,夏傾歌想的明白,同樣,司徒浩月和熬戰也想的明白。是以,他們兩個人都沒有開口說什么。畢竟,夏傾歌如今這個身體狀況,的確不太適合去冒險。走一條相對安全的路,于她而言,是件好事。

    只不過,夏傾歌卻有自己的執拗。

    “熬戰,你跟著司徒往南走,快去快回,我和天絕往西。”

    “不行……”

    “丫頭,危險。”

    幾乎是在夏傾歌話音落下的同時,夜天絕和司徒浩月一起開了口,同樣,熬戰也搖了搖頭。顯然,他們都不贊同夏傾歌的想法。

    可是,夏傾歌卻異常的堅持。

    抬手輕輕的牽住夜天絕的手,夏傾歌道。

    “我這身子,走長路根本堅持不住,司徒再照顧我,也不可能像你這樣扶著、攬著、抱著……”

    “可是……”

    “我有雪球在身邊,會醫術毒術,與你一起面對危險,有攻擊的手段,也有保命的余地。若是讓你和熬戰在一起,若真的遇上了司徒雄,那明刀明槍的打也就算了,可萬一他使了陰招,那怎么辦?別忘了司徒家人最會用的,就是藥,就是毒。”

    “……”

    “更何況,我的身份也是司徒雄要忌憚的,即便我們真的發現了他們的秘密,與他們撞了個正著,可為了他們的目的,為了他們的大計,他也得忍著。至少,他不會傷及咱們的性命。這就是最好的保障,不是嗎?”

    夏傾歌這么說,也不無道理。

    只是,她給予夜天絕的這些保障,都是在用她自己的安危做賭注,夜天絕心里怎么能好受?

    倒是司徒浩月,當斷則斷,沒有猶豫。

    “熬戰,我們走。”

    冷聲說著,之后司徒浩月連頭也沒回,便走向了南邊的暗道。

    對于夏傾歌的在乎,司徒浩月自認比不上夜天絕,但也絕對不少。他自然是愿意為夏傾歌謀算,讓夏傾歌更安全幾分的。可是,眼下已經沒有那么多時間去耽擱了。夏傾歌說的對,她是夜天絕最好的護身符,單憑這一點,夏傾歌就不會再改主意。

    所以,與其僵持著,最后還是一樣的結果,他倒不如直接作出選擇。

    他能做的,就是盡快探出往南這條暗道的狀況。

    同時,暗暗為夏傾歌祈禱,祈禱她和夜天絕兩個人能夠平安。

    這些話,司徒浩月并沒有說出口,不過,熬戰卻是個心思通透的,他也想的明白。沖著夜天絕和夏傾歌俯首行禮,熬戰鄭重道,“王爺、王妃一路多加小心,一定要多保重,屬下告退。”

    話音落下,熬戰迅速離開了。

    看著他們的背影,夜天絕拉著夏傾歌的手,不禁收緊了幾分,他緩緩對上夏傾歌的眸子,無奈的嘆息。

    瞧著夜天絕的模樣,夏傾歌不禁勾唇。

    “看來,我的話比王爺的話,要好使很多呢。”

    “這會兒了,你還笑得出來。”

    捏捏夏傾歌的鼻子,夜天絕的語氣里,帶著一股無奈的寵溺。

    夏傾歌聽著,笑意更濃了些,她什么話都沒再說,只是挽著夜天絕的臂彎,和他一起迅速走進了偏西的暗道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欢乐牛牛